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60章 纸不如简,此物名水排!

第160章 纸不如简,此物名水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始皇美滋滋的自工坊走出。
  
  蒙恬在旁走着,手里还揣着十来张纸。这都是他偷摸自墙上取下的,质地粗糙比先前所造的要差些,但是成本也更为低廉。
  
  随着时间推移,工匠手艺越发娴熟,产量质量也都因此显著提升。每日来伏荼亭的贾人很多,都是来求购草纸的。还有的是把咸阳用过的纸张带来,再卖给工坊。
  
  方才蒙毅便看见这操作流程,把用过的纸漂白还原成纸浆,再经过相同的工序制成麻纸。他是未曾想到过,用过的纸还能回收再利用?而且按工匠所言,这种舂起来其实更容易,这倒是令蒙毅大开眼界。
  
  用过的报废竹简,往往会充做厕筹。
  
  蒙毅想着草纸也是相同作用,还偷摸试过。唔,确实比厕筹好用的多。那种舒爽感,简直与绢帛相当。可看工匠如此后,蒙毅顿时是懊恼不已。
  
  这事卓草怎么不早说?
  
  都怪扶苏!
  
  若他早早知晓,岂会这么浪费?
  
  亏了亏了……
  
  有贾人专门在咸阳收购废纸,再回至此地卖给工坊。若是运气好的话,一来一回就能赚个百钱。现在抢生意的比较少,纸现在本身就是供不应求的。得纸的大部分都将其视若至宝,在纸上大书特书。再将墨宝挂在厅堂展示,尽显自身才华。
  
  至于廉价卖出去?
  
  做梦去吧!
  
  还有勋贵让自家门客抄书,将先贤典籍整理成册。这段时间秦始皇能这么轻松,就因为那票博士个个抄书抄的手抽筋。秦始皇都没下命令,他们便自发整理。
  
  鲍白令之则是即刻上谏,觉得纸虽有好处却也不便管理。抄书的时候有博士因为失误打翻陶碗,导致书册泡在水里,墨汁彻底化开,导致几天的心血付之一炬。并且还发现有书册遭虫啃噬,得重新更正修改。竹简就使用寿命来说,远胜于纸册。即便稍微繁琐些,也不至于那么容易损毁。
  
  正所谓功铭著于鼎钟,名称垂于竹帛。纸平时用用也就罢了,决计不能全部使用。
  
  论保存寿命,竹简远胜草纸!
  
  关于这条谏言,秦始皇也没着急。他刚才听工匠提及,说是有工匠想到以蘖汁染纸,谓之入潢。则纸不生虫,缝不绽解。只是颜色上会更加发黄,却能免去虫蚁啃噬之忧。
  
  这两种观念在朝堂上是愈演愈烈,起初争的的确是用哪种好,可后来就干脆争论新旧观点。纸代表着的是新的思想,而竹简则成了守旧派。
  
  在他看来,其实纸与竹简用哪种都无妨。若是用作备份储存,他自然觉得还是竹简更好。别哪天离宫漏雨,导致书册浸水报废。至于其他方面,还是纸更为占优。
  
  昨日晚上卓草因为这事在院子里痛骂鲍白令之,还一口一个不科学。又说什么别人穿越随随便便就能推行,为何他就要遭受阻碍?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如此重要的事,哪会这么容易定下?
  
  历史上自蔡侯改进造纸术后,直到魏晋时期才算真正定下来。就算是在东汉末年,照样有用竹简的。
  
  ……
  
  “瓜怂瓜怂,你大回来咧。”
  
  “门没关。”
  
  卓草看着走进来的二人,无奈道:“老实交代吧,是不是皇帝让你暗中监视我?然后偷摸把咱这的情况,一五一十的给他交代清楚?”
  
  “怎么可能?你把皇帝当什么人?”
  
  呵,朕可都是当面看的!
  
  “总觉得你怪里怪气的。”
  
  卓草还在纠结于鲍白令之阻止纸质推行,好端端的他也没招惹这位博士。怎么就公然反对,还要禁制纸作为官用诏书。
  
  玛德!现在纸主要就消耗在官用上!
  
  寻常黔首,压根都没法接触到。至于勋贵豪门他们都有竹简,对纸的需求没那么高。属于是可用可不用的类型,甚至有些勋贵都懒得关心此事,觉得和他们并无关系。
  
  这很不科学!
  
  见卓草在喂养苍鸽,秦始皇便凑上前来。捋着胡须道:“这苍鸽,大概需要多少时间方能传书?诶,这还有鸟蛋?!来来来,掏出来,今晚烹了!”
  
  “你信不信我把你烹了?!”
  
  卓草有些没好气的瞪了眼,现在拢共就只有三只苍鸽。两雄一雌,品相都还算可以。按照他目前的经验,饲养训练大概一旬的时日,便能尝试着放飞。
  
  刚开始不用太远,跑个十里地左右就行。如果很快就能飞回来,就说明苍鸽的基因潜力比较好。若是需要时间更长,那就只能暂时筛选掉沦为次鸽。
  
  信鸽首先得稳重不能贪玩,其次速度要快目的性明确。要是送信送到半路玩去了,那显然不合适作为信鸽。驯鸽熬鹰都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并非一蹴而就的事。
  
  这窝鸽子蛋可是卓草现在全部的希望,恨不得拿自己床上孵。谁要敢把这鸽子蛋给吃了,他保证把对方丢锅里烹了!
  
  他记得听那位老哥说过,幼鸽经过人工培育后,如果基因良好是更容易成为信鸽的。像这些野生苍鸽刚抓回来,个个都是野性难驯,刚开始连口水都不喝,骄傲的很。
  
  秦始皇也就说笑而已。
  
  他可就等着这苍鸽送信咧,以后能发挥的作用可太大了。像各地邮驿都能饲养鸽子,哪怕距离再远也能以苍鸽传递书信。小小的苍鸽便能令秦节约人力马力,这买卖可太划算了。
  
  只要能成,他今后都不再吃苍鸽!
  
  不光他不吃,天下间所有人都不能吃!
  
  射杀信鸽者,赀二甲充为刑徒!
  
  保护信鸽,从朕做起!
  
  ……
  
  “卓君。”
  
  “公输先生。”
  
  卓草站起身来打招呼。
  
  这几日工匠们也算安稳下来,都在卖力的干活造房子。反正卓草不差钱,给他们安排的说是亭寺,实际上住宿条件可不差。最起码和黔首所住田宅比起来,差不了多少。
  
  卓草设计的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大平房,房子分为好几间屋子。当时在农村很多人没分家的时候,都是这么住的。几家子人住一起,吃饭都是吃的大锅饭。这么做的好处皆是省时省力,等他们今后归属为民籍后完全可以再搬出去。
  
  至于英布……他倒是也在帮着干活。
  
  只是他听韩信评价,英布似乎有些怠惰。二人关系其实也算亲近,甚至经常会在钓鱼的时候高谈阔论。卓草是不太明白,你小子钓鱼就不叫怠惰,人家钓鱼就是怠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