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95章 掏粪公子,他爹可真不是东西!

第95章 掏粪公子,他爹可真不是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台宫。
  
  “哈哈哈——”
  
  秦始皇望着李斯,哭笑不得道:“你是说真的?胡亥现在真的成伏荼亭的掏粪工?胡亥可真是出息,绝对是我大秦数百年来首位掏粪的公子!哈哈哈!”
  
  “……”
  
  李斯古怪的望着秦始皇,心中不解。
  
  难不成,胡亥也不是亲生的?
  
  要知道,秦始皇可是极其宠爱胡亥。胡亥会有今日的性格,可以说是秦始皇一手造成的。起初是老来得子,所以对胡亥极其宠爱。其母都被提为夫人,各种赏赐不断。
  
  胡亥出生那年,秦国灭韩吹响了征战六国的号角。说来也奇怪,胡亥年幼之时也鲜少会哭闹。次年某日夜晚却是嚎啕大哭而不止,当晚太后崩。
  
  所以,秦始皇一直觉得这怂娃子有点灵性。胡亥仗着这份殊荣,在宫廷内可是为非作歹。他年幼之时险些打碎了和氏璧,秦始皇也只是一笑了之。后来随侯珠被胡亥藏匿,让诸多婢女找了许久,秦始皇险些下令坑杀相干婢女。
  
  再往后廷议的时候,胡亥偷偷摸摸把大臣的鞋子踹的是乱七八糟。等大臣们走出来后,穿错鞋子的一大把,胡亥则是在边上咯咯嘲笑。若是换做别的公子,一顿耳刮子是肯定少不了的。可偏偏秦始皇只是将胡亥抱起来,反而夸赞他聪明机智。
  
  子不教,父之过啊。俗话说三岁定八十,某些习惯在年幼时养成再大了可就不好改咧。但他不光是胡亥的父亲,更是皇帝!他要为整个秦国而着想,每日批阅文书至子夜。还得想着该如何攻伐六国,忙的连忙后宫都鲜少会去。
  
  等灭六国后,则是稍微放松下来。看到已经无法无天的胡亥,秦始皇很想管教。去年巡游的时候便带上了胡亥,可这混小子是越发顽劣。至琅琊后,偷偷摸摸把黔首耕种的菽豆给烧了。得亏玄鸟卫及时发现灭火,方才没有酿成大祸。
  
  秦始皇当时气的差点吐血,敕令赵高必须得严格管教。同时重重责罚胡亥,命其抄写秦风诗歌。只不过,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若真有这么容易管教,那他就不是胡亥了。
  
  在他面前,胡亥会装的非常乖巧懂事。
  
  可背地里呢?
  
  秦始皇这次狠下心来让卓草管教,其实就是次尝试。因为他知道胡亥在宫里,不论找谁来当先生都没用。除非是他亲自去教,可他有这功夫吗?!
  
  思来想去,也就卓草能试试。
  
  没想到胡亥刚去泾阳一日,便给了他惊喜。
  
  ……
  
  “掏粪便掏粪,也无不可。”
  
  秦始皇倒是看的很开,反正胡亥是以太史令胡毋敬的名义去的泾阳。就算传出去了,那也是胡毋敬丢人,和他秦国公子胡亥有何关系?
  
  “公子……其实并不乐意。”
  
  “不乐意也得去掏!”
  
  秦始皇目露凶光,“去年巡游琅琊,其纵火焚烧菽豆,险些酿成山火。现在更是扯断祥瑞禾苗,此更为死罪!纵然念其年幼可以饶恕,也得让其知晓这耕种之苦。朕倒是觉得卓草此举大善,便得让他吃吃苦头!”
  
  黔首耕种极其不易,秦始皇是知道的。自秦灭六国后,他便减税至十二税一。当然这税率还是高的很,但相较于时代而言已算是不错。黔首没有别的活路,只能在泥巴地里刨土求条活路。自郑国渠修建后,关中日子越来越好过。
  
  去年卓草献上红薯后,更是令秦始皇兴奋不已。他立即命人颁布诏书,宣告天下。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晓,他秦国代周而行,乃是天命所归。祥瑞红薯,便是最有力的证明!
  
  当然,该喷的还是照喷不误。
  
  说他吹逼,故意愚民。
  
  毕竟亩产五十石,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
  
  只不过,秦始皇并不在意。
  
  待红薯层层推行下去后,他们自会知晓。
  
  不出三年,这些谣言便会消失!
  
  他如此重视红薯,可胡亥却去伤害红薯苗,这让秦始皇颇为窝火!要知道,还有很多地方求都求不来颗红薯,他怎能如此不重视?胡亥打翻玉璧他都不会生气,可再不懂事也该明白粮食对国家的重要性!
  
  李斯沉默不语,没有发表看法。
  
  他是左丞相,知道不能轻易站队。
  
  他这时候帮胡亥说话,那就是要帮胡亥。若是说胡亥的不是,那等同于会支持其余公子,以此贬低胡亥。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评价公子如何。秦始皇吐槽归吐槽,他在边上附和两句便好。
  
  “此事便不管了,若他真的不成材也没必要再回咸阳。另外,朕昨日收到河东郡守来信。说是冰雪消融至河水泛滥,辛亏他们寒冬加固堤坝方才未曾酿成大祸。呵呵,这可是卓草的功劳。”
  
  “的确如此,其总有种种奇思妙想。只是其心思不在正途上,总想着钻空子。身为秦吏不主动检举,却是三番五次的利用秦律而得利,非忠臣也!”
  
  “如丞相所言,他当如何?”
  
  “为奸臣!”
  
  “哈哈,奸臣?”
  
  秦始皇只是笑了笑,望着空荡荡的宫阙。遥想当年他还未完全掌权,那时的李斯也只是吕不韦门下小吏。他偶然撞见发酒疯的李斯,各种针砭时弊。自那后,二人共议朝政,李斯更是为他出谋划策。
  
  在间谍郑国暴露后,秦始皇大怒要遣退所有六国名仕大贤,后来还是李斯进言《谏逐客书》。若无李斯,这六国能灭,却要更废力气。而今拜相封侯,也算是对他的认可。
  
  “奸臣,用的好能利国利民。若是用的不好,则如郭开因利而叛国。乃至祸国殃民,民不聊生!卓草便为奸臣,以权谋私,奸诈无比!”
  
  提到卓草,李斯便各种倒苦水。
  
  这真不能怪李斯,谁让卓草天天让他加班的?
  
  李斯算是好的,也就嘴上喷两句而已。
  
  要知道杨端和可早就忍不了了!
  
  若非秦始皇敕令,只怕早早提剑去泾阳找卓草算账去咧。明明是秦吏当以身作则,可这混小子却天天变着法子的钻空子为自己谋利。大秦,何时出现过如此奸诈之臣?
  
  “丞相之言,倒是的确如此。”
  
  “其有大才,却不得不防。陛下勿要忘记,他曾暗中私藏红薯十万石,还有各种粮食。另外,更是暗藏豫州鼎!只怕是有谋逆之心!”
  
  “呵,现在不会了。”
  
  秦始皇自信一笑,挥手示意李斯退下。
  
  他知道李斯这么做的原因,除开他说的无非就是担心自己地位受到影响。李斯一路爬上来吃尽苦头,本就是楚国小吏,后来师从荀子学**王之术。
  
  来至秦国后,也是当吕不韦门下小吏,二十多年方有今日成就。如果卓草继续发展下去,终有一日会威胁到他!
  
  秦始皇翻阅着竹简,冷冷一笑……
  
  ……
  
  泾阳。
  
  黥痣站在旁边,望着胡亥卖力的推着粪车,无动于衷。他其实不叫这名字,只是因为他被黥面过,再加上脸上有块黑痣,所以当地都称呼他为黥痣。
  
  他并非是泾阳人士,而是来自九江郡。他还有位胞弟,因为他受到连坐刑罚也被黥面。兄弟俩被贬为刑徒,被拉至骊山给皇帝修皇陵。他的胞弟却是满不在乎,天天嚷嚷着说有人给他算过命。只要他被黥面后,就能称王!
  
  黥痣从来是不信这话的,他们家先前也是曾阔绰过的。最起码是有氏有姓,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自秦灭楚后,他们的日子是大不如前。否则,也犯不着违反禁令上山捕猎被抓。
  
  秦国对生态保护这块也有专门的律法,比方说春天不准砍伐树木。不到夏季,不准烧草作为肥料。不准采刚发芽的植物,或捉取幼兽、卵……黥痣就是杀了幼鹿,然后被抓。按规矩其实只要赀二甲便可,只是他们家没钱,俩兄弟就被充作刑徒。
  
  黥痣受过诸多苦难,在骊山吃尽了苦头。所以,他现在也算是认命了,虽说这掏粪工不太体面,却也总比穷死饿死来的强。每日工作好后便可歇息,连脚镣都被卓草给取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