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18章 在下楚留香,大戏落幕!

第118章 在下楚留香,大戏落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冒顿环视四周,也是意识到不妙。战场极其混乱,士卒厮杀怒吼伴随着战马嘶鸣。箭簇乱飞,他的左臂都中了一箭,疼的他五官都几乎扭曲。他的千里宝马躺在地上,鲜血已将地面所染红。
  
  放眼望去,数千秦卒已与陈豨他们交手。盾卒举盾往前顶,后面则是以长铍铁戈袭杀。场面极其惨烈,双方每时每刻都有人暴毙。
  
  “杀!”
  
  “杀冒顿,当狼王!”
  
  “杀冒顿,当狼王!”
  
  陈豨率十余精锐相助扶苏,时不时抬头看天。
  
  他只想知道,楚留香何时出手?
  
  这些死士皆是他暗中训练而成,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秦卒所杀,他心里也不好受。在屠睢敕令下,秦卒都已恢复。开始形成包围圈,显然是要将他们给困死坑杀!
  
  这些秦卒可都是训练有素,百战而不死老兵。个个都是身经百战,乃是经过精挑细选的猛卒。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精通各种兵器。在屠睢的指挥下,各司其职,已自混乱中恢复。
  
  他们不知是真的被死士拖住,还是根本不想帮冒顿。压根是不急不躁形成包围圈,慢慢推进。陈豨越看是越觉得奇怪,为什么?!
  
  秦国不是与匈奴结盟了吗?
  
  不是要护送匈奴太子冒顿去边塞吗?
  
  为什么却不出手帮忙?
  
  陈豨虽然心中疑惑,可现在却是由不得他。就看到诸多死士冲杀在前,硬扛着箭雨扑向匈奴。
  
  冒顿望着被有意分割的战场,心里都有些着急。他还有很多事都要去做,怎么能倒在这?他大概也看出来了,秦人压根就没想保护他,就想让他死在这。至于陈豨这票人,怕是秦人自导自演的罢了!
  
  若非自己人,为何不来保护他?
  
  足足数千人,全都在边上布局看戏。至于他这位匈奴太子的死活,没人管没人问。
  
  这合理吗?!
  
  “杀!”
  
  “不要让他们过来!”
  
  “放箭放箭!”
  
  土狼望着不断后退的冒顿,当即自战马跳了下来。“太子,你骑我的马赶紧离开这,我们掩护你!”
  
  “好!”
  
  他们都是冒顿的忠仆,冒顿活着他们才有机会活着。如果冒顿死了,他们就算是逃回草原也会被单于杀了祭天。
  
  “想跑?”
  
  陈豨将手中长铍当做标枪,直接朝着冒顿袭来。土狼见冒顿正在上马来不及躲避,猛地蹦了起来,被长铍瞬间洞穿心脏,跌落在地喷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在这时期如此伤势,显然已经没得救了。
  
  冒顿只是看了眼,而后便骑着战马逃窜。简单粗暴的自尸体上踏过去,根本就不顾其余人的死活。这其实就是匈奴的传统,危机时刻他们会保存部落中的强者和地位高的。至于弱者,只会被他们所舍弃。
  
  “苏君!!”
  
  “不会让他跑的!”
  
  扶苏纵身一跃,借助悬崖峭壁纵身飞跃。但是,他的速度不可能追得上冒顿。更别说还有不少匈奴死士拼死抵抗,拖延时间。扶苏自然也都知晓,眼眸猛地一寒。
  
  左手抬起机扩声响起,袖箭自他袖口中攒射而出吗,精准命中冒顿的后背。鲜血喷溅,冒顿吃痛之余却还是死死支撑,未曾落马。他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哪怕现在没有马鞍和马镫,他依旧能稳稳用大腿稳住自身不落马。
  
  他是匈奴天赋最好的勇士!
  
  绝不言败!
  
  “驾!!”
  
  冒顿冲散人群,他知道只要自己能逃出去,那就有希望。不走银狼谷,他完全能绕道而行。最多三五天的时间,他就能自北郡逃离回草原。今天的耻辱他铭记于心,假以时日他一定要报仇!
  
  望着落地喘息的扶苏,冒顿顿时冷冷一笑。
  
  我赢了!
  
  就算他们偷袭,他依旧能逃出去!
  
  秦人,也不过如此!
  
  可惜,他高兴的太早了。甚至都没注意到前方遍布着的铁蒺藜,等战马踩踏进去后顿时发出凄厉的嘶鸣声。四个马蹄皆是被铁蒺藜刺穿,直接不受控制的滚落在地。
  
  铁蒺藜自战国时期就有,有4根伸出的铁刺,长数寸,凡着地均有一刺朝上。正所谓狭路微径,张铁蒺藜,芒高四寸,广八寸。这不光是针对骑兵的大杀器,对于步兵同样有着限制,能用以迟滞敌军行动。
  
  陈豨论政治谋略差了些,可要说用兵上面他还真没怕过谁。他冲下来的时候,便已料到冒顿可能会逃窜,特意命人布上铁蒺藜。战马马蹄只要被铁蒺藜刺穿,基本上就废了。
  
  冒顿自地上爬了起来,灰头土脸的。一只铁蒺藜直接刺入到他的左眼,鲜血淋漓。剧痛令他说不出话来,全身都几乎散了架。
  
  “保护太子!”
  
  “保护太子!”
  
  残存的匈奴完全是不顾生死,拼了老命的朝着冒顿方向而来。他们职责所在,必须得保护冒顿周全。一个个全都是宛若疯狗,直接是以命搏命。陈豨这边人数本就少,一时间反倒是被杀了不少。
  
  “苏君!”
  
  “就看你的了!”
  
  陈豨拼死挡住匈奴,自己后背则被劈了一剑。
  
  如果不是穿着皮铠,只怕得是重伤!
  
  扶苏手中长铍已经折断,他便重新抽出利剑。一步步朝着冒顿方向而去,他的速度并不快。而是在等着机会。陈豨这三百来号人,基本已经死绝了。匈奴这边也是所剩无几,这场戏也能落下帷幕。
  
  “你……你究竟是谁?”
  
  “重要吗?”
  
  听着冒顿那颤抖的声音,扶苏是毫无波澜。匈奴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算人。杀个匈奴,只会赢得一片叫好称赞声。大概就类似于杀了头祸害乡里的野猪恶虎,绝对担得起一声壮士!
  
  泾阳倒是无所谓,北郡九原云中……这些边陲郡城经常会遭受到匈奴的劫掠。年年几乎都会南下抢夺物资,打完就直接跑。偏偏他们速度快的很,想阻拦都没法挡住。秦始皇修造长城,便有这目的。另外也能以长城充当要塞,随时出兵草原。
  
  双方之间是死仇!
  
  见了面直接下死手,那都无所谓。
  
  “你……你是楚留香?”
  
  “刚才的是飞箭?!”
  
  冒顿忍着剧痛,一步步向后退去。他现在没死那都算是体质好,从战马上摔下暴毙的不知多少。他是因为骑术好,摔下来的时候以巧力减轻了冲击。即便如此他现在也不好受,浑身都没力气。只能提着口气,勉强站着而已。
  
  “苏君,杀了他!”
  
  “我们撤!!!”
  
  陈豨环顾四周,战场上极其惨淡。他带的三百来号人已经全部战死,匈奴这边只剩下十余个负伤的。秦国当然也死伤不少,只是人数本就占优势。再加上装备更为精良,单兵作战能力也更强,反倒是依旧保持着战阵。
  
  再不杀了冒顿,他们全都逃不掉!
  
  陈豨心里无比急躁,他不明白这传说中的盗帅楚留香为何没有出手。只是他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只要杀了冒顿那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而后撤退便可。
  
  见扶苏还磨磨蹭蹭的,陈豨当即向前走去。他忘记张良叮嘱过他的,只需要紧紧跟着扶苏便可。走在扶苏前面,还没来得及出手便听到背后机扩声响起。
  
  这次,扶苏抬起的是右手。
  
  袖箭一次只能发一支,重新装填也麻烦的很。在战场上瞬息万变,前一秒在砍人下一秒可能就会暴毙。所以卓草专门给扶苏准备了两个袖箭,各自藏再左右手。
  
  陈豨瞪着不可思议的眸子,转过头来。
  
  “苏君……你?”
  
  啾!!!
  
  近距离攒射,袖箭的威力还是很强的。精准命中陈豨的眉心,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已暴毙倒地。睁着浑圆的眸子,面庞满是不可思议。他到死都没明白,为什么苏荷要杀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