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77章 灾星变福星,今年匈奴死!

第177章 灾星变福星,今年匈奴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哈哈哈!”
  
  “那菽乳,果真如此美味?”
  
  奢华的马车,传来秦始皇爽朗大笑。
  
  “的确美味,就连冯相都吃了不少。”
  
  “待朕至卓府后,定要尝尝。此子倒是越发有趣,那牲畜所食菽豆,竟能成珍馐美味。冯相年岁渐长,听说食量越来越小。朝食所食粟米饭往往都会剩下些许,至餔食继续食。想不到这菽乳,竟能令其胃口大开。”
  
  秦始皇开口赞许。
  
  他是皇帝,咸阳的事就没他不知道的。
  
  至于陨星的事,他压根就没往心里去。民间传闻谣言,他也不会在意。只不过陨星之事,愈演愈烈,令他有些恼怒。
  
  甚至有博士当朝谏言,让他暂缓起兵。并且还要再次举祭天大典,以此平息昊天上帝的怒火。那陨星便是征兆,若他继续一意孤行,势必会导致天灾降临!
  
  可笑!荒谬!扯淡!!!
  
  “蒙卿,汝以为这陨星如何?”
  
  “咳咳,臣不懂这星象学说。”
  
  “朕记得,汝可曾看过石申的天文八卷。”
  
  “……”
  
  看看,这些都瞒不过皇帝。
  
  蒙毅无奈苦笑道:“昔日甘德著《天文星占》、石申则书《天文》八卷。据臣所看,天象之说有其道理。是谓以天象观时节,或用于推演天气。可要说趋吉避凶,在臣看来却是半真半假。博士淳于越断言,陨星乃凶兆,乃昊天示警。可若陛下因此大赦天下,那是凶还是吉?”
  
  蒙毅在秦国混了这么多年,备受始皇帝宠信,外出同乘一车,居内则侍从左右。就是因为他懂得察言观色审时度势,绝对不说秦始皇不想听的。特别是在这种事上,更要无条件站在皇帝这边。
  
  “吾秦兼并六国,如今东至海暨朝鲜,西至临洮羌中,南至北向户,北据河为塞,并阴山至辽东。就说那巴蜀之地,时长会有地动。有陨星坠落后,便有别有用心之人说这是天象预警。其实,不过只是生搬硬套罢了。”
  
  秦国兼并天下,也兼并了各种灾祸。
  
  原本秦国就巴掌大,那天灾肯定少啊。现在秦国版图扩大不知多少倍,天灾自然是会增多。巴蜀地动,楚地洪涝,西北干旱……这些经常都会发生,就算放后世也同样会发生。
  
  “善!”
  
  秦始皇颔首赞许。
  
  他也是这么想的!
  
  “吉凶祸福,皆在人为。区区陨星,朕无畏矣!”接着他便话锋一转,笑着道:“朕倒是想看看那卓草,此次又会如何看待此事?亦或者他这位左庶长,当如何出谋划策?”
  
  “他必会出奇计!”
  
  蒙毅开口附和。
  
  他对卓草可是寄予厚望。
  
  别看卓草伤他千百回,他照样是没往心里去。就像这次把好端端的菽乳买卖交给秦腾,这令他是相当的酸。他得想个主意,免得后续又有买卖被别人给抢了。
  
  凭什么?!
  
  他最先认识的卓草,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现在卓草防他就和防贼似的,令他颇为恼怒。
  
  结果呢?
  
  李斯捞了不少好处,赚的是盆满钵满。就连内史腾这家伙也得菽乳买卖,千万别以为这菽乳赚的少。实际上油水足的很,当他知晓一石菽豆最起码能成四石菽乳后,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菽乳是掺水了不成?!
  
  嘿,还真掺了!
  
  ……
  
  ……
  
  “瓜怂瓜怂,快开门!”
  
  “你大回来咧!”
  
  秦始皇卖力的敲着门。
  
  很快,房门便被人打开。
  
  望着扶苏,秦始皇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怎的又是你?”
  
  “……”
  
  扶苏差点没吐口血出来。
  
  您老变脸变得也太快了!
  
  “卓草呢?”
  
  “和范增出去了。”
  
  “范增?便是那泾阳县丞?”
  
  “是的。”
  
  县级大吏调动,他基本都会过目。范增年过六十,乃居鄛人士。秦始皇也听胡毋敬提及,说是范增足智多谋善出奇计,并且精通天文星象。恰逢河东先前遭逢大雪,若是将其调至河东郡出任郡中大吏倒是不错。
  
  这年头没有科举制,当官纯粹是靠举荐。胡毋敬自己只是区区太史令,但是也有资格向皇帝举荐。按规矩是要先入秦廷担任侍郎议郎,皇帝要是觉得这人的确有能耐,那就再行分配。
  
  先前秦始皇倒是与之有过一面之缘,还差点被范增给认出来。此事他自然是记得,只是还没打算就这么调任。等他再看看后,他再做决断。秦国现在需要批储备官吏,待平定百越匈奴后自会用的上。
  
  作为皇帝,眼光自然得要看的长远。
  
  在他看来,匈奴百越早晚都是秦国的地盘。
  
  秦始皇自顾自的走进府中。
  
  莲萍这些家仆见到后,皆会作揖行礼。来至后院,他就看到田圃分成两块,种植着大批量他叫不出名字来的作物。
  
  “这是何物?”
  
  “玉米。”
  
  “这呢?”
  
  “油菜花。”
  
  “……”
  
  “……”
  
  三人面面相觑,皆是说不出话来。
  
  得!又是新的作物!
  
  这些粮种难不成是井里头冒出来的?!
  
  还真是怪事,尽出些他们不知道的粮种。
  
  “这些从哪来的?”
  
  “楚留香给的。”
  
  “……”
  
  “……”
  
  秦始皇恨不得一脚把扶苏踹飞出去。
  
  这不是扯淡吗?!
  
  “你信吗?”
  
  “不信……”
  
  扶苏连连摇头。
  
  傻子都听得出来,都是卓草胡扯的。
  
  “这有什么用?”
  
  “不知道……”
  
  扶苏非常茫然的摇头。
  
  卓草就顺嘴和他说了名字,他哪知道其他的?
  
  “你……”秦始皇顿时气结,四下看了眼,“朕将你留在此地,你便一问三不知?”
  
  “……”
  
  得,又被喷了。
  
  秦始皇正准备再骂两句出出气,便听到卓草的声音响起。与范增并肩而行,朝着庭院方向而来。两人是有说有笑,那叫个亲切。
  
  “哈哈,瓜怂!”
  
  卓草停下脚步,脸上的笑容消散。
  
  狐疑的打量了傻老爹两眼,而后看向扶苏。
  
  “小苏,这胖比谁啊?你认识吗?”
  
  “……”
  
  “……”
  
  “额似你大!”
  
  卓草翻了个白眼,淡然道:“舍得回来了?老实交代吧,是不是又跑咸阳女闾霍霍去了?我可都听说了,咸阳女闾说是来了批吴越美人。”
  
  “去去去,尽胡咧咧!”
  
  秦始皇颇为恼怒,他回咸阳虽说许久,却是连后宫都未曾去过。每日忙的团团转,光廷议一开就数个时辰。还得征调各地刑徒为徭,运送粮草至边陲。再加上打造马具,挑选军中擅骑之人为骑兵,操练骑兵……
  
  这些事都需要他做出决断,他哪来别的心思?
  
  如果他是无能的昏君,这些事他管都可以不用管。可这片江山社稷乃是秦国一点一滴拼出来的,好不容易有如今这天下,他怎敢怠惰?他敕令天下官吏,当日事当日毕,无故不得延误。他自己同样如此,每日批阅文书至子夜都是常事。
  
  “卓公。”
  
  “范翁。”
  
  范增也是走上前来行礼。
  
  他越看就越发觉得相似,不过气质上差了些。真正的皇帝哪会这般好说话,怕是早早就把卓草给砍了。
  
  这几日他都留在泾阳,带着卓草坐在屋顶上赏月看星星。顺带推演星辰方位,预测那陨星坠落之地。按他预测,必定是落在关中之地。可要说具体的位置,他也不敢确定。云阳泾阳和频阳,这三处地方是最有可能的。
  
  他还顺带着传授卓草观星之术,比如说根据星辰辨别方向。卓草就说可以做司南,根本用不着看星星。司南这东西先前就有,韩非曾言:夫人臣之侵其主也,如地形焉,即渐以往,使人主失端,东西易面而不自知。故先王立司南以端朝夕,故明主使其群臣不游意于法之外,不为惠于法之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