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73章 韩信出马,张良计

第173章 韩信出马,张良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良不动声色的端起酒杯,他其实就是在试探。如果现在卓草拒绝他,那今后很多事也没必要告知泾阳卓氏。
  
  他与卓正相处多年,此前卓正说是反贼头子都不过分,结交诸多游侠能人异士,可谓是出钱出力。妻子生子,他都能置之不顾。出来十几年,连回都未曾回去过。
  
  但是,人终究是会变得。特别是在得到权利后,更是如此。先前卓正无所谓,反正他就是贾人。可现在的卓草爵至左庶长,年纪轻轻便有此成就,难保他们心里头没点想法。
  
  张良做事素来谨慎,他知道这事很危险。若是卓草真的卖友求荣,因为爵位而投靠秦国,那么他们此次岂不是相当危险?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张良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不会就此放弃。如果今天卓草不把人交出来,那去会稽的事就取消。
  
  张良此举,还因为他想到些事。自陈豨死后,他便先去河东郡然后再逃至下邳。沿路上他思索了很多事,陈豨死了而苏荷却活着。虽说受了伤,可他终究是活了下来。卓草这边几乎没有任何损失,即便秦国通缉楚留香又有何用?
  
  到现在,他连楚留香都没见过!
  
  相反,他们却是损失惨重!
  
  匈奴同样死伤不少,关键头曼这家伙还跑了。到头来秦国反而是得利最多,这令张良愈发觉得有些问题。甚至是觉得卓草背叛他们投靠秦国,为的就是能升官拜爵。
  
  如果真的如他所料,那卓草显然成功了。
  
  张良相信卓正,却不相信卓草。卓正是真正豁出家底性命和他们反秦,为的就是报仇雪恨。可卓草不同,他终究是在秦国长大,喝的是泾水。如果他反手来个大义灭亲,那他们咋办?
  
  昔日墨家矩子腹鞟入秦,其子杀人。秦惠王念其只有这么根独苗,就想着赦免其死罪。结果腹鞟却是一意孤行,说是墨家有规矩杀人者死,然后便把自己儿子给杀了。
  
  卓草,是否也会这么干?
  
  为了利益叛国的,张良见的太多。
  
  他不敢赌,更不能赌!
  
  卓草眸子透着森然冷意,淡淡道:“苏君是草堂先生,也无法离开此地,这事我卓氏不打算掺和。子房要去会稽郡便去,相关验传吾都能帮忙。至于其他的,便不必再提。”
  
  说着,他还刻意扣动袖箭机括。
  
  他有把握现在就杀了张良!
  
  虽说苏荷经常背刺他,却也与他交情不浅。苏荷虽说问题多了些,可他懂得也照旧很多。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都不过分。让他出去冒险,反正这事卓草做不来。
  
  “既是如此,便不为难卓君。”
  
  张良站起身来,作揖行礼。
  
  他已得到答案,没必要再多说什么。
  
  趁着现在赶紧跑路,免得卓草动手。
  
  “慢着!”
  
  就在此刻,韩信却是笑着起身。
  
  “韩君?”
  
  “恰逢吾无事可做,倒不如与子房去长些见识。”韩信抬手作揖,淡然道:“吾祖上为楚人,先祖曾为楚吏,为泗水淮阴人士,现在是卓君的门客。子房大可放心,信必不会添麻烦。”
  
  见他起身,卓草都感到有些意外。
  
  “老韩!”
  
  “卓君放心便是,不过去去而已。”
  
  韩信满不在乎的笑着。
  
  他知道,这是他绝佳的表现机会。
  
  错过这次,下次得等到什么时候?
  
  他看的出来,张良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想带人离去。同时,也是对卓草的试探。如果张良就这么走了,那他们这段时间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从今往后,张良绝对不会再信任他们。有任何计划,也不会再告知他们。
  
  他跟着一块去会稽倒也无妨。本身他就是楚人,先前也曾去过会稽。沿路倒也熟悉的很,他相信张良绝对不可能会害他。
  
  “韩君是泗水郡人士?”
  
  “正是。”
  
  “可曾去过沛县?”
  
  “前些年去过几次。”
  
  吕泽旋即颔首点头。他虽说不是泗水人,但现在也算定居在沛县。韩信是泗水人士头戴文冠,又配宝剑,气度不凡,这让吕泽有种先入为主的好感。
  
  “子房觉得如何?”
  
  “倒也可行。”
  
  张良其实也不想撕破脸皮,他想反秦就离不开卓氏相助。卓氏没法出人,但是却能出钱出粮。这些年来他和卓正之间就是保持着这样的合作关系,也算是做出些成绩来。如果说就这么离开,他同样会觉得非常可惜。
  
  他在路上可都打听过,卓草现在可是富的流油。如果不和卓氏合作,张良也会很头疼。沛县吕氏倒也算有些家底,可和卓草根本没法比。
  
  “看来,子房终究是信不过我。”
  
  卓草也未曾阻止,只是悠悠的叹口气。因为受史书的影响,其实卓草前期对韩信并不是很看重。觉得他杀害朋友钟离昧,做事不地道。半年来的相处,他也算是稍微改观了些。最起码,韩信表现的还算不错。这次出动接下这活,就能看出他有所改变。
  
  当然,他也猜得到。
  
  韩信如此,无非就是为了利益。
  
  等他回来后,在卓府地位必然能上升。
  
  不论目的如何,他把事做好就行。
  
  张良端起酒樽,淡淡道:“卓君,你知道我们做的事有多危险。为了安全起见,吾只会相信自己。更遑论卓君献上马具,更被封为秦国的左庶长。吾若是不做准备,焉能对得起战死的陈豨?”
  
  “呵!”
  
  卓草其实早早便知道马具的事瞒不住,他也未曾想过隐瞒。听张良提及此事,卓草当即面露怒火,冷然道:“原来,子房是这么想我的。你可知道,我做这马具有何用意?吾献上马具,便可源源不绝的得利。有了钱,便可存粮冶炼兵器。”
  
  “此举乃强秦,无异于是养虎为患!”
  
  张良是寸步不让,真以为他好忽悠?
  
  没错,他们也能打造马具。
  
  可他们有几匹马?
  
  秦国光战马便有近十万匹,算上田马驽马这些更是不计其数。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万乘之国,再加上大月氏东胡这两年的进贡,积攒下诸多戎马。上次冒顿便献上三千多匹戎马,上万的牛羊!
  
  “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