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62章 祭农,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第162章 祭农,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车停靠在不远处,戎马甩着尾巴悠闲自得。眸子遥望远处的年轻人,是多么的帅气潇洒。卓草回过头来,四目对视。
  
  看错了,是边上的扶苏!
  
  戎马低下头,继续咀嚼着地上肥美的刍藁。
  
  ……
  
  卓礼头上包着玄色头巾,拄着稠木拐杖,他就站在香案前方。丰收大事自然也得要祭祀,除开祭祀先祖外,还得供奉四方上帝。他现在是当地亭长,这等场合自然也要出面。
  
  除开他外,还有宗族内的老人。
  
  他们都是掰着手指数日子活的,多活一天便赚一天。因为年纪大的缘故已无法再务农,都是靠着子嗣供养。闲暇之余会干点杂活补贴家用,像是编点竹篾。有位老者已经看不清东西,两天才能编个竹篮子。可他今日还是来了,他与卓礼同辈,都称呼他为宗伯。
  
  “怎么,宗伯也来了?”
  
  卓草面露诧异,连忙向前走去。宗伯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大概在五六年前视力开始下降,直到再也瞧不见了。当时亭内巫医给看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说宗伯因为年轻时干过坏事所以遭恶鬼缠身。可按卓草来看,可能是因为白内障的缘故。
  
  他不懂医术,也不懂该怎么治疗。
  
  先前想着给宗伯训练个导盲犬来着,结果愣是没成功。最后便给宗伯做了根导盲棍,哪怕没人搀扶,寻常小路他也能摸索着走两步。宗伯昔日人颇为强硬,唯独待卓草不错。按他的说法,如果不够强硬他们这些外乡人是没法在泾阳定居的,只会受人各种欺负。
  
  宗伯已过花甲之年,用那粗糙如树皮的手拉住卓草,笑呵呵道:“吾虽说眼瞎,心却不瞎。草有本事哩,自今日后咱们再也不会饿肚子咧。先前你提前行冠礼,吾都没去。今天说什么也得来捧场!”
  
  “宗伯。”
  
  秦始皇向前走了两步打招呼。
  
  “嗯?”
  
  宗伯听到声音后顿时蹙眉。
  
  “你是二狗?”
  
  “……”
  
  “……”
  
  蒙毅等官吏面面相觑,权当没听见。
  
  “是咧。”
  
  “你这声音,变了些。”
  
  “嗯?”
  
  “变得更为粗犷,不像先前那样尖细。”
  
  “的确是变了些。”
  
  秦始皇没表现出任何慌乱,依旧保持着平静。他知道眼盲的人往往会更为细腻,他们虽说看不见了却能听得见。人长得再相似,声音终归会有所不同。先前能骗的了卓礼他们,却被这瞎子发现端倪。
  
  “他当初在外奔走多年,嗓子哑了正常。”
  
  卓礼轻描淡写的开口。变声属实正常,他还听说有人因为误食了什么毒草导致说不出话的。
  
  “唔,也是。”宗伯若有所思的点头,也没再怀疑。“你这一去便是十余年,回来后也不去老夫家里看看。怎么,嫌弃吾家贫困进不得?”
  
  “宗伯,额大他忙的很,还得跑咸阳去做买卖,三天两头就得出门。”
  
  “那便罢了。”
  
  宗伯这其实也是玩笑话。
  
  蒙毅在旁则是心脏都险些跳出来。
  
  好家伙!
  
  这可真是差点就露馅了!
  
  秦始皇则是打量着田圃,就注意到农夫都在内忙活着。已经泛黄的红薯藤随手斩断,摊在田埂处。别怀疑,按秦国规矩这些都得交税。那次卓草就很不服气,问苏荷他要是种石头还交不交?
  
  对于这问题,扶苏拒绝回答!
  
  这是人问的问题吗?
  
  秦国素来就是这规矩,有何问题?
  
  还有斗食小吏在忙活着丈量农田,确保亩产不会出错。旁边也有小吏在准备方升和铜权,特别是那大型铜权足足重百二十斤。上面还有诏文:廿六年,皇帝尽并兼天下诸侯,黔首大安,立号为皇帝,乃诏丞相状、绾、法度量则不壹,歉疑者皆明壹之!
  
  秦国对数据这块看的很仔细,他们有专门的方法校验。秦律甚至还有规定每年衡器都要校准,在领取或借用时,当场还得校准一次。若因此出了问题,则要追究相关的小吏。寻常百姓是用不到铜权的,都是以方升为主。这次为了确保无误,自然是都得备好。
  
  “秦公,吉时已到。”
  
  “那便由卓子来念祷词?”
  
  秦腾放笑呵呵的看向卓草,打趣开口。这小子听说在当地搞了个草家,搞的是有声有色,连李斯幼子都成其门下高徒。自然,他也得亲自来见识见识。
  
  “哈哈,说的是!”
  
  “卓子献上祥瑞,自当由卓子念祷词。”
  
  几个为老不尊的皆在旁起哄。
  
  “还是秦公来吧。”
  
  “卓子在前,老夫怎敢献丑?”
  
  “……”
  
  草!我来就我来!
  
  来至台案前,卓草点燃香烛。桌上还摆放着贡品比如说有牂有烤乳猪,还有些以陶罐摆放着的五谷。社稷之重,莫过于农事。遥远的部落时期,人们以打猎采集为生。直到后来掌握耕种后,才有了今日的繁荣昌盛。
  
  所以,每年丰收都得各种祭祀。除开先祖和四方上帝外,还得供奉社神。社神就是土地公,如果不诚心祭祀的话来年就会降下天灾,引发干旱洪涝。
  
  祭祀之时,便是最为顽劣的稚童都晓得要跟着长辈叩拜行礼。他们也怕饿肚子,对社神是最为敬重的。有时候双亲吓唬顽劣的子女,就会告诉他们不听话就会惹社神生气,来年就会饿肚子。
  
  卓草长舒口气,却是久久未曾发声。
  
  秦始皇面露不解,这小子作甚?
  
  祭祀相当重要,可不能玩闹!
  
  卓草倒也不是在玩闹,纯粹是宕机卡词儿了而已。本来他想念两首后世夸赞红薯的诗词,可他肚子里头墨水就那些,思来想去愣是没想到。只想到首煮豆燃豆萁,豆在锅里喊。本是好兄弟,为啥要杀俺?
  
  可这也不沾边啊!
  
  当然他要这么念,怕是会被打死!
  
  后来索性一想,还是照常念吧……
  
  “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昼尔于茅,宵尔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
  
  这类诗句很多,卓草也都看过并且记得。
  
  “念得倒是不错。”李斯颔首赞许,“只是以卓子大才,何不自作两首?”
  
  “呵呵……”
  
  他这点文化水平,还是免了吧。
  
  当这么多人的面,可不能出丑。
  
  此次是由卓礼分食,将这些祭品分食给亭里老人。老人分到肉食后都会小心收好,分的倒也还算合适,最起码没有人不满的。
  
  这规矩其实卓草家乡也有,每年都得请祖宗。一大清早就得起来干活,然后煮上鸡鸭鱼肉这些。摆上满满一大桌,还得倒上白酒。等祭拜后,这些再重新烹煮上桌开吃。
  
  ……
  
  祭祀结束后,也就到了正事。
  
  此刻田圃的红薯藤都堆在田埂处,露出那松软的黄土地。卓草随手掏出个小木铲来,递给李斯,“老李,你不是能说的很吗?来来来,你个大家伙打个样,先挖俩红薯上来?”
  
  “咳咳,还是卓君来。”
  
  李斯连连摆手。他得有三十来年没接触过农活,也就当初在荀子门下学习的时候稍微干过些。这红薯他还是头次见过,让他现在下手去挖,万一伤了祥瑞岂不是凉凉?
  
  “真丢人。”
  
  “连红薯都不会挖,真是蠢笨的很。”
  
  “莫耽误功夫咧,赶紧的吧。”
  
  “额还等着回去吃饭咧!”
  
  ……
  
  听着黔首们的嘘声,李斯老脸涨红。
  
  当他是农家那票人?
  
  成天鼓吹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不考虑实际情况夸夸其谈,于国于民皆无利。秦国户籍划分明确,宦籍就是当官为吏辅国治民。匠籍则负责匠活,猎户以捕猎为生,而民籍自然则以耕种为主。
  
  “阿鹿,他是你家的管事吗?”
  
  “啊,算是吧。”
  
  李鹿略显尴尬,手里握着特制的小木铲。这片地算是他和胡亥共同耕种的,等挖出来后偷摸藏两个烤了吃。至于其他的,全都得给辰伯他们家。当初胡亥这小子破坏祥瑞,卓草便罚他种这小半亩地赔人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