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78章 油菜花,这草有毒!

第178章 油菜花,这草有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得知计划后,范增便先行离去。他是准备将此事告知喜,再由喜撰写文书,以卓草的名义上呈给皇帝。
  
  其实,他根本不必这么麻烦。
  
  这些事,秦始皇都已知晓。
  
  望着外面忙碌的吕泽,秦始皇微微蹙眉。
  
  “他是何人?”
  
  “沛县吕氏嫡长子,吕泽。”
  
  “哦?”
  
  “张良带来的。”
  
  扶苏在旁老老实实的汇报消息。
  
  “他人呢?”
  
  “带着韩信前往会稽,说项氏有事商议。”
  
  秦始皇眉头微蹙,难不成是为了陨星之事?
  
  他细细想后,又觉得不太现实。多位精通星象的博士皆已证实,陨星必坠于关中之地。跑会稽再回来,少说也得两三个月。等到那时,陨星怕是都被锤炼成宝剑,他们又能如何?
  
  望着吕泽,秦始皇眸子闪过抹杀机。
  
  沛县吕氏?
  
  玄鸟卫打探过,张良先前得手后便秘密前往下邳。并在当地结识了位神秘老人,至于其他的暂未可知。下邳与沛县并不算远,认识吕氏也不足为奇。沛县吕氏他多少有所耳闻,特别是那吕公相传有望气的本事。他没想到,连沛县吕氏也反了?!
  
  “对,张良还得到卷兵法。”
  
  “兵法?”
  
  “周书。”
  
  秦始皇顿时面露诧异。
  
  “是全册?”
  
  “是!”
  
  太公兵法又称为六韬,包含治国用兵谋术。秦国博士馆内也有收藏,只不过是残缺的并不完整。《吕氏春秋》将其称为周书,《战国策》又称其为太公阴符。
  
  在秦国,基本都是以周书代称。
  
  “那周书何在?”
  
  “被小草留下来,这几日都由儿臣抄录。”
  
  “善!”
  
  秦始皇颔首赞许。
  
  周书之重要性,不言而喻。
  
  相传是吕尚所著,其实并非如此。
  
  乃是列国诸多大贤,共同著成!
  
  成书至今,还未有人能得完整的书册。
  
  “父皇,儿臣有一事不明。”
  
  “说。”
  
  “父皇先前真的有玉佩坠入江河?”
  
  “从未。”秦始皇负手而立,淡漠道:“他方才纯粹是胡言,用以愚弄黔首儒生。那镐池君相传为河神,池水经由滈水北注入渭。所谓献上玉璧,无非只是愚人的把戏而已。”
  
  “父皇圣明!”扶苏抬手作揖,而后压低声音道:“还有一事,小草似乎对那吕氏与张良踪迹皆是了若指掌。这周书并非张良主动拿出,而是小草索要。上先前未曾亲眼所见,当时张良神情极其惊恐。似乎是没想到,小草竟然知晓他拥有周书。还有那沛县吕氏,小草也是轻易说出吕泽还有个妹妹。”
  
  扶苏之所以会问,就是因为卓草的本事。
  
  他总觉得卓草现在处处透着古怪。
  
  简单来说,有点不像是个人。
  
  似乎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能趋吉避凶。
  
  反正跟着卓草混,总归不会遇到危险。
  
  “莫非他暗中派人跟踪窥视张良?”
  
  “蒙卿有理。”秦始皇负手而立,淡淡道:“此子素来心思细腻,做事又谨慎。先前与那张良险些撕破脸皮,必会暗中施以手段。他当面告知张良,更会让其后怕。想不到,他年纪轻轻便能考虑的如此周全。”
  
  这时候问题就来了,卓草派谁去的?
  
  张良身旁跟着的力士,可是相当强悍。正面对决,甚至比玄鸟卫更强。最主要的是其没有痛觉,刀剑加身他都无所畏惧,简直就是人肉战车。本身张良就颇为谨慎,就连玄鸟卫都不敢靠近追踪。他都不知道周书的事,卓草如何知晓的?
  
  沉默片刻,这问题便愉快的跳过了。
  
  反正肯定是卓草干的!
  
  “这檄文之事,便交给你了。”
  
  “唯!”
  
  扶苏欣然接受。
  
  他好歹也是精通诗书,读遍各家典籍。
  
  写个檄文,还不是简简单单?
  
  “至于那周书,朕要看看。”
  
  “都已备好。”
  
  秦始皇略显满意的颔首。
  
  这回扶苏总算是干了点人事!
  
  ……
  
  秦始皇挥了挥手,便径直朝着后院走去,就看到吕泽赤着脚在田圃内浇水。卓草坐在旁边吃着熏豆,翘着二郎腿,就和地主老财似的。现在,吕泽就成了他的长工。
  
  “这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好端端的,怎能让客人做农活?”
  
  秦始皇蹙眉开口,面露不悦。他心里其实乐开了花,恨不得让吕泽去挑粪。只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是卓正,自然得拿出家长的架势来。俗话说远来就是客,哪有让客人干活的?
  
  “他不是客人,现在是我的人质。”卓草顿了顿,注视着傻老爹,“人质你懂吗?你当过人质吗?”
  
  “自然是……没当过的。”
  
  “那不就结了?”
  
  秦始皇面露几分不悦,这小子绝对是又皮痒痒了。就属于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他当初在赵国当质子,受尽赵国王孙贵胄的屈辱。年少之时甚至还有人想要下毒谋害他,但是他依旧活了下来。
  
  “况且,你问问他乐不乐意干?”
  
  “吕生乐意如此?”
  
  “对对对,谁和我抢我和谁急!”
  
  “……”
  
  吕泽憨厚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现在已入五月,天气都已转热。正午时分,温度少说得有三十来度。
  
  他这并非是违心话,而是发自肺腑。
  
  本来他肯定不乐意干这农活。
  
  吕氏再怎么着,那也是名门望族。
  
  就是郡中大吏,都要给几分薄面。
  
  他从小就没怎么做过农活,刚开始颇为生疏。可都是李鹿与胡亥教他,才能勉强适应。他听卓草说起这粮种,先说这玉米可当主食也能当蔬果。还有这油菜花很容易种成,大熟后可以采油菜籽用以榨油。现在黔首做菜基本就是一招——烹!
  
  甭管是什么菜,加水加盐往死里煮!
  
  煎这种奢侈的做法,黔首鲜少会用。因为甭管是猪油还是羊油,他们都用不起。至于牛油就更加不用去想,那可是勋贵老爷都未必舍得用的好东西。至于烤的话同样比较少,因为直接烤吃不饱。加水煮的话还能喝汤,更容易填饱肚子。
  
  听到有此功效,吕泽干的是越发起劲。
  
  谁和他抢,他和谁急!
  
  他都想好了,最起码得等到这油菜花开花结果榨油出来,他才会离开。临走的时候带上菜油,再带上油菜籽回沛县耕种。靠着油菜籽,以后吕氏菜籽油绝对能冠绝天下。其实他就属于给个鸡蛋,就能想到开养鸡场的类型。
  
  “额听说,这又是什么玉米什么油菜花?”
  
  “嗯。”
  
  “这玉米能作甚?”
  
  “吃的。”
  
  “额当然知道是吃的!”
  
  “那你还问?”
  
  “……”
  
  秦始皇强压下心中火气,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这玉米能当主食吃,还能当蔬果。”卓草顿了顿继续道:“还可以像红薯那样磨成粉,然后再做成窝窝头之类的。”
  
  最早期的窝窝头就是以玉米面做成,那时候是穷人的主食。可后来随着条件上来,又说这窝窝头是粗粮有营养,反而成了富人的养生主食。卓草记得有次去外面旅游,一个窝窝头就得要两块钱,关键也不是以玉米面做成的。
  
  “产量呢?”
  
  “十石左右吧。”
  
  “这么少?”秦始皇顿时皱起眉头,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这还不如红薯和土豆,种来作甚?”
  
  卓草懒得和他这傻老爹科普,便扭过头去不理会。秦始皇见状也是颇为无奈,知道卓草就这性子。一言不合就直接甩脸子,也不会过多解释、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开开心心的吗?”
  
  “为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