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74章 太公兵法,神龟

第174章 太公兵法,神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清晨,韩信与张良便先行离去。
  
  韩信骑着戎马,于张良左右伴行。他的怀里揣着验传,还有便是美玉金钱。连带着扶苏的贴身玉佩,都暂时交给他佩戴。按苏荷所言,这块玉佩是昌平君所赠。而昌平君昔日造反,还当过楚王。有这块玉佩傍身,说不准能应付不时之需。
  
  毕竟,会稽郡昔日好歹也是楚国地盘。
  
  除此之外,他还带着只苍鸽。鸟笼颇为精致,能随身携带。里面有三只苍鸽,正在啄米。卓草给他准备的很充分,包括饲料都有。
  
  如果有什么消息,可以借助苍鸽传递。从会稽到咸阳少说得要两千五百里,这么远的距离其实很勉强。卓草纯粹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能飞回来最好,飞不回来也无妨。
  
  他记得后世信鸽最远的记录超过六千里,可他这训练的自然没法和人专业的比。能否飞回来,他自个儿心里也没谱,只是尝试看看。
  
  “韩君,这苍鸽是何意?”
  
  “卓君的习俗。”韩信笑呵呵道:“当亲人远游,便会带几只苍鸽燕雀离开。当抵至郡县后,便将苍鸽燕雀放生。如此便能跨过千山万水,用来报平安。”
  
  “还有这习俗?”
  
  张良顿时愣了下。
  
  莫非是赵地的习俗不成?
  
  各地风俗习惯不同很正常,特别是现在交通不便,动辄就是月余的路程。就算张良见多识广,也不敢说能知晓偏远村寨的习俗。有时候亭里相隔不过二十里路远,都会有不同的风俗习惯。
  
  像韩地就有个习俗,会给远行的人送上摘下的新柳枝。在他们看来柳枝有驱邪辟鬼的作用,折柳赠别就是希望对方路途平安。
  
  张良也没往心里去,骑着枣红色戎马。带着浓浓的羡慕之色,望着韩信胯下的戎马。膘肥体壮,一抹的纯黑色。脚步稳健,马具同样是一应俱全。褡裢内有糍粑和熏豆,可以给他解馋。
  
  这可是匹宝马!
  
  “韩君也是楚人?”
  
  “嗯。”
  
  “汝追随卓草多久?”
  
  “半年有余。”韩信望着张良,淡淡道:“吾是这段时间方才知晓这些事。卓君为人极其谨慎,他扣下吕泽同样是在威胁你。况且,你的兵书不也落在他的手里了?”
  
  “呵……”
  
  张良无奈苦笑。
  
  他不明白,为何卓草会知晓他的行踪下落?
  
  他藏匿下邳,偶遇黄石公赠予《太公兵法》。这段时间他未曾接触过旁人,只出手帮项伯藏匿。项伯便是项羽的季父,同时也是项梁的胞弟。他因为杀了人,恰好也跑路至下邳。经过张良相助后,已经秘密逃回会稽郡。也是项伯暗中通知他,让他去会稽商谈要事。
  
  这些事……卓草全都知道!
  
  甚至,还知道他给黄石公拾履穿鞋!
  
  《太公兵法》乃兵书,也有谋略辅国之术。他这段时间其实都在钻研其中精要,从未懈怠过。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卓草眼皮子下发生。
  
  可怕!太可怕了!
  
  越是细想,张良就愈发后怕。
  
  他自认为足够谨慎,有人跟踪他必会知晓。更别说他这东夷力士可不是吃素的,还有听声辩位的本事。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他甚至能依靠声响捕捉蚊虫而食。
  
  何等高手,能躲过其感知?!
  
  卓草知晓他所有的动向,就能轻易杀了他!
  
  这点,张良从未怀疑过。
  
  临走之时,卓草就说要借阅兵书。张良被逼无奈下也只得拿出来,他要是不给也就不用想着能离开伏荼亭。卓草既然都已让步,他若不让岂不是不给面子?
  
  他要想反秦,就离不开卓氏相助!
  
  钱粮兵器甲胄……这些都得仰仗卓草。
  
  所以,他没得选择。
  
  不是拥有兵书,就能成为顶尖的谋士统帅。没有足够的天资,就是有再多的兵书那也是战五渣。别的不说,光后世高考的物理能把多少学生给逼疯?
  
  有了书,只能说有这个可能学会。
  
  就是送给卓草,他也不信卓草能完全参悟。
  
  至于外传?
  
  这年头识字的都不多,又能传给谁?
  
  张良遥望远处,淡淡道:“韩君以为他是否真心反秦?”
  
  “我说真心,你信吗?”
  
  “呵呵……”
  
  张良勒住缰绳,神色透着几分冷意。他也不知为何,就有种感觉早晚会和卓草一战。他前不久曾在梦中看到卓草率领秦国铁骑,亲手将他坑杀。醒来后,他因此惊出半身冷汗。他不会怀疑卓正,因为相处多年。可他和卓草没打过多少交道,每次都无法占据上风,甚至……还会吃亏!
  
  “只希望,今后不会与之为敌。”
  
  “的确。”
  
  韩信笑了笑,纵马疾驰。
  
  他相信一点。
  
  张良,活不长了!
  
  ……
  
  ……
  
  吕泽脸肿的和猪头差不多,望着朝食却是没什么食欲。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人质,就这么被张良给卖了?!
  
  他本想去会稽看看打探情报,没成想就这么留在了卓府。在他左右,甚至还有两个家仆跟着。其中人脸上还受了黥刑,长得是颇为壮硕。若是二人生死相搏,只怕他都讨不了好。更别说还有个风度翩翩的苏荷在,实力远胜于他。
  
  方才他看过苏荷舞剑,剑术颇为精湛。搭配那防不胜防的暗器袖箭,寻常人绝对挡不住他十招。他在当地虽说是出了名的任侠,却还是敌不过他们,想跑是不可能跑的……
  
  任侠其实就是名声好听些的游侠,比如说后世相当出名的季布。任侠之士,以抑强扶弱为己任。当然,只是个虚名罢了。
  
  不过,吕泽倒也没太在意。
  
  他这人就属于大大咧咧的类型。
  
  短时间会很窝火,但很快就会恢复。
  
  吕公在他走的时候就说过,最好是能留在泾阳。然后见识见识卓草的手段,看他是徒有虚名,还是真的有本事。不过,就他现在来看的确是有真本事的。
  
  只不过,卓草不太地道。
  
  竟然想勾搭他妹妹?!
  
  天地良心,卓草就顺势提了嘴诓他的!
  
  望着书房,吕泽很想进去看看。只是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英布可是在盯着他嘞。卓草可都吩咐过,书房是府上的禁地,没得到他的准许不能进入。
  
  ……
  
  书房内。
  
  卓草打着哈欠,百无聊赖的画着玩。而扶苏则是在旁边奋笔疾书,简直堪称是人肉打字机。他还是用的小篆字体,卓草看着就头疼。
  
  一边摘抄,一边感慨。
  
  “这太公兵书,不愧是奇书。包含兵法谋略治国辅国之术,应当是很多人共同编撰而写。其更是比博士馆收藏的还要完整,足足有数万字!有此书在,若能学到三成,便可成为一代贤臣。领兵作战,也必能无往而不利。那张良未免太过蠢笨了些,竟将此书借给卓君?”
  
  “他不得不借,没得选择。”
  
  卓草瞥了他眼,淡淡开口道:“这兵书的确奇特,却还不至于如此有用。能否吃透其中精髓,那才是关键。就像我把洗冤书给你,你能说自己会验尸?我把医书给你,你就是神医了?我把天书给你,你就能成仙了?!”
  
  “天……天书?”
  
  “我随口胡诌的。”
  
  “……”
  
  扶苏也是面露无奈,继续奋笔疾书。他有个坏毛病,一边抄他还一边念。“帝尧王天下之时,金银珠玉不饰,锦绣文绮不衣,奇怪珍异不视,玩好之器不宝,淫佚之乐不听,宫垣屋室不垩,甍桷椽楹不斫,茅茨偏庭不剪。鹿裘御寒,布衣掩形,粝粱之饭,藜藿之羹,不以役作之。”
  
  “啥意思?”
  
  “意思就是帝尧统治天下时,不用金银珠玉作饰品,不穿锦绣华丽的衣服……”
  
  “不是,我问你抄就抄非念出来是什么意思?嘴巴寂寞,你给自己两巴掌成不?”
  
  “……”
  
  扶苏差点没吐血。
  
  他念出来是防止抄错了。
  
  “小草,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