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41章 冠字,彼可取而代之!

第141章 冠字,彼可取而代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草,快开门!”
  
  “催啥呢催?”
  
  卓草骂骂咧咧的打开房门。
  
  当看到来人后,他顿时愣了下。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一老一少,最后目光则是定格在这高个子少年身上。长得颇为高大威猛,更是生的重瞳。
  
  重瞳?!
  
  草!
  
  这难道是项羽?
  
  那这中年人……就是项梁?
  
  “荆楚项氏,梁。”
  
  “此为吾侄,名籍。”
  
  项籍?
  
  哦对,后世常用的项羽其实是人的字。
  
  卓草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绝对是他那傻老爹!
  
  傻老爹当初奔走各国,结识诸多反秦义士。认识项梁,那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他记得项梁也是个狠人,史书中曾记载过些事迹。早期因罪受牵连,被栎阳县令抓捕入狱,他就托关系找人帮忙说情,然后交点钱就被释放。
  
  这,自然就是秦法的纰漏。所谓法治终究是人治,不论任何时期没人能保证自上而下清廉如水。特别是现在通讯交通不便,某些县吏乡亭更是捞的满嘴流油。再后来项梁又杀了人,为了躲避仇人,便和项羽逃避至吴中县。
  
  ……
  
  至于项梁的自称,卓草并没往心里去。
  
  楚地都喜欢以荆楚自称。
  
  卓草也曾问过苏荷,他记得后世有说法是秦始皇为了避讳先王子楚的名讳,便将楚国改为荆国。结果苏荷当场就给否认了,还说这避讳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事。
  
  楚,其实就是荆条的意思。楚国先祖出生之时难产,只得选择剖腹产。当地巫师便以楚条将其母包裹起来,而后下葬。诗经有云:维女荆楚,居国南方。
  
  史记中也多次提到荆国荆王,难不成汉朝的太史公还得避秦朝的忌讳?
  
  扯淡!
  
  “草,见过项公。”卓草笑呵呵的抬手作揖,“想来是吾翁的至交朋友,外面不太方便,先来府上喝杯水酒慢慢聊。”
  
  “善!”
  
  项梁颔首点头,目露赞许之意。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卓草年纪轻轻便能如此聪颖。从这三言两语,便隐约能猜到他们的身份,实在是难得。来的路上他可都听说了卓草的事迹,心生忐忑。
  
  父子立场不同,最后反目成仇的不在少数。他担心卓草在泾阳长大,而后把自己当做秦人,为秦国卖命。如此,那他也只得痛下杀手宰了卓草。哪怕会因此和卓正闹掰,他也在所不惜。
  
  不杀卓草,他寝食难安!
  
  卓草如今被捧上神坛,各地皆受其影响。包括会稽郡在内,也都因为红薯的缘故有很多人变卦。祥瑞自天而降,亩产五十石。如此天赐粮种,足以令他们再也不必担心饿肚子。本来他们是支持项梁起事的,现在……
  
  穿过府邸大门,来至庭院。
  
  秦始皇正捧着书册,看的是津津有味。这书册甚至还有插图,是扶苏抽空以他自己为原型绘制的香帅。还真别说,有那么几分意味在里头。
  
  “哈哈哈,卓公!”
  
  隔着数十步,项梁便笑呵呵的抬手作揖。
  
  嗯?
  
  秦始皇不解起身,这家伙是谁?
  
  还好,关键时刻扶苏发挥了作用。
  
  在身后拼了命的张嘴对口型。
  
  项!
  
  项!
  
  项!
  
  ……
  
  秦始皇眉头舒展开来,笑着起身回礼。
  
  “哈哈,项公竟来泾阳了?”
  
  秦国就有这好处,有姓有氏的基本就那一圈子人。就说项氏,最为出名的莫过于荆楚项氏。他们是楚国名将项燕的后人,主要流窜在会稽郡一带。秦始皇何等人杰,自然是一猜便已知晓。
  
  不用想,肯定是六国反贼!
  
  “卓公多年不见,倒是胖了些。”
  
  “唉,皆是压力所致。”
  
  “压力?”
  
  秦始皇起身招呼项梁坐下,同时命人送上美酒饭食,“项公难不成是自会稽而来?”
  
  “正是。”
  
  “嘶……三千余里路!项公辛苦了!”
  
  秦始皇心里已经彻底明了。
  
  不用想,这就是项燕的后人。
  
  “这位是?”
  
  “为吾管事,氏蒙,其本为齐人。”
  
  “老夫记得卓公管事乃是吕氏?”
  
  “唉,因为山贼流匪而死。”
  
  秦始皇故作叹息。
  
  当时他就命人彻查过卓正的底细,因为雪崩而死的可不止是卓正一人。连带着还有个管事,为吕氏后人,根据验传来看是出自砀郡单父县吕氏之后。没摸清底细,他敢随意应声吗?
  
  “项籍,见过仲父。”
  
  “哈哈哈,籍儿竟长这么高了?可曾冠字?”
  
  “籍儿还未及冠,无字。”
  
  秦始皇捋着胡须,笑呵呵道:“待成年及冠,不弱冠字为羽?正所谓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
  
  “多谢仲父赐字!”
  
  卧槽!?
  
  卓草看着眼前这幕,眼珠子都快瞪出。
  
  夭寿啦!
  
  西楚霸王的字,竟是傻老爹给冠的?!
  
  “这位是汝兄长,汝想来也认识。”
  
  “见过大兄。”
  
  项籍作揖行礼。
  
  卓草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
  
  “瓜怂!还不回礼?没有半分规矩!”
  
  “咳咳,有礼有礼。”
  
  卓草尬笑着回礼。
  
  “想来这位先生也是卓公的人?”
  
  项梁说着特意指了指扶苏。
  
  “项公怎会知晓?”
  
  “哈哈,他这口音很明显是我荆楚人士!方才授课,更是提及我庄王一鸣惊人的故事。老夫在吴中多年,每当吴中有徭役或祭祀葬礼的时,都会由老夫主办。老夫借此以兵法部署组织宾客青年,借此了解他们的才能,并且暗中栽培提拔。如今已聚集八百多人,愿为反秦大事出力!苏先生兴办私学,想来也是如此!”
  
  “……”
  
  扶苏差点就哭了。
  
  你个反贼可快闭嘴吧!
  
  秦始皇笑呵呵的点头赞许,“的确如此,想不到这都让项公看出。”
  
  “哈哈,好说好说!”
  
  “此地不适宜说话,不若去书房?”
  
  卓草是头疼不已。
  
  尼玛!
  
  在院子里头说这些,被人听到咋办?
  
  卧底不好当啊!
  
  如履薄冰,在钢丝绳上玩命!
  
  稍有差池,卓氏三族都得为之陪葬!
  
  “卓生谨小慎微,不错!”
  
  项梁点头赞许,随后便起身。
  
  “来,项公请!”
  
  “卓公请!”
  
  望着他们一见如故的模样,卓草只觉得后背发凉。他现在算是明白咧,难怪秦始皇不杀他这傻老爹。不是因为看重他有什么才能,纯粹是因为他这傻老爹是货真价实的造反头子!
  
  认识张良也就罢了,连荆楚项氏也认识?
  
  草!
  
  您老还认识些什么人?
  
  卓草是万万没想到,他这傻老爹竟有此能耐!
  
  当初天天嚷嚷着没钱,想来也是为了拉拢他们。
  
  这得亏是秦始皇没追究,不然他就真凉了!
  
  ……
  
  来至书房,莲萍也送上饭食。黄酒是必不可少的,蒸过的腊肠切成晶莹剔透的薄片,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还能看到油脂冒出,看着就有食欲。还有红烧酱肘子,看的项羽不住咽唾沫。油炸花生米是必不可少的佐酒小菜,还有便是炸的酥脆的韭菜盒子。
  
  望着琳琅满目的菜肴,项梁忍不住长叹。
  
  “昔日我项氏世代为将,为荆楚大族勋贵。自那赵政灭楚后,吾等便东藏西躲如那过街硕鼠,这些年好不容易方在江东扎稳脚跟。来的路上盘缠用尽,若非得人资助,只怕还无法来至泾阳,这沿路所食无非是餱米稻粢。不怕卓公笑话,吾叔侄二人已有数日未见荤腥。”
  
  “既是如此,那勿要再客气。来来来,快尝尝。这瓜怂别的本事没有,做起饭食来的确有些本事。府上的庖厨厨艺精湛,还以铁锅炖菜,味道鲜美可口。就因为这,某回至泾阳后还胖了不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