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17章 剑在手跟我在,杀冒顿!

第117章 剑在手跟我在,杀冒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冒顿骑着黑色骏马,走在最中间。
  
  骏马头面平直而偏长,耳短四肢长,肩高丈许,四肢发达有力,两眼距离大。披着乌黑透亮的皮毛,在诸多戎马中显得是鹤立鸡群。匈奴有着天然的牧场,水草肥美,饲养的战马在中原也都极其出名。
  
  按理说他是能乘坐马车的,只是被他给拒绝了。他们是天生的勇士,是在马背上长大的战士!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他更是匈奴太子,为草原上的雄鹰,怎能乘坐马车?
  
  头戴银羽毡帽,马背上挂着稠木弓弩。
  
  着皮甲,腰负剑。
  
  冒顿知道,他回去这条路必定极其凶险。他带了足足上百位奴仆,全都是忠心耿耿的死士。这些都是他暗中栽培的,他们甚至会违背单于的命令,也不敢忤逆他。
  
  “太子。”
  
  “嗯?”
  
  说话的正是土狼,他们现在用的是匈奴语言。
  
  “我们已离开咸阳境,正朝着北郡方向而去。如果不出意外,半日后便会抵达至银狼谷。只要出了银狼谷,便是宽阔大道。”
  
  “切记,要小心!秦人素来言而无信,背信弃义的事更是干过多次。昔日楚王被结盟之名诓骗,客死异乡。赵国奸臣郭开助秦灭赵,最后虽说被封为上卿,却是被流匪所杀。这流匪,怕是就他们自己。还有那齐王建,以为结盟便可无事,结果被活活饿死!”
  
  冒顿自幼便对中原极其感兴趣,特别是各国名将。他成长过程中,看着秦始皇挥剑灭国开疆辟土。他更是将秦始皇视作自己的目标和偶像,连他爹他都瞧不上眼。
  
  守着头曼城那一亩三分地,沾沾自喜。
  
  就头曼城,还没泾阳大!
  
  要做就做最大的!
  
  “土狼。”
  
  “在!”
  
  “终有一日我冒顿要统一草原,建立起属于匈奴的帝国。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冒顿勒紧缰绳,目露精光。战马似乎都能听懂他的话,哕哕的嘶鸣。这是他最爱的宝马,血统纯正优良,曾经有齐地商贾开价百金,他都没卖。几乎可以说是陪着他长大的,正值壮年!
  
  “太子,其实属下有件事不太明白。”
  
  “什么?”
  
  “秦国地大物博,同样也有天然的牧场,老秦人更是以养马立功立足的。为什么他们战马始终这么稀缺,甚至不惜与戎狄结盟交易?”
  
  “马量三物:一曰戎马、二曰田马、三曰驽马。秦人饲养战马的确也有些本事,也有草场。但是,他们的土地并不平整。上好的戎马经过长途奔波后,可能不到几年,就会因为马蹄磨损严重而沦为田马乃至驽马。”
  
  说着,冒顿还专门指了指地上的碎石。草原上土地柔软,鲜少有碎石。马蹄磨损减缓,戎马数量只会越来越多。只要有足够的牧草,他们就不会缺马。
  
  土狼顿时恍然大悟,点头颔首。
  
  “秦弩锐士的确是厉害,可草原终究是马背上的天下。吾胡儿三岁便学习骑射,骑羊射鼠。经过多年的练习,马上的本事可不是他们能比的。昔日赵国学习我胡人骑射,便是这道理。”
  
  冒顿其实对中原很了解,他对中原文化也很感兴趣。这些事他都是听各地商贾所提,有时候他还会专门设宴款待,邀请他们讲些中原的故事。他甚至还释放了几个诸夏俘虏,拜他们为师,专门学习诸夏礼节雅言。
  
  他以双腿紧紧夹住马腹,侧身看了过去。依稀能看到马蹄有些磨损,冒顿当即摇头叹息。就如他揣测的那样,他这匹宝马不适合在中原奔走。仅仅月余的时间,马蹄磨损的便极其严重。
  
  ……
  
  屠睢听着他们言语,眉头微蹙。他并不懂胡人的语言,这次也没带个行人过来翻译。刚开始接到这任务,屠睢其实是拒绝的。
  
  他好歹是堂堂九卿卫尉,爵至大上造。护送匈奴离开秦国,这若是传出去他今后还如何立足?他屠氏一族,今后怕是都没法抬起头做人。
  
  后来经过蒙毅解释后,他方才明白过来。
  
  这次护送是假,杀敌是真!
  
  皇帝接到密报,六国反贼会派遣狙杀冒顿。并且,地点就在银狼谷。到时候他们无需保护冒顿,必要时刻甚至得动手杀了他。另外,不能放走一个反贼。他要让这票人悉数葬身于银狼谷,一个不留!
  
  高!
  
  屠睢对此是深表佩服。
  
  难怪皇帝明明拒绝匈奴结盟,却要在外放出假消息。搞半天,原来是为了引出躲藏在暗处的反贼?!
  
  除此之外,此次盗帅楚留香也会在关键时刻出手,袭杀冒顿与反贼。到时候万万不能伤他,否则一律夷三族!
  
  秦始皇对扶苏再有不满,这家伙也是他的长子,对他更是寄予厚望。这次刺杀冒顿是没办法的办法,扶苏若是不出手,只会令张良起疑。所以,秦始皇是亲自敕令,命屠睢等人不得伤他。
  
  想认出来不难,届时扶苏会头戴玄色布帛。
  
  就算都是蒙面,也能自人群中认出。玄色布帛乃是公士方有的待遇,寻常人那都是黑色布帛。类似于六国反贼他们不尊秦法,基本都是头戴木冠玉冠,不以布帛包头。
  
  屠睢环视四周,眉头微蹙。
  
  其实他有点很好奇,到底是谁暗中相助?
  
  那楚留香,是真的?!
  
  对于秦始皇的布局,他都是云里雾里的。捋着络腮胡,捧着糍粑大口大口的咀嚼着。这都是自泾阳商贾手中得到的,就这块四四方方的糍粑都得要十钱。好吃倒是好吃,特别是炸后更是香脆。
  
  “禀屠公,此地距银狼谷已不足十里。”
  
  “吩咐下去,按计划行事。这次是难得捞军功的机会,陛下敕令杀一人可抵三人!可谁敢伤楚留香,老夫砍他的脑袋!”
  
  “唯!”
  
  卫卒抬手告退。
  
  他们也是压低声音,担心会被冒顿听到。
  
  这小子可是懂得秦语的!
  
  屠睢望着不远处的山谷,冷冷一笑。
  
  因为南征之时被无限期搁置,他心里头可都憋着股火。这次捞军功的机会来临,他心里是极其痛快。为了褒奖,秦始皇特批。斩一甲士可抵三人,这可是先前都未曾有过的恩赏!
  
  ……
  
  野狼谷。
  
  此地地势险要两处狭隘,四周林木丛生,隐匿在暗处想找都未必能找到,绝对是打伏击的好地方。
  
  陈豨以黑色葛布蒙面,身后有弓弩手已拉至满月。两地还准备了诸多巨石,以机关锁扣。只要轻轻推动,巨石便会顺着山坡滚下。另外,甚至还特地准备了大型床弩。机括搅动,弩箭足有丈许长!
  
  这算是他这些年来的家底了。
  
  “陈君。”
  
  “苏君?”
  
  扶苏摘下黑色面纱,笑着点了点头。他手上握着杆长铍,腰间佩剑。战场上,剑其实并非主流兵器。秦国最常见的还是长铍铁戈,殳(shu)盾弓弩。长铍足有近丈许长,类似于未来的长矛,只不过铍的顶端为青铜短剑。俗话说赵铍无镡,秦铍有之,秦铍便又被称作是铩。
  
  长铍以稠木制成,上面还绘刻有排小字。
  
  【十五年寺工、匠禾。】
  
  表明这杆长铍为秦王政十五年所锻造,寺工为秦国主造兵器的官署机构,禾则是铸造这杆兵器的工匠。简单来说,这就是两千多年前秦国的生产日期和地址!
  
  虽说没有保质期,却还有铸造工匠的名字。只要东西是残次品,便可根据上面的信息直接找到对应的工匠。
  
  陈豨看到扶苏后,顿时松了口气。四下环视眼,面露不解道:“为何香帅未曾来此?”
  
  “他已经来了。”
  
  “来了?”
  
  “香帅素来是只闻其香,不见其人。陈君放心便是,关键时刻香帅自会出手,解决敌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