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30章 众生百态,诈尸了!

第130章 众生百态,诈尸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入夜。
  
  卓草正在翻阅竹简。
  
  秦腾就坐在他对面,捧着陶碗细嚼慢咽。这碗粥,他是真的喝不习惯。猪肺猪肝处理的再干净,他也吃不来。只是这几日他也没开过荤腥,有点肉味总比吃粟米粥来的强。
  
  “看来,这粮食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省着些,可能五六日。”
  
  秦腾放下陶碗,算是稍微恢复了些。
  
  “吾看过谷口县的账目,似乎有些问题。秦公且看,这亭内有百余户人家,舆田有四百多亩。租却只有三十余石?去年吾记得关中并未欠收,且有郑国渠浇灌,关中各县均亩产超过五石。何故,此地佃租仅仅只有这么点?”
  
  “嗯?”
  
  秦腾顿时蹙眉,旋即接过竹简。
  
  再三审视后,眼神顿时就变了。
  
  “前县令贪污不成?”
  
  “吾也不清楚,但与存粮也对不上。总之,谷口县的账目必然是有问题的。现在谷口县粮食短缺,不知秦公可知城内有何富商?能否让他们捐些粮食,实在不行吾也能花钱买下来。”
  
  卓草左掏掏右掏掏,面露尴尬。
  
  最后,只得把块玉佩拿了出来。
  
  这是苏荷送给他的,说是扶苏佩戴的。
  
  没错,就是送的!
  
  “这……这不是长公子的玉佩吗?”
  
  内史腾毕竟是秦廷顶尖勋贵,自然是一眼看出。这块美玉据说是昌平君赠予扶苏的,扶苏对其极其珍视。他记得扶苏大婚之时,秦始皇赠予他块品质极好的蓝田美玉。其实意思已很明确,就是让他以后别再佩戴昌平君所赠美玉。
  
  结果倒好,扶苏把秦始皇赠予的美玉放在珍贵的木盒内,干脆是供起来。而他则是继续我行我素佩戴这块美玉,可现在怎么落卓草手里了?
  
  “啊对,是的。”
  
  “这玉佩,卓生从何而来?”
  
  “小苏给的,他有愧于我非要把这玉给我。”
  
  “小苏?”
  
  “咳咳,就是苏荷。”
  
  “……”
  
  内史腾都差点被饶晕过去。
  
  说到底,就是扶苏送给卓草的!
  
  好家伙,扶苏难不成开窍了?
  
  这得亏是扶苏不在,不然非得吐血不可。这玉佩分明是卓草半要半抢走的,怎么成他送的了?
  
  “卓君是打算以这玉佩买粟米?”
  
  “不啊,我打算用这玉佩要挟他们。这可是长公子扶苏的玉佩,他们怎么着也得给几分面子吧?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有扶苏的玉佩在,他们难不成还敢涨价不成?”
  
  “应该……是没用的。”秦腾神色淡漠道:“当地最大的商贾,莫过于安乐君知枢的亲眷。”
  
  “安乐君?”
  
  “秦国宗室之人,乃陛下胞弟。爵至安乐君,享食邑千户。位列九卿少府,地位极高。”
  
  “草,关系户!”
  
  “?”
  
  “我是问他们关系怎么样?”
  
  “汝觉得呢?”
  
  卓草没说话。
  
  他依稀记得史书上写过,章邯才是少府。只不过太史公记录的并不算全,章邯担任少府是二世时期。至于秦始皇当政,究竟谁是少府还真没人知道。没成想,竟还冒出个皇亲国戚来?
  
  其实类似于宗正少府这类官职,往往都是由秦国宗室子嗣担任。就像是宗正赵亥,人就是货真价实的皇亲国戚,算是秦始皇叔伯。
  
  少府掌皇帝私产,照料皇帝日常生活起居。按照秦始皇的性格来说,他挑个自家人担任也很正常。至于后续变成章邯,想来是被撸下台了。前不久他那傻老爹还让他调查少府的账簿,只是他比较忙就一直没去核对。
  
  秦始皇若不怀疑,怎会让傻老爹秘密调查?
  
  嘶……
  
  卓草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又或者胡亥登基后大开杀戒,连公主都没放过。像安乐君这样的皇亲国戚,怕是也逃不了!章邯能担任少府,也可能是被杀的没人了?
  
  “安乐君就在谷口城?”
  
  “这倒不是。”秦腾摇摇头,淡漠道:“只是他宗族旁支垄断了此地买卖,名为富德,年有四十余岁。仗着这层身份,在谷口城内也是横行无忌。老夫曾多次上谏,只是其做的比较干净利落罢了。这贾人,有几个是干净的?”
  
  “我!”
  
  “呵……”
  
  秦腾笑了笑,都没好意思拆穿卓草。
  
  论敛财钻空子的本事,富德可没卓草厉害。
  
  “咳咳,就是说安乐君不在此地?”
  
  “这是自然。”
  
  “富德可有爵位?”
  
  “不过公士。”
  
  “可有官职?”
  
  “无。”
  
  “那就简单了,我带人去找他要粮食。若他老实卖我倒还好说,如若不肯我便直接抢。此等天灾国难,皆是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区区个公士贾人,仗着宗族旁支的身份,便能藐视秦法不成?!”
  
  内史腾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其实也在他的预料中。
  
  秦始皇可都说了,卓草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闹出天大的事来,都有皇帝给他兜底。但他却不便插手,免得得罪安乐君乃至宗族旁支。
  
  这秦廷朝堂的水,很深很浑。
  
  他本为韩人,后来投靠秦国。自灭韩后便不再率军出征,终究是身份的缘故。这些年来是兢兢业业,一步都不敢走错。秦廷派系林立,左右丞相把持话语权,公室宗族地位殊荣。哪怕他成为内史,依旧是如履薄冰。
  
  爬的越高,摔的越狠!
  
  这点,他心知肚明。
  
  得罪安乐君,便等同得罪大半个宗族势力!
  
  相反,卓草有泼天大功傍身,更得皇帝重视。此次就是直接明抢,那安乐君也不敢说卓草的不是。这事卓草做得,他最好是别插手的好。
  
  “先干他再说!”
  
  “同去同去!”
  
  韩信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旋即起身。看着谷口城内一片死寂,他心情郁闷的很。现在心里头烧着股无名之火,急需发泄。要碰到个不长眼的,他绝对得冲上去打头阵!
  
  ……
  
  ……
  
  奢华的府邸,坐落于县城中心地区。两面环水,四周还种植着桑树,依稀还能看到有还未成熟的桑葚。只是,没人敢采摘桑葚吃。
  
  因为,这是安乐君的府宅!
  
  虽说安乐君人不在这,可他的魂在。
  
  有妇人抹着泪,徐徐来至门前。拉着半人高的女娃,最后敲动木门。就这简单的动作,就好似是用尽全身的力气那样。
  
  “呦,来了?”
  
  贼眉鼠眼的中年人打开房门。
  
  左顾右盼,确认没人跟着。
  
  “想清楚了?”
  
  中年人冷冷一笑,“老夫与你说过,这病没人能治。除开吾家家长外,无人能治好你夫婿的病。那卓草不过吹嘘罢了,懂什么医术?看看,还把活生生的两个人给治死了。他那什么药,完全就是害人的。”
  
  “整个谷口城,就我家宗长能治这病。把你女儿交给我,我给你带进去。明日带她回去,自然会把药交给你,然后治好你的夫君。”
  
  妇人已哭成了泪人,望着眼前懵懂无知的女娃,紧紧将其搂在怀里。她女儿不过十二岁,要经历什么她能不知道?
  
  瘟疫当前,有人如谷口县令身先士卒,纵死无悔。也有喜这样的人自远处冒死而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同样也有人浑水摸鱼,趁机鱼肉百姓。
  
  在街道上跳大神的巫医,让黔首献上本就不多的粮食肉块。说是祭祀昊天上帝,其实全被他们给吞了。给他们点香灰让他们冲水喝,便说是能包治百病的良药。
  
  人死了?
  
  他们根本不会正眼去看上哪怕一眼!
  
  别人的死活,他们压根就不在乎。
  
  死了,便死了。
  
  这年头人命不值钱。
  
  特别是黔首的命,没人会在乎。
  
  ……
  
  富德,其实也是如此。
  
  他有公士爵位,更是安乐君的远方胞弟。
  
  只是,他做的比这些巫医更令人发指!
  
  他说自己有能治愈瘟疫的良药,但得要未及笄的女娃来取,其余人一律不得入府。女娃还得长得好看懂事,只要诚心诚意他便会赐下良药。前几日,有人甚至在子夜听到府上传来那撕心裂肺的哀嚎呼救声。
  
  所谓的良药,无非只是愚民的罢了。
  
  只是对很多人而言,同样是个希望。哪怕再渺茫,也总归会有人来尝试。这些可怜的女娃,就这么被人给糟蹋的不成人形。有的第二天是被拖出来的,连路都没法走。随手丢给他们包草药,便被视作能治愈瘟疫的神药。
  
  就算真的没用,他们又能如何?
  
  妇人紧紧搂住女娃,眼泪如雨珠落下。
  
  “君上,可以换我吗?”
  
  “不行,只有未及笄的女娃方可。”
  
  妇人眸子中只有绝望,望着自己女儿满是不舍和愧疚。这是她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几乎就是从她身上割下来的肉。这年头生个孩子和去趟鬼门关都没区别,现在却要她亲自送自己女儿去接受那非人的摧残,她心里如何能好受?!
  
  这就是在用刀剜她的肉!
  
  “还想不想要药了?”
  
  “老夫不怕告诉你,求药的人很多。”
  
  “要!”
  
  妇人抹着泪站起身来,用手拂去鬓角凌乱的发丝。女娃其实很懂事,到现在也是不哭不闹。虽说脸上脏兮兮的,可看的出来底子很好。特别是深邃的双眸,水汪汪的透着股灵气。
  
  望着管事拉着女娃准备关上木门,妇人是死活都不肯离开。无力的瘫坐在地,此刻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无助的嚎啕大哭着。
  
  “慢!我也是来求药的!”
  
  就在此刻,房门却是被人生生推开。
  
  贼眉鼠眼的管事望着来人,顿时面露诧异。
  
  “你是何人?”
  
  “卓草。”
  
  “你也来求药?”
  
  “嗯,我是来给你求药的。”
  
  “什么药?”
  
  “后悔药!”
  
  卓草面无表情的抬起手来。
  
  弩箭贯穿而出,笔直刺入这管事的脑门。接着他向前走了数步,抬手捂住女娃的双眸,顺手把他交给妇人。
  
  “你先走的好,免得这里的事连累了你。他所谓的药是骗人的,这样的骗术未免也太蠢笨了些。你丈夫的病现在还不算严重,没事的。”
  
  卓草连头都没回,平静的开口。
  
  他现在其实很冷静。
  
  只是,他今天又要杀人了……
  
  这家人恰好是卓草认识的。下午安排人手转移至甲级疫迁所的时候,卓草是看到妇人在嚎啕大哭,便问过内史腾关于她家的事。
  
  妇人的丈夫是谷口城伍卒,自瘟疫爆发后便一直在前线做事。帮着照料病人,帮着搬运尸体。只是他丈夫因为防范不足,也染上瘟疫病倒在床。到现在没人帮没人管,家里头的积蓄早已挥霍一空。
  
  其实,卓草很不喜欢杀人。
  
  因为,这股血腥味会令他很不舒服。
  
  他本想先君子后小人,毕竟得罪个安乐君对他也没好处。这家伙还是九卿中的少府,欠了他不少钱。卓草先前甚至想过给安乐君送礼来着,只是看到这幕后,他实在忍不了。
  
  真要惹毛他了,他跟着张良造反又如何?
  
  他是很敬畏秦始皇,可他不是舔狗。如果秦始皇纵容袒护安乐君,要问他的罪,那他也没话说。大不了卷铺盖带人跑路,天大地大何处不能为家?
  
  内史腾自后面走了出来,摇摇头。
  
  “卓生,你还是冲动了些。”
  
  “今晚我要他的命!”
  
  卓草怒目而视,将韩信怀中抱着的宝剑抽出。
  
  “你们都不必动手,勿要连累你们。”
  
  “卓君,我们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秦法连坐,汝若是出了事,吾等焉能逃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