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58章 大秦博物馆,黥布

第158章 大秦博物馆,黥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扶苏来至书房,便看到卓草伏案而睡。桌上还有苍鸽的骨头,吃的都很干净,没有丝毫浪费。看着这幕,他不禁一笑。旁边绘画的图纸,看的卓草不明所以。似乎是矩尺,却又有些不同。
  
  他虽不明白,却照旧暗暗记下。
  
  一列稠木柜子遍布竹简,后面列则是摆放着诸多奇异之物。全都是卓草收集而来,有大有小。卓草说了,这是笔极其珍贵的财富。再过两千来年,便可称为一国重宝!
  
  扶苏都看过,其实都算不得什么。
  
  比方说那水晶杯,有什么值钱的?
  
  还有昔日各国以玉石所著盟书,卓草还非得称呼为什么侯马盟书的,这些又有何价值?
  
  穷人家就是穷人家,没什么见识。
  
  卓草喜欢这些,秦国宫廷内多的是。只要他张嘴,改日就给他带来批。哪怕是名剑纯钧,他都能带来。
  
  扶苏顺手将支骨笛取下,上面还有些许裂纹。这支骨笛怕是得有上千年的历史,乃是用仙鹤翅骨所做。七孔大小不一,扶苏尝试着吹奏,便发出清脆悦耳的笛音。
  
  这些倒好说,最让他不解的是卓草连方升都收集了。和宫中藏宝比起来简直是渣渣都不如,秦始皇的随和之宝,才是真正的稀世珍宝!
  
  区区个方升,有何价值?
  
  前面的好歹年代久远,有些人喜欢收集古物也能理解。这方升乃是两年前所铸,还有秦始皇命人篆刻的铭文:廿六年,皇帝尽并兼天下诸侯,黔首大安,立号为皇帝。
  
  这玩意儿外面不是一抓一大把?
  
  何必要收集起来?
  
  “你小子看归看,能别摸吗?”
  
  “啊?”
  
  “这都是文物,知道不?”
  
  望着卓草醒来,扶苏顿时惊慌失措,差点没把柜子给推翻。
  
  卓草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没睡饱。这些东西都是他收集来的,刚开始想的是有朝一日能再穿回去。因为后院古井每年都会冒东西上来,他觉得自己跳下去没准就能穿回去,于是他拼命收集这些古物。
  
  等他收集一大包的东西后,他二话不说跳井里头。穿回去倒是没有,就是差点被淹死。也把他老娘吓了个半死,觉得卓草是魔怔了,还特地找巫医来给他看病。
  
  虽说绝了希望,可他这收集的习惯却未曾放弃。有时候觉得有价值的古物,他都会收集起来。反正他后续也不差钱,很多东西更是便宜的很,属于是给钱就卖。
  
  他仔细想过,以后他就搞个博物馆,一代代传承下去。这些都是咱种花家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绝不能让外面的人抢走!
  
  “小苏,你可别瞧不上这些文物。它们背后都蕴藏着一个个故事,通过这些文物能知晓历史。甚至能让我们看到数千年前的古人,与之交谈。总之,这些东西你以后千万别乱碰。”
  
  “这些,真的很重要?”
  
  “现在或许不重要,以后却很重要。你想呐,秦国现在虽说以绝对的武力征服六国,实际上却依旧是暗流涌动。他们口服心不服,只因为他们不认可秦人的身份。实际上,往前面数三千年那都是炎黄子孙。”
  
  “炎黄……子孙?”
  
  “炎帝和黄帝啊。”
  
  “……”
  
  卓草纯粹只是随口一说。顺手推开房门,先行洗漱。朝食也早早都已备好,只是简单的稀粥和俩鸡蛋。还专门蒸了半截咸鱼,用来喝粥也刚好。
  
  “小草小草,你继续说呀。”
  
  “说什么?”
  
  “你的那些文物和炎黄子孙有何关系?”
  
  “不说咧,再说你又背刺我。”
  
  “我是这种人吗?!”
  
  “自信点,你就是!”
  
  “……”
  
  扶苏差点没被这话给噎死,若非为秦始皇的任务,他何至于如此卑微?!
  
  “哈哈,卓生!”
  
  喜那爽朗的笑声响起。
  
  因为大门未关,他是精致而入。他们俩关系好的很,自然也没必要客套。上次在谷口城也是卓草救了他的命,这是过命的交情。只要卓草需要他帮忙的,他在力所能及上也会出手。当然,前提是不违反秦律和他的原则。
  
  “喜君?”卓草是连忙起身招待,笑着道:“正好吾这还未用朝食,喜君若是不嫌弃便共同来食。”
  
  “罢了,老夫此次乃奉命而来。上知晓你要炼铁冶铜缺少工匠,特地自骊山皇陵调动三十余匠人。他们皆是犯过事的刑徒,自此之后则成为你的隶臣,听从你调遣。”
  
  “草,多谢上恩!”
  
  卓草面向南方,作揖行礼。
  
  实话实说,他没想到傻老爹真能帮这忙。他吐槽归吐槽,实际上心里头还是很高兴的。当然,这也离不开皇帝他老人家高兴,特地把修皇陵的工匠给他调了过来。
  
  仔细想想,这些工匠没点手艺能修皇陵?
  
  “卓君。”
  
  “诶,公输先生也来了?”
  
  看到公输刯进门,卓草旋即欠身作揖。以公输刯的年龄与能耐,尊称其为先生并无不可。毕竟是泾阳最顶尖的大匠,放咸阳城内估摸着也是独一档的存在。人先祖好歹是木匠祖师爷,甭管去哪都是有氏有姓的大匠。
  
  就说泾阳卓氏,他们当初因为是旁支连姓都没有。姓别婚姻,氏别贵贱。正所谓同姓不婚,姓也是正统出身的大族方才能有。旁支能继承氏,已是相当不容易。
  
  “公输先生收拾的这么快?”
  
  “吾多年孑然一身,也未有什么好准备的。只是走前与些朋友辞别,如此便足以。”
  
  他不喜欢喝酒,素来是滴酒不沾。所以甚至都没大摆宴席,只是亲自登门拜访通知了声。再把泾阳县城的铺子交给徒弟,自己带上家伙和衣物便直接来了。
  
  “话说,别的工匠没来吗?”
  
  “有些想来的,都被我给劝回去了。”
  
  “为何?”
  
  公输刯显得很从容,“他们皆有家室,大老远的来至伏荼亭也未必能习惯。有些的确是想跟我来此地闯闯,我想的是等自己先安定下来后,再通知他们。”
  
  现在,卓草明白为何公输刯在县城有此威望。就因为他不喜卓氏,便能令整个县城的铁匠不做卓氏的买卖。公输刯的技术是一方面,人品也属实不差。能为他人所想,这可不容易。
  
  不过也没事,反正现在手里工匠肯定是够用的。要是来的更多,也没他们的活能做。别到时候天天呆工坊内无事可做,反倒是不好。
  
  “来来来,先生请用朝食。”
  
  “不必了,来的路上吃了些锅盔充饥。”
  
  公输刯摇头拒绝。
  
  他素来秉持着的原则就是无功不受禄,没干活那是绝对不会沾别人便宜。他收钱也素来公道的很,只赚自己应得的,绝不会漫天要价。
  
  卓草面露尴尬,便让莲萍把饭食先收回去,等中午再吃。光他一个人吃,其余人全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这对他来说,几乎等同于是当场社死。
  
  “说起来还有件事。”
  
  “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