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08章 竹蜻蜓,这不是欺负人吗?

第108章 竹蜻蜓,这不是欺负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以,老实交代吧。”
  
  卓草冷冷一笑,他可不信这小子的鬼话。
  
  吃了?你现在吃个我看看!
  
  “我是不会出卖朋友的!”
  
  “好的,你已经出卖了。”
  
  “???”
  
  “不就是胡骅吗?”
  
  “……”
  
  卓草此刻已经有数,到底还是嫩了些。李鹿在泾阳的朋友就只有胡骅,除开他外这小子还认识谁?
  
  他也很好奇,这小子到底要作甚?
  
  大半夜不睡觉,把他竹子给砍了!
  
  李鹿面如死灰,他没想到卓草竟会如此聪明。难怪他爹都对卓草束手无策,现在他算是明白了。望着卓草气冲冲的离去,李鹿心中则是升起些许想法。如果他能学会卓草的本事,他爹想必会满意到含笑九泉吧?!
  
  嗯,肯定是这样!
  
  ……
  
  “蒙卿,这书看完没?”
  
  “嗯。”
  
  “据他所记载海外也是有国度的。”
  
  “这不是虚构的吗?”
  
  秦始皇捋着胡须,满意的将书册合上。而后看向窗外,淡然道:“真真假假,谁又能明说?别忘了,他曾得白帝指点,自然会知晓些秘密。比如说那宋国隐士,太史令胡毋敬扬言从未听说过此人。还有这古龙,怕也是如此。”
  
  “朕记得邹衍曾说过,九州不过只是区区赤县神州尔。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也。於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一州。”
  
  “确有此事。”
  
  蒙毅颔首点头。
  
  邹衍可是好人呐!
  
  他提供的五行轮回始终学说,那可是给秦国兼并天下代周而行,提供了夯实的理论基础。简单来说,周为火德,而秦国则是水德。水克火,所以秦国代周乃是顺天而行!
  
  另外他还提到大九州学说,简单来说就是这世界更为广阔。大禹九州只是小九州,加起来不过是赤县神州而已。在海外,还有更为辽阔的大地!
  
  千万别觉得奇怪,这事古人其实早就已经知晓。秦始皇派遣徐福出海东渡,真的只是为了寻仙求药?谁家求药会在船上载满工匠和谷物种子的?
  
  “所以,海外是有国度的。待徐福有幸归来,知晓异国所处之地,朕必要遣三万楼船之士开辟新的国土。朕要广征四夷,教通四海!令我大秦疆土无边无际,岁岁不休!”
  
  蒙毅望着秦始皇,只觉得热血沸腾。自秦灭六国后,其实秦始皇也稍微放松下来,甚至有点失去奋斗目标的感觉。大秦的敌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四周虽说还有百越之流的戎狄,可他们不可能是秦国的对手。倒在秦弩战车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秦始皇派遣徐福出海寻仙求药,也是想让徐福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若能遇到有异国蛮夷,那不就又有奋斗目标了吗?
  
  “陛下是说,这书上所言是真的?”
  
  “如山海经这般,半真半假罢了。”秦始皇随手放下书册,淡淡道:“有趣倒是有趣,只是写的太慢了。用以消遣倒是可行,至于其他的似乎也没什么用。”
  
  “他有大才,却偏偏不去做些正事。前不久扬言说要五年超越临邛卓氏,到现在也没见其有什么动静。无非便是拉拢卝人,打探些琐碎的消息。”
  
  秦始皇对卓草可谓是寄予厚望,就等着卓草怎么打卓潼的脸来着。可结果倒好,偏偏等到现在也没个动静儿。写的书的确有趣,可和这炼铁冶铜比起来还是差太远了。他更加希望能看到卓草做些实在的事,总不能每日都三点一线。
  
  “陛下是否觉得对其要求高了些?”蒙毅笑着打趣,他这也是在帮卓草说话。“他这几日风头正盛,臣听说有诸多官吏都想来拜见他。若非陛下敕令,只怕府邸门槛都要被踏破。”
  
  “哈哈!”
  
  秦始皇这么做一来是保护,二来是防止穿帮。
  
  “他很聪明,懂得韬光隐晦暂避锋芒。年纪轻轻便能如此,倒是难能可贵。只不过,有朕在此他大可施展,无人敢来寻他的麻烦!”
  
  “想来他是不知道的。”
  
  ……
  
  ……
  
  泾水河畔。
  
  胡亥扛着十余颗青竹颠颠的来至田圃处。
  
  “雎鸠!”
  
  “雎鸠!”
  
  “我把竹子带来了!”
  
  隔着老远,胡亥便冲着田内干活的雎鸠嚷嚷。望着地上的青竹,雎鸠满是诧异。她昨天也就提了嘴,胡亥真的全都搞来了?
  
  “这都是从哪来的?”
  
  “先生给的。”
  
  “啊?”
  
  胡亥满不在乎的席地而坐,笑着道:“反正是先生给的,你放心就是,咱们抓紧时间多做点竹蜻蜓。对了,昨天先生还送我个小竹人,你看看。”
  
  “竹娃?”
  
  胡亥自怀里取出个物件。
  
  其实就是以一节节的竹子制成的玩具,中间用麻绳连接。然后再画上人脸,只要拉动下面的麻绳就能动。活灵活现的,和后世的玩具类似。卓草小时候家里头穷买不起玩具,老木匠便用剩下的边角料给他做些玩具。
  
  老木匠做了大半辈子的活,村里头名气很高。桌椅板凳全都能纯手工打出来,从来不屑于用钉子。用的是一代代传下来的榫卯结构,同样结实得很。
  
  “诶?这个好有趣。”
  
  “嘿嘿,有趣吧?”
  
  胡亥揉了揉屁股,都没好意思说。
  
  这是卓草送的吗?
  
  这小子偷偷摸摸往他书房跑,被卓草抓了个现行!狠狠抽了他顿,见他死乞白赖的非要这玩意儿,卓草最后还是给他了。本身就是闲来无趣打发时光的,胡亥喜欢拿去便是。
  
  卓草算是懂了,难怪他说书房现在乱糟糟的。还以为是莲萍没有打扫,有时候还会丢些东西。现在找到了,就是胡亥这家伙干的!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
  
  “有趣是有趣,可好像有些难做。”
  
  “不难的。我做这个,你做竹蜻蜓。”
  
  “唔!也行!”
  
  望着二人忙活,辰伯在远处无奈叹气。雎鸠如此,其实也是想帮着家里点。毕竟辰伯得一个人干活,家里头虽不缺口吃的却也是紧巴巴的。她的娘亲还卧病在床,隔三差五就得去抓药。在课外闲暇之余做点事,雎鸠并不觉得疲惫。
  
  胡亥就不同了,这小子压根就不缺钱。他纯粹是来凑热闹的,只觉得做这事很新鲜很有趣。然后就是想帮雎鸠,毕竟他在泾阳雎鸠可帮了他不少。每日帮他干农活不说,还经常给他送午饭。
  
  “好你个胡骅!偷我的竹子,就为这事?”
  
  “……”
  
  “……”
  
  胡亥连忙蹦了起来,望着神色古怪的李鹿。
  
  “阿鹿!你出卖我!”
  
  “我没有!”
  
  李鹿差点就哭了。
  
  他可是宁死不屈,都是卓草自己猜的。
  
  “别嚎了。”卓草摆了摆手,望着胡亥手上被木刀刮出几道口子不禁摇头,“竹子而已倒也没什么,只是好歹在我家里头种的。你们是客人,总不能不问我这主人。你们可知道,你们所作所为已触犯秦律,我可以依法处置?”
  
  别说偷竹子,偷片桑叶那都是偷!在秦国不会因为偷得东西少,就不去处置。偷桑叶和偷钱,在秦国没什么区别。只要被抓到,有一个算一个都会重罚。
  
  “胡骅知错。”
  
  “你错不问自取,错在找朋友顶包。”卓草望着胡亥,继续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若是如实相告我肯定不会拒绝你。”
  
  “真的吗?”
  
  “假的。”
  
  “……”
  
  “你与李鹿关系亲近,不该过度去消费。别等你们大了,因为这日积月累的小事反目成仇。”
  
  后世胡亥登基下旨坑杀李斯三族,说是李斯与其子李由密谋造反。这中间肯定有赵高搞鬼,可命令诏书却是二世胡亥所下。也就是说,李鹿很可能是被胡亥下令处死的。后续肯定发生过什么事,导致二人彻底翻脸,令胡亥丝毫不念旧情。
  
  虽说只是桩小事,但该说的肯定要说。
  
  现在偷竹子,那以后要窃国不成?
  
  “李鹿,你今天便留这帮他们便是。”
  
  “不用去掏粪,不用去工坊了?”
  
  “你想去的话,我成全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