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23章 迪化大秦,侯生

第123章 迪化大秦,侯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卓草掂量着美玉,透过阳光仔细打量。色泽通透,玉璧刻有云纹,云卷云舒。以楚字刻有扶苏二字,看的卓草不住咋舌。
  
  “好家伙,你这玉佩得亏落我身上了。”
  
  “??”
  
  扶苏满脸问号。
  
  咋滴?
  
  你坑我的玉佩,我还得谢谢你不成?
  
  “这玉佩,是长公子给你的?”
  
  “没错!”
  
  “小苏,你待会可还得请我吃饭。”
  
  “为何?”
  
  “我救了你一条命啊!”
  
  “……”
  
  卓草随手拿起玉佩,淡漠道:“我问你,这上面可是楚字?”
  
  “你也认识?”
  
  “废话!”
  
  不光楚字,六国文字他都认得。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不知道。
  
  扶苏面露诧异,卓草懂赵字或者大篆小篆都很正常,他为何还识得楚字?
  
  至于这块美玉,则是昌平君昔日赠给他的,他是一直都留着当个念想。昌平君告诫过他,君子如玉,温润而泽;君子如水,利物不净。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与玉比德焉。这块玉佩他始终随身佩戴,到泾阳后方会收至怀里。
  
  “扶苏脑子缺根弦,你也缺?不知道皇帝不喜楚系?你挂着楚国的玉佩在咸阳晃悠,指不定就被人抓去喝茶。”
  
  “……”
  
  扶苏望着玉佩,无奈点头。
  
  当初为清洗朝堂楚系,秦始皇可是费劲不少心思。李信伐楚失利算不得是他自大,纯粹是昌平君在背后腹地叛乱。这就导致李信不得回防,最后给包了饺子。
  
  芈夫人以死上谏,惹得秦始皇赐下毒酒。因为其母的缘故,秦始皇明令后宫不得干政。芈夫人还护着自己娘家人,这让秦始皇更是震怒。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已是秦国夫人,就该断了楚国的念想。最后连带着扶苏也因此受到牵连,在朝中地位暴跌。
  
  “你拿着这玉佩,不会有事?”
  
  “我这是为你生命安危着想,方才收下。不然你就是送给我,我都不要。”
  
  卓草义正言辞的把玉佩收了起来。过两天找喜过来估个价,若是价钱合适,他就连带着把老蒙先前给的玉环一块出了。对他来说钱是最实在的,他也没什么收集癖好,毕竟美玉还不如齐地的天然水晶有用。
  
  他家里头有个水晶杯就是收上来的,通体透明没有任何瑕疵裂纹。这杯子的样式款式就和后世的玻璃杯差不多,都是他平时用来喝酒的。
  
  扶苏打量着卓草,怎么看都不像。
  
  “反正我又不去咸阳,我就是戴身上也没几个人认识啊!”
  
  “……”
  
  扶苏被秀的头皮发麻。
  
  泾阳虽说是京畿之地,可距离京师还有些距离。当地识字的都没几人,认识楚字的只怕是屈指可数。除开曾在南郡为吏的喜,怕是无一人认识。
  
  秦始皇走在前面,脸上挂着笑容。有些话他其实不太适合去说,借卓草之口反而更能令扶苏意识到自己有多愚蠢。
  
  至于这玉佩,其实他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昌平君已经死了,楚国八百年国祚彻底崩塌,扶苏留着玉佩倒也无妨。只是扶苏身为长公子,心里头应该有点数长点心,天天挂着到处晃悠总是会惹人嫌。若非是昌平君送的只是出自楚地,他连说都不会说。
  
  “咋样,你说你该不该请我吃饭?”
  
  “你要在皇帝面前晃悠,肯定把你咔嚓了!”
  
  “呵……呵呵……”
  
  扶苏是皮笑肉不笑,纵然卓草说的有道理,这家伙也不靠谱,摆明是为自己谋利,小人也!
  
  “对了,你让我帮的事也已做好。”
  
  “怎么说?”
  
  “十二个方士都已在府上候着。”
  
  “可以可以!”
  
  卓草顿时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看,扶苏这面子还是很大的。这换别人谏言,怕是能被拍死。扶苏说两句,就能放了这些人。
  
  “皇帝有言在先,他们已被贬为奴籍,归于小草所管。他们的命,也都由你说了算。”
  
  “草……”
  
  “嗯?”
  
  “你说这皇帝怎能如此小气?!”
  
  “???”
  
  秦始皇差点没翻脸。
  
  朕小气?
  
  若非看在你这瓜怂的面子上,怎会释放这些方士?
  
  “瓜怂,你可别胡咧咧。”
  
  “咋咧?我说错了吗?”卓草随手拾起狗尾巴草,一边甩一边拒绝,骂骂咧咧道:“我现在好歹是爵至五大夫,在泾阳横着走不成问题吧?按理说,我还得有奴仆不是?我等了小半年,连个鸟毛都没看见。奴仆呢?”
  
  “……”
  
  真要按规矩,其实公士爵位就会配有奴仆。赏赐应该是田一顷、宅一处和仆人一个。奴籍是最低等的,没有任何人权。他们论地位甚至还不如牛羊,就算打死他们也只需要向官府报备,然后再缴纳罚款便可。
  
  奴隶都是官府贬斥的隶臣妾而成,由官府登记簿册,再分给应有的勋贵。包括莲萍他们全都属于奴籍,属于是卓草的私人财产。先前卓草也曾想上报,给莲萍改成寻常人家的户籍。要知道奴籍被扣上,以后的子子孙孙那都是奴籍,全都要给家主卖命!
  
  只不过,没人乐意的。
  
  莲萍还说要改她的户籍,她就去投井。
  
  最后,这事只得就此放下。
  
  就说五大夫,按规矩其实要配十位以上的奴仆。当然自己也得有本事养得起,奴仆虽然没工钱却也得要管口饭吃。等到现在,反正卓草就是空有爵位名,实质性奖励就没瞅见。现在倒好,秦始皇借着方士之名,便算给他补上了?
  
  “你懂什么?”
  
  “你懂?”
  
  秦始皇提起棍子便要动手,可卓草却躲在扶苏背后。“小苏,你动手揍他。反正他不是你爹,往死里揍他,我给你撑腰!”
  
  “……”
  
  我还想多活两年!
  
  秦始皇饶了大半圈没揍到,只得愤愤然道:“额和你说,皇帝此举已是相当不容易。你想想,这些方士毒害皇帝。皇帝敕令将他们贬为刑徒,在骊山修造皇陵。因为你的缘故方才会改为隶臣,而后成为你的奴隶。你不知感激,还说皇帝的不是?”
  
  “你这就是典型的不懂装懂。”
  
  “???”
  
  瓜怂你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皇帝自有其道理,看似恩荣实则是在拉拢。我今日受其恩惠,以后不得老老实实的帮他干活?你别忘了,当初你可是造反头子。虽说现在成了密探,却也不可能受重用。他只是利用你对付六国余孽罢了,早晚都得出事。我受你连累,也是半差不差。”
  
  “……”
  
  李斯被秀的头皮发麻。
  
  秦始皇真有这想法?
  
  这就是扯淡!
  
  他追随秦始皇多年,从未见过秦始皇如此器重个弱冠青年。卓草有功不假,可他干的混账事也不少。别的不说,天天变着法的想着钻秦律空子,这tnd是人干的事儿?
  
  这要换别人来,骨灰都给扬咯!
  
  “草啊……”
  
  “嗯?”
  
  “你以后别想这么多,累!”
  
  “我也想像你这样当个饭桶,天天白吃饭。”
  
  “……”
  
  秦始皇是面红耳赤,恨不得直接刀了卓草!
  
  ……
  
  ……
  
  卓府。
  
  喜君翻阅着竹简,偶尔抬头看眼这些衣衫褴褛宛若流匪的方士。卓草可真是不给他省心,三天两头就给找他麻烦。好不容易消停几天,又突发奇想说是要找方士担任医卜。
  
  卓草不靠谱,秦始皇更不靠谱!
  
  明明已经这些方士贬斥为刑徒,就因为卓草的请求就改成了隶臣。十来人便当做赏赐给卓草的奴隶,一股脑全塞了进来。
  
  按喜的看法,卓草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以方士充作医卜,也是方便当地黔首。自掏腰包免费给他们看病治病,这福利待遇就是他看到都眼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