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98章 全员卧底,就我是好人?!

第98章 全员卧底,就我是好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良来的快,走的更快。
  
  韩信自树梢上跳了下来,还有些许家仆。这些家仆都是受过韩信训练的,大部分都是卓草买来的奴隶。灾荒年的时候,有些人就会往关中地区逃。俗话说的逃荒,便是如此。
  
  卓草家境还算殷实,在当地名气不俗。有些父母知道没活命的机会,便会卖儿卖女。卖到卓府上,总不至于饿死。如此,一家老小也就有了活命的可能。
  
  卖女儿的多,卖儿子的少。传宗接代的想法,自古有之,也就导致卓草府上的婢女更多。他们本就受过卓礼训练,抓个小毛贼是绝对没问题。后来又经过韩信的秘密操练,单兵素质更强。
  
  方才韩信紧张的汗都出来了,隔着老远他都能感到张良的杀气。至于具体缘由,他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特别是那身后的力士,身高足足九尺,每走一步都会在泥泞的地上留下个脚印。如此高手,他都不是对手。就他们这票人若是正面交锋,怕都不是对手。
  
  “卓君,方才的人是谁?”
  
  “和你们无关。”卓草淡淡挥手,“走吧。”
  
  这可是掉脑袋夷三族的事!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他虽与韩信相识,这些日子来韩信干的也不错。可这小子为了自保,坑死自己至交钟离眛。所以,卓草对他始终是留个心眼。至今为止,也没完全信任他,更别说此事关系卓氏上百人的性命!
  
  若是泄露出去,伏荼亭都会被夷为平地。皇帝终究是皇帝,他坑杀的人可不少。卓草心里也都知道,不论任何皇帝的底线都相同,那就是绝不能造反谋逆。
  
  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可不想惹麻烦。
  
  韩信紧随其后,也没再继续追问。卓草性格如何,他心里大概有数。若是继续追问下去,反而会引起猜忌。现在卓草已是秦国的五大夫,发展势头极其迅猛。跟着卓草混,那绝对是大有前途。
  
  ……
  
  数日后。
  
  胡亥在小菜圃内施肥浇水,踩在泥泞的田地里头也不在乎。他现在才知道,原来种地还有这么多的讲究。他因为尚且年幼,还从未耕种过。他还以为红薯是长在树上的,没成想竟是在地里头。
  
  每日雎鸠放学后,总会顺手帮他做些农活。上次抓到个青虫,差点把胡亥吓死,结果就被雎鸠烤熟吃了。惊得胡亥起了升鸡皮疙瘩,差点没被她吓死。
  
  “先生说了,这种虫比山彘肉还有营养嘞。”
  
  “不了不了,你多补补!”
  
  ……
  
  今日是双休,雎鸠便在旁边务农。他们家里种了二十亩地,在当地其实不算是多的。像卓彘他们家种了足足六十亩地,毕竟他们有爵位有奴仆可以务农。大概就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地主,比他们足足高了个档次。
  
  “胡骅,这地不是这么种的。”
  
  “你怎么学了这么久还不会?”
  
  “种地要得认真,得要精心伺候。这样,土地才会回馈给我们足够的粮食。你看看苜,他今年只有十岁,还没你壮实呢,干起活来麻利的很呢!像你这样的,我爹说以后肯定娶不到妻子。”
  
  “呵……呵呵……”
  
  胡亥尴尬的笑着。
  
  其实也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雎鸠还不懂那么多。她也不会明白,有些人其实刚出生就已经站在了终点。因为投胎投的好,哪怕是天天败家也比他们日子过得强的多。
  
  “别和他说这么多,就是个懒汉。”
  
  辰伯拉着雎鸠,赶紧远离胡亥免得被带坏了。只是雎鸠却不在乎,她总是会偷偷摸摸的去帮胡亥做事。两人现在可是朋友,朋友有难自然得要帮忙。上次雎鸠被同里的稚童欺负,胡亥上去便干翻两个。
  
  胡亥在诸公子中的确没什么出息,但那也是相对的。换做寻常人家,他这就属于是天资卓著的。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胡亥现在就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他在宫中因为年纪小,与其他公子起了争执,那往往是被暴揍的那个。每次打不过,他都会去找秦始皇出头。没成想在伏荼亭内,他还成最能打的咧。三五个稚童,那都不是他对手,被他揍得是抱头鼠窜。
  
  他也学到些东西,有用的没用的都有。比如说去河里插鱼,下手就得快准狠。还会上树掏鸟蛋,上次玩泥巴还被卓草给骂了一顿。
  
  他在卓府里头绝对是最悲惨的,衣物都得自己洗。吃饭也没人来伺候他,得自己去盛。吃完了还得自己洗,洗不干净就没饭吃。
  
  哪个公子比他惨的?!
  
  “胡骅,你真准备等种完地再去草堂吗?”
  
  “没……”
  
  胡亥摇摇头,能上学谁高兴种地?
  
  他这天天种地,种的头都大了。
  
  再种两三个月,他怕是以后就只能种地咧……
  
  “其实小草先生人很好的。”
  
  “呵……呵呵……”
  
  胡亥是皮笑肉不笑。
  
  很好?
  
  这家伙就是恶鬼!
  
  比日书上记载的所有恶鬼,都要凶残!
  
  “只要你诚心诚意的认错,会没事的。”雎鸠则是自顾自的道:“你天资这么好,这些还都会。你要去了草堂,肯定能拿到奖学金的。”
  
  “奖学金?”
  
  “嗯,每月都会有考试。分数排在前三的,就能得到笔赏钱,小草先生说这就是奖学金。第一名可是足足有一百钱呢!其他成绩好的,也会送些鸡蛋什么的。”
  
  胡亥撇撇嘴,才一百钱?
  
  够他一天花的吗?
  
  “怎么样,你也觉得很多吧?”
  
  “还好。”
  
  “我爹说我要是拿不到奖学金,就不让我读书了。”
  
  “为什么?”
  
  “因为我是女儿身,他说读书没用。”雎鸠随意的坐在草地上,深深叹了口气。“所以我很羡慕你,只要你认个错就能读书,还能住在卓府内。听说每日都有肉吃咧,真好。”
  
  望着雎鸠,年幼的胡亥却没来由的心中一疼。当初他很想要块美玉,好不容易得到后却不慎落地摔碎,就和这种感觉很像。
  
  “你喜欢读书吗?”
  
  “喜欢。”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一辈子都种地呀。”雎鸠站起身来,“我想成为像苏先生这样的人,每日都能钻研学问。每日操琴击筑,再当个先生就好,这样多有趣。只是……”
  
  “放心,你肯定能拿到那什么奖学金的。”
  
  “唔,是有希望的。”
  
  兴许是因为近朱者赤,兴许是互相学习。雎鸠这段时间的算学是突飞猛进,什么四则运算简便运算都能做出来。有时候胡亥都不会的题目,而雎鸠能算出来。
  
  “呦,这地种的挺好。”
  
  卓草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在胡亥背后,惊得他险些跳了起来。
  
  “小草先生。”
  
  “不用多礼了。”
  
  扶苏望着这四四方方的小半亩地,忍不住一笑。谁能想到,这亩地是大秦少公子胡亥亲手种出来的?
  
  “胡骅。”
  
  胡亥茫然四顾。
  
  “我教你呢,你看雎鸠作甚?”
  
  “咳咳……”
  
  “觉得种地容易吗?”
  
  “不容易!”
  
  胡亥把头甩得和拨浪鼓似的。
  
  他又不是傻子,这时候不得顺着卓草?
  
  “今后,汝还敢毁坏他人庄稼吗?”
  
  “再也不敢了……”
  
  卓草颔首点头,“你这红薯种了这么久,半途而废不合适吧?”
  
  “不合适!”
  
  “这样,以后你每日上学之余便来务农。汝若是能抓到个毁坏庄稼的,那你就不必再务农。否则的话,就得给我好好耕种到红薯大熟之日!”
  
  “唯!”
  
  胡亥顿时是松了口气。
  
  甭管怎么着,今后也能上学了不是?就算秦始皇知晓,他最起码也能有个交代。若是天天掏粪种地,怕是秦始皇能拍死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