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66章 请给版权费,草贼!

第166章 请给版权费,草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屠睢与秦腾并肩而行。
  
  他们未曾乘马车,而是选择骑行戎马。月光洒下,道路两旁洒下斑驳树影,伴随着虫鸣鸟叫声。平日鲜少会连夜赶路,毕竟天黑看不清容易出事。只是他们要护送红薯尽早返回咸阳,自然不会再逗留。
  
  “秦公,这马镫如何?”
  
  “确实极佳。”
  
  凭借脚蹬,秦腾只觉得相当自在。像往常为稳住自己身形,得用双腿紧紧夹住马腹。短时间内奔袭倒是无妨,若是急行军那简直就是身心俱疲。双腿内侧都可能会被磨的血肉模糊,完全靠意志力拼杀。
  
  “方才试骑,老夫便想到以骑兵对骑兵。胡人乃天生的锐骑,精通骑射。昔日头曼之父率大军与李牧决一死战。赵车得千三百乘,选骑得万三千匹,百金之士五万人,彀者十万人。大破杀匈奴十余万骑。灭襜褴,破东胡,降林胡,单于奔走。其后十馀岁,匈奴不敢近赵边城。”
  
  屠睢脸上满是狂热与激动,恨不得现在便能领兵出征。秦灭六国后拆除中原旧有的城墙,同时在北郡之地大修长城。命蒙恬亲率大军镇守督工,坚壁清野,屡屡派遣锐骑打探消息。
  
  他们都知道,秦与匈奴必有一战。
  
  本来说的好好的,秦国要先讨伐百越。屠睢美滋滋的立下军令状,要在三年内踏平百越。他的长铍都已磨的锋锐,想要借此更进一步,令屠氏能跻身秦国超一流阶层。却没想秦始皇大手一挥,暂缓起兵!
  
  就那些天屠睢是颇有微词,屡次进谏希望能起兵讨伐百越。朝中附和者也有不少,比如辛胜赵佗任嚣……他们都对百越这块大肥肉极其眼馋。秦灭六国的功劳基本都被王翦父子捞走了,他们就跟在后头蹭了点油水。好不容易碰到有立军功的机会,他们能放弃?
  
  他们现在恨不得立马带兵锤死百越!
  
  前些日子暗杀匈奴王子冒顿,本来屠睢都以为匈奴要开战咧。没成想那单于头曼却是颠颠的带人跑了,压根就没开战的意思。按蒙恬所说,当时弓弩皆已上弦可谓是一触即发。可等头曼接到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后,却是二话不说带人走了!
  
  对,就是走了!
  
  屠睢足足失落两回,知道他有多难受吗?
  
  “胡人自幼栽培,以骑射见长。进可攻退可守,若是不敌往往一击则退。奔走于草原,若是深入追击人马具疲,便有可能遭其埋伏。凭借马具便可挑选军中精锐强马操练,不出两年必能训练支锐骑。解决胡人戎狄,只是时间问题。”
  
  秦腾好歹也曾率军灭韩,自是知晓其中真要。
  
  “半年,给吾半年时间便足以!”
  
  屠睢信誓旦旦的开口。他曾在南郡操练三万楼船之士,相助王翦灭楚。论练兵的本事,他也是有的。他的长铍早已饥渴难耐,只想杀敌立功。秦国而今国力昌盛,又有祥瑞马具,他怎能不急?
  
  “屠公,勿要轻敌。”
  
  秦腾瞥了眼对方,也是好心提醒。匈奴在塞外,地形极其复杂。若是运气好还好说,可要是无法辨别方向,迷失在草原中又碰到匈奴主力,那可就遭了。对匈奴主动出击,辎重粮草也将会是个问题。出兵之事,绝非说说而已。
  
  “嘿嘿。”
  
  屠睢干笑两声,也没多言。他只是立功心切而已,还不至于犯蠢。能否出兵,什么时候出兵他说了也不管用。到最后,还是得秦始皇拍板做决定,再把虎符交予上将军领兵。
  
  “话说,卓草究竟意欲何为?”
  
  “何意?”
  
  “他应当知晓马具对秦国的重要性,单凭他这小小的工坊,绝无可能负担起数万副马具。若他主动献上,兴许还能得些赏赐。可如此,他这工坊岂不是再无优势?”
  
  屠睢愿意掏万钱,自是为了帮卓草一把。就这点技术含量,他回咸阳告知将作少府的大匠,仿制出来那都只是时间问题。如此低廉的成本,卓草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他是个不会吃亏的人。”秦腾思忖良久,缓缓开口。抬头仰望明月,淡淡道:“他既然敢当着吾等的面提及此事,必有其用意。屠公可敢与老夫打个赌?”
  
  “什么赌?”
  
  “不日后,他必能想到解决办法。或者说,他现在就有法子,只是未曾告知吾等。”
  
  “不赌不赌。”
  
  屠睢连连摆手。
  
  端起酒坛子,狠狠灌了一大口黄酒。
  
  还好,现在没有醉酒驾驶这说法。
  
  ……
  
  ……
  
  卓府。
  
  卓草等人端坐于书房,燃着油灯。此刻已至亥时,整个亭内都是寂静无声。放先前的话,卓草早早就躺床上睡觉去了。只是因为这事十万火急,他不得不让他傻老爹帮忙。
  
  朝中有人好办事,他甚至都没告知内史腾和屠睢。他们终究是外人,卓草始终是信不过。难保他们不会为了私心,然后坑他一把。这票大臣个个都和人精似的,变着法的贿赂他们都不上当。为防止意外,他还是选择相信傻老爹。
  
  再怎么着,他和傻老爹的利益是相同的。他得利了,那傻老爹自然能父凭子贵。于情于理,这事交给他傻老爹办也肯定没毛病。更别说傻老爹还是玄鸟卫密探,啧啧啧……这要搁后世岂不是皇权特许先斩后奏?!
  
  “瓜怂,你这马具打算如何处置?”秦始皇率先打破沉默,带着几分试探道:“你这工坊工匠拢共不过三四十人,以皇帝的性格必定是要倾尽全力打造。到那时,你就算不主动献上也没用。给秦公与屠公打造,注定会让皇帝知晓。再加以仿制,你拦不住的。”
  
  “嘿嘿,我自然知道。”
  
  喜眉头微蹙,此刻依旧是颇为精神。他本身经常熬夜处理政务,所以也就习惯了。先前因为这缘故,导致他是亏空了元气。县内医卜也多次提醒过他,让他别这么拼命。喜不过四十出头,却已如花甲老者。这些年来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他自己也有感觉。
  
  只是后来患疫服药后,身体竟好了些许。刚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还专门问过齐高和内史腾。结果他们二人也有类似的感觉!
  
  喜望着卓草,认真道:“此事关系重大。”
  
  字越少,往往事就越重要。
  
  祥瑞能利民,而马具则能强国!
  
  秦是以武力夺得天下,也素来是尚武成风。马镫与马鞍的出现,能令骑兵战力飙升。这样的好东西,卓草若想着谋私那可就太过分了。这时候就该发挥秦吏的带头作用,主动献给皇帝。若是皇帝高兴,便给他升个爵位。
  
  如此,难道不好吗?
  
  “喜君放心,吾自有分寸。这块锅盔大的很,吾就是有饕餮的胃口也吃不下。吾身为秦吏,自当要为国效力,为强秦而付出一切。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担君之忧,何惧哉!”
  
  嗯?!
  
  这小子换人了?
  
  秦始皇面露诧异,怀疑自己听错了。卓草素来是恨不得把块石头都榨出二两油来,能捞多少就捞多少。整个秦国就没人能比卓草更为贪财的,只要有钱连官职爵位都不要。现在当个县令都绰绰有余,他却偏偏要留在这小泽乡。
  
  按蒙毅评价,卓草就是个蚌。外面有坚硬的壳保护着,里面却是极其细腻柔软。他会将最珍视的珍珠藏在里面,可有朝一日被人取走,他会如何?
  
  ……
  
  扶苏呆呆的望着卓草,满脸的费解。平时卓草可是连枚铜钱都要斤斤计较的,怎的这次如此爽快?换人了吗?
  
  “看你们的眼神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不信。只是昨日你们看错了我,今天你们又看错了。但是我仍然是我,我从来都不怕别人看错我。这东西上交,我一不要爵位,二不要官职。并且,今后所得利润我还会主动上缴三成。”
  
  草……
  
  秦始皇都惊了。
  
  完了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