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54章 好消息,特大好消息!

第154章 好消息,特大好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这么激动作甚?”
  
  卓草望着连忙起身的扶苏,满脸不解。
  
  搞的好像是他爹来了似的。
  
  “礼节!这都是礼节!”
  
  卓草慢悠悠的起身,“小苏,我怎么觉着怪怪的呢?我爹他闲着没事,怎么就突然来至这泾阳县城了?你说,会不会又有某个人暗中卖我?”
  
  扶苏望着卓草,“有可能是喜君所为!”
  
  “……”
  
  喜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幕。
  
  这和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扶苏这甩锅的本事,见涨呐!
  
  说起瞎话来,更是眼睛都不带眨的。
  
  “喜君,是你通知的?”
  
  “咳咳,的确如此。”喜脸色泛红,无奈道:“吾前几日去咸阳,恰逢遇到卓翁。便将这些事告知于他,想来是他正好回伏荼亭便从此地路过。”
  
  “是这样?”
  
  卓草眯着眼打量着扶苏。
  
  自上而下,盯的扶苏心里发虚。
  
  “卓君把我当什么人看?”
  
  “你我可是至交,吾怎会出卖你?!”
  
  “合着你出卖我出卖的还少了?”
  
  “那都是形势所迫,非吾本意。”
  
  “我tm差点就信了!”
  
  卓草都懒得吐槽他。
  
  别人不好说,这小子不老实的很。前后背刺被他玩出花来了,没事跑咸阳去就能给他整点花活,还次次都是形势所迫。
  
  他会信这些鬼话?
  
  摆明这小子为了升官立功,刻意如此。
  
  “瓜怂,看到你大高兴不?”
  
  秦始皇来至庭院,神采奕奕面带微笑。
  
  “这胖子谁啊?”
  
  “……”
  
  “……”
  
  “瓜怂受死!”
  
  秦始皇抽出木棍,直奔卓草而去。这几日他都没空活动筋骨,浑身疲乏的很。看到卓草后他就知道,这小子绝对是皮又痒痒咧!不给他松松皮,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何会这么红!
  
  卓草则是没心思与他闹腾,叹气道:“你还是早点回府上去,少给我闯点祸。不求你能做的多好,也不指望你能给我留什么爵位财富,你别闯祸那都是祖宗显灵咧。”
  
  “尽胡咧咧!”
  
  秦始皇默默收起棍子,正色道:“喜君都已把事情和额说咧。为了帮你,额还专门去求皇帝。辛辛苦苦跑这来,竟还遭你这瓜怂奚落,可真不是个东西!”
  
  自从认识卓草,就没怎么叱骂过他。每每几乎都是败下阵来,主要有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卓草在说什么,可偏偏他一副气人的嚣张模样。说不过他,秦始皇便只得动手。
  
  这次可不同,他是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
  
  他自己塑造成个完美的形象!
  
  反正绝对比那卓正强的多!
  
  据他所知,公输刯被诓骗的主谋就是卓正。这不排除卓潼说谎欺骗他,只是他也没这胆子。到最后公输刯的钱粮都落卓正手里,至于用在何处,秦始皇心中也已有数。卓正死的早也死的好,不然受磔刑都不够!
  
  “嗯?!”
  
  卓草顿时察觉到有些不妙。
  
  难不成,他这傻老爹真的干了回人事儿?!
  
  啪!
  
  竹简落地声响起。
  
  范增目瞪口呆的望着秦始皇。
  
  “增……增,见……见过陛下!”
  
  “额?”
  
  扶苏等人脸色皆是变了。
  
  怎会被认出来的?
  
  前不久李斯寿宴,范增也同样在。在看到秦始皇的车辇后,他便离去。即便只是匆匆一瞥,也同样看到了秦始皇。
  
  卓草挠挠头,哭笑不得的连忙将范增搀扶起来,“范翁误会了。他不是皇帝,是我和你提及过的傻老爹。他可没皇帝那本事,不过是做生意都能破产的夯货罢了。”
  
  “额?”
  
  范增傻眼了。
  
  他真的认错了不成?
  
  即便是匆匆一瞥,他同样是记忆犹新。哪怕现在穿的衣服不同,二人相貌也几乎完全相同。唯一有区别的,可能就是那股子气质。秦始皇自马车走下后,举手投足都透着股至高无上的霸气。再看看眼前的中年人,好像是差了些?
  
  “这位是?”
  
  “居鄛范氏,增。”
  
  “范翁有礼。”秦始皇笑呵呵道:“很多人都曾认错过,都说额和皇帝长相极其相似。”
  
  “原来是这样……”
  
  喜旋即便拉着范增离去。
  
  范增捧着竹简,一边走一边感叹。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这世间竟有如此相似的两人?”
  
  ……
  
  “你该不会真的是皇帝吧?”
  
  “你这瓜怂胡说些甚?”
  
  “想来也是,你怎么可能是皇帝?”
  
  “……”
  
  “……”
  
  扶苏顿时是不知所措。
  
  “你求皇帝什么?”
  
  “嘿嘿,叫声爹听听。”
  
  “儿子。”
  
  “……”
  
  蒙毅连忙上前安抚秦始皇。
  
  说事要紧,说事要紧!
  
  “额听说缺工匠,就和皇帝都说咧。然后皇帝说了,会调遣皇陵工匠帮你。他们都已是刑徒,也都相当于是你的隶臣,由你负责安置。”
  
  “你都说了?!”
  
  卓草蹭的下站起身来,满脸骇然。
  
  “怎么?有问题吗?”
  
  “砸了!全砸了!”
  
  “???”
  
  秦始皇眉头紧蹙,这小子怎么总不按套路出牌。按照他的想法,卓草这时候应当是感激涕零,抱着他的大腿感激才是。
  
  “你啊你,你就不能少给我惹点麻烦出来吗?皇帝这手可真是干的漂亮,看似是赏赐,实则是来限制我的。也就你还在边上乐呵,以为自己捡了多大的便宜。你以为自己有多大的面子,能让皇帝改变主意,连修皇陵的工匠都安排过来?”
  
  “额?”
  
  限制?
  
  天地良心,他纯粹只是想帮卓草而已。
  
  早点把工坊建成,于秦国也有好处。
  
  怎么就能扯得这么远去?
  
  卓草无力的瘫坐下来,“皇帝派遣工匠,这恩赐我肯定得受着,我不能拒绝。这些工匠名义上归我管辖,实则却受皇帝控制。以后有什么好东西,皇帝肯定都会知晓。我这小工坊本来是私营的,油水十足,就因为你掺和进来直接成官家的咧!”
  
  “草,你……”
  
  蒙毅在旁颇为无奈。
  
  他很想告诉卓草,压根就没这事。
  
  “你别胡想咧,皇帝不是这种人。”
  
  “呵,你又懂了?”
  
  “……”
  
  秦始皇就郁闷了。
  
  怎么卓草就能把这些事想的如此复杂?
  
  好端端的,非要把人往坏里想?
  
  “以后我这工坊搞的好还行,要是搞的不好咋办?你品,你细品!以后做事能和我商量下成不?别哪天真的闯个大祸,还牵连到咱们宗内邻里。”
  
  “……”
  
  见傻老爹沉默不语,卓草也是叹了口气。在古代与皇帝打交道,就是如履薄冰呐。兴许就因为左脚先进门,然后就被咔嚓了。他好不容易做出点成绩来,可不想因此满盘皆输。
  
  “其实,还有个事。”
  
  “什么?”
  
  卓草心里咯噔了下。
  
  “关于公输刯的。”
  
  秦始皇长叹口气。
  
  “真是你骗的人家?”
  
  “不是额,都是那卓潼所为。卓潼前几日恰好在咸阳被我瞧见了,我便利用玄鸟卫的身份带他过来把话说清楚。”
  
  说着,卓潼便垂头丧气的自后面走出。此刻的他再也没有往昔那股子锐气,显得是颇为沮丧。就好似是认命了那般,深深的叹了口气。
  
  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公输刯在范增的带领下也已来至此地。不大的庭院瞬间是剑拔弩张,公输刯双眼瞪直,喘着粗气。就如同是看见杀父仇敌那般,抄起铁椎便要直奔卓潼面门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