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55章 贵宾,咱们抽奖吧!

第155章 贵宾,咱们抽奖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扶苏乘坐牛车,脑袋瓜子都是嗡嗡的。就看到卓草与秦始皇同乘马车,酸的五官都险些扭曲。
  
  卓草坐马车,他这亲儿子坐牛车?
  
  这都算什么事?
  
  他还得说自己喜欢坐牛车,马车不舒服。看着秦始皇拉长着脸,他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二五仔不好当呐!
  
  马蹄铁这事能怪他吗?
  
  这段时间他忙的飞起,卓草压根就没和他说这事。现在用的是块炼法制钢,说是钢其实和后世的钢材还差的远。大概就是炼铁之时不断反复加热,铁吸收木炭中的碳份,提高了含碳量,减少夹杂物后成为钢。再经过牉捶打成u型,便能使用。
  
  钉马掌同样是个技术活,卓草考虑到自己也没啥经验,特地制作个木质马厩。将马匹赶进去,再把栅栏关好。在狭隘的马厩内,马匹无法挣扎,伤人的可能性也会降低。
  
  而后先清理马掌,把上面的淤泥刮干净。然后再把丈量过的铁片以铜钉嵌入,而后用锉刀慢慢修整,如此便大功告成。
  
  听卓草说着,秦始皇隔三差五便拉开帘布去看。蒙毅为他亲自驭马,听着清脆的马蹄声也是颇为惊叹。
  
  “你这瓜怂也算有些能耐,快赶上额咧。”
  
  “呵……呵呵……”
  
  像你老子早去喝西北风去咧!
  
  得亏老子留了手,不然毛线都没有。
  
  “钱咧?少府的钱呢?”
  
  “给了。”
  
  秦始皇打开木箱,里面都是金饼子。粗略数了数,少说得有二十来块。算起来,应该还多给了些。这章邯上任后就是不一样,懂事!
  
  下次卖酒,他绝对会少掺点水。
  
  “这是新的货物单。”
  
  “嘿嘿,这当皇商就是爽。”卓草忍不住笑着道:“你看看,做买卖就是爽快。这批货交完,少说也能捞个三四镒金子。”
  
  别看这金子很多,他做买卖也要成本的。扣除成本后,其实他赚的不算很多。当然,这话要让其余官吏听到怕是能寄刀片给他。这都不算多,那他们干脆全都罢官讨饭去。
  
  马车停靠在田埂外,秦始皇放眼望去。就看到漫山遍野的都是红薯藤,看的他惊叹不已。今年绝对是个丰收年,光红薯的产量都将会是个天文数字!
  
  再做成粉条,嘶……美滴很!
  
  “不过是红薯而已,没什么好看的。”
  
  “走吧。”
  
  话分两头,此时的扶苏可就惨了。
  
  他是哼哧哼哧的跟在后面跑。他千算万算没想到这田牛会尥蹶子,跑到半路上死活不肯走了。他恨不得是直接扛着牛跑,奈何两者体重相差过高只得放弃。
  
  还好,蒙毅还是很照顾他的。
  
  知道他跑的慢,驭车的时候也刻意放慢。
  
  让他跟在后面,吃了一路的尘土。
  
  草!!!
  
  “小苏,你的牛呢?”
  
  “没了。”
  
  “啊?”
  
  “半路不跑了,我一路跑来的。”
  
  “流批!”
  
  卓草竖起大拇指夸赞。这年头的读书人可真厉害,这少说也得有二十几里山地,扶苏穿着木屐还能健步如飞。这体质,不去参加马拉松比赛都浪费了!
  
  扶苏此刻是恨得牙痒痒。
  
  太过分了!
  
  沿着田埂超前面走去,卓草还会俯下身去翻看红薯秧子。这年头没有农药,叶片上坑坑洼洼的都是虫蛀的。他随手扒拉两根,去掉叶片剥去红薯梗的外皮,慢慢咀嚼着。
  
  “给额也尝尝。”
  
  “耳刮子你尝不尝?”
  
  “额抽死你这瓜怂!”
  
  秦始皇气急败坏抽出棍子来。为了防止被卓草偷摸烧了,他这次足足带了十来根,有本事卓草就全给烧了!
  
  卓草可懒得搭理他,这些红薯藤都是好东西。黔首吃不完的往往都会剁碎了喂猪,这里头同样是蕴含糖分。可惜啊,坑爹的秦律连红薯藤都要按十二税一的税率缴纳上去。是谓:入顷刍藁,以其受田之数,无貇不貇。顷入刍三石,藁三石。
  
  只要在舆田长得,哪怕是刍藁都得交税!
  
  先前卓草也会把鲜嫩的红薯杆子收割,然后再交给莲萍他们腌制成菜羹。说实话,味道真不如新鲜时候好吃。但当时家里头穷,也只得如此。
  
  他娘亲在世的时候,经常会发善心收养些孩子。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逃难的,或者是遭人所遗弃的。秦法有规定:擅杀子,黥为城旦舂。其子新生而有怪物及其身不全而杀之,勿罪。
  
  简单来说就是在秦国杀畸形儿,无罪!
  
  但如果是健全的,那就会被黥为城旦舂。府上就有几个仆人是他娘亲抱回来抚养的,还有几个婢女倒是好好的,却还是遭到了遗弃。他娘是个好人,见不得这些。总会告诫卓草,只要家里有口吃的就不能让这些人饿着。
  
  卓草当时就悟了,难怪他娘愿意跟着傻老爹。
  
  这俩人性格简直是如出一辙!
  
  一个是自个都快揭不开锅,也得让朋友吃饱。还有个是把别人不要的弃婴,全都当宝贝带回来抚养成人。
  
  想到往昔的苦难日子,卓草便不住叹息。
  
  “瓜怂,你这马蹄铁打算怎么弄法?”
  
  “简单,三千钱钉一次。”
  
  “三千?你怎么不去抢?!”
  
  “抢犯法,我这是正经买卖。”
  
  “……”
  
  卓草负手而立,淡淡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懂。我告诉你,怎么合理避税。来我这钉马掌,得先办个会员。”
  
  “会员?”
  
  “额,大概就是贵宾的意思。”
  
  秦始皇似懂非懂的颔首点头。
  
  有意思,继续说。
  
  “办会员,最起码充万钱。”
  
  “万钱?!”
  
  蒙毅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这tnd是人干的事?
  
  “咋咧?一匹好的宝马,不止万钱吧?这钉马掌又不是一锤子买卖,我告诉你每年最起码都得来我这保养两回。不充会员,三千钱一次。充会员的话,那就两千五一次。”
  
  “……”
  
  其实压根不需要这么勤,卓草纯粹忽悠人的。
  
  “然后呢?”
  
  “然后你和皇帝说说,这买卖就让我做,禁止别人干。赚的钱咱们三七分成,我主动缴纳三成的利润当赋税,这够给面子了吧?”
  
  “继续吹……阿不,继续说。”
  
  “我知道你们不懂做买卖,我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我这段时间在泾阳受喜君熏陶,把秦律都快研究透了。现在酿酒利润低的很,我就换个方式。来我这钉马掌的,钉次马掌抽个奖。”
  
  “抽奖?”
  
  扶苏都傻眼了。
  
  好家伙,这些他怎么不知道?
  
  “唔,我想想该怎么解释。比方说眼前有个坛子,我会写很多纸条揉搓起来放进去。你付了钱后,可以抽个纸团出来。上面写的什么,就送你什么。这酒是人凭本事抽走的,我没卖也没送。”
  
  “那抽不中呢?”
  
  “你傻啊,纸团上全写还怕抽不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