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86章 赐爵五大夫,气运加身!

第86章 赐爵五大夫,气运加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喜自怀中取出张加强版的宣纸,比先前的更薄些。纸面极其平整,也没什么草梗麦秆。诸多大儒皆是起身观赏,他们对纸并不知情。他们分散在齐鲁各地,关于卓草的事迹也只是有所耳闻。
  
  像是这纸在咸阳能如此有名,那可都是李斯的功劳。兴许是在卓草这吃亏的缘故,李斯也是借助酒宴大肆兜售自卓草那买来的草纸。嘿!还别说,他还小赚一笔。
  
  这买卖,李斯都眼红!
  
  他能预见,有朝一日竹简会被草纸所淘汰!
  
  趁着现在草纸刚刚问世,那肯定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到时候他再增添律法,想怎么玩还不都是他一句话的事?
  
  卓草既然将此术献给皇帝,也就说明秦国会将此术所垄断。未经准许者,必然是绝对不能仿造。造纸术说繁琐也繁琐,但其操作流程没想象中那么困难。只要给大匠些许时间,足以仿制。显然,这种行为是不被秦国所准许的。
  
  ……
  
  “这便是草纸?”
  
  “然也。”
  
  “看起来与绢帛类似,却不透光?”
  
  “上面的墨迹也未散去,就是……字丑了些。”
  
  “此物莫非是以绢帛制成?”
  
  诸多大儒靠近欣赏,而秦始皇并未阻止。他就是让这些大儒凑近了看,也要让他们看仔细,这辈子都不能忘记今日的事情。曾经的他们对秦国是爱答不理,而今后这些大儒得跪着求秦国!
  
  卓草献上的是完整的造纸之法,是未来经过蔡侯改进的造纸术。以麦秆麻皮葛布等物,皆能成纸。这种做法会令成本大幅度降低,大兴文事也不再只是说说而已。今后这些大儒氏族想要传播学问,那就得用纸,用竹简都会被人所嫌弃。
  
  扶苏还亲自做过试验,以纸书写其实更为方便些。就是如果写错了字会有些麻烦,因为不像是竹简可以用刀直接挖去。若是写错,最好的办法就是画个斜杠。除此之外,纸可以说是集合了所有优点。
  
  “此物并非是绢帛,而是卓草所制的草纸。”
  
  喜将草纸呈交给秦始皇,看着纸上的字迹,秦始皇顿时一笑。当初看莲萍的字如此清秀隽永,他还以为卓草的字有多看。自那次试纸后,秦始皇是大失所望。在他看来,那字简直比他还丑,竟然还敢说他提的匾额字不好看?
  
  不过,其实秦始皇是更为高兴的。卓草写的字不好看就证明卓草也非全能,他也终究是人,只是有些奇思妙想的奇人罢了。有缺点的人,其实会更好相处。这样的人用起来,也会更为顺手。
  
  仔细鉴赏后,秦始皇便意识到有些不对。这次的纸质量相较上次的要稍微粗糙些,没那么光滑。虽然更薄了些,但成本也更低了。这种厚度是恰到好处,更为便于书写。
  
  秦始皇随手交给谒者,让他传下去慢慢品鉴。
  
  【大秦万年】
  
  总共就这四个字,其实已是足够。
  
  扶苏摸着略显粗糙的纸,顿时蹙眉。
  
  不对啊,他造出来的分明不是这样的!
  
  难不成,卓草又留了手?!
  
  “禀上,这草纸能用以书写,更便于携带。其言所用不过碎麻葛布破渔网,便可成纸。造价成本极低,虽说过程繁琐了些,但也无碍。”
  
  “好你个李斯!”听喜说完后,秦腾顿时坐不住了。“仅仅以碎麻葛布破渔网便可成纸,汝竟然说这纸造价不菲?一张纸便要吾百钱,汝可真是奸诈至极!”
  
  “臣昧死言,丞相斯行商贾之事!”
  
  “他也卖我了!”
  
  “好个奸诈的老匹夫,无耻!”
  
  “老夫羞与此人为伍!”
  
  蒙毅不忘在边上踩一脚。
  
  李斯脸色涨红,“汝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分明是你高价卖纸!”
  
  李斯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坚定道:“鉴赏不能算卖,读书人的事不能算卖!”
  
  对于律法这套,李斯也是玩精了。
  
  内史腾气的是鼻子冒烟,他还真信了李斯的鬼话。什么斩竹漂塘,煮楻足火……足足需要百余日的时间方可成纸。要不是因为比较稀奇,他才懒得花这冤枉钱。没成想,李斯这全都是吹的!
  
  李斯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要怪那也只能怪扶苏。卓草当时藏了手就是防止扶苏再跑咸阳嚷嚷,坏了他的大事。他现在直接摊牌了,到时候贴个皇字招牌,扶苏就是想邀功都没法子。
  
  结果,李斯就被坑了……
  
  天地良心呐!
  
  他是真的如实相告,就差把心掏出来了。他做错何事,竟要遭受如此口诛笔伐?
  
  “咳咳!”
  
  秦始皇轻轻咳嗽,廷臣们方才作罢。其实他们并无恶意,也知道这终究只是小事。只是平日里李斯没事就整他们,现在难得李斯出了事,自然是都痛打落水狗。若是在廷议的时刻,他们是断然不会这么放肆。只是今日寿宴,与民同乐,倒也不会有事。
  
  秦始皇站起身来,嘴角扬起抹笑容。“吾秦法使民有功而受赏,卓草献国之重宝豫州鼎,令九鼎尽归大秦。还有这马铃薯,令吾大秦再添祥瑞,于千万黔首有大恩。”
  
  他顿了顿,秦廷之上瞬间寂静无声。
  
  他们都听得出来,秦始皇将要大肆封赏!
  
  “又献上这造纸之术,朕也已看过,的确有用。假以时日,必能取代竹简,令吾秦大兴文事。内史!”
  
  “臣在。”
  
  “卓草现如何?”
  
  “卓草,泾阳人士,年十九。爵至官大夫,为当地乡啬夫。”
  
  “十九……”秦始皇若有所思的点头,“便升爵至五大夫,赐戎马六匹!”
  
  “唯!”
  
  内史自觉高退,但是喜可忍不了了。
  
  啥意思?就爵至五大夫?
  
  五大夫,爵至第九级,已经属于是高爵。可卓草所立的功劳,怎么会就仅仅只是爵至五大夫的?秦国爵位的确是珍贵,但也不至于如此抠门,就是给个右庶长都不过分!
  
  至于送六匹戎马更为可笑,以卓草的财力,他会缺吗?
  
  这样的赏赐,喜第一个表示不服!
  
  “禀上!如此封赏,未免太过不公!”
  
  喜的性格极其强硬,他对秦律也是极其推崇。既然秦始皇都说了有功必赏,又怎么能仅仅只给个五大夫。若是传出去了,只怕会被天下人所耻笑,更会寒了天下名仕的满腔热血!
  
  “喜!”
  
  秦腾顿时大惊,连忙便要阻止。
  
  不过,此刻的扶苏却又站了出来。
  
  “父皇,卓君有盖世贤才,父皇也予以认可。今日为吾大秦献上豫州鼎,还有那造纸之术。”
  
  扶苏顿了顿,他心里知道今日是寿宴不该顶撞秦始皇。但是卓草对他有恩,更是屡屡帮助他。这次瞒着他用新的法子造纸,他也没话说。今日若是他不站出来帮卓草说话,那他还是人吗?
  
  卓草已经放弃了要更高的官职,这已是给足廷臣面子。给他爵位再升高一些,又有何妨?
  
  卓草之功,难道还配不上吗?!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臣附议!”
  
  冯去疾自旁走了出来,他并不知晓实情内幕。但卓草立下的功劳很大,不该仅仅如此草率的封赏。他倒不是为卓草说话,只是担心此事传出去会影响各地名仕大贤。
  
  “臣昧死言,愿上能再行封赏!”
  
  蒙毅随后走出,其实他心里大概猜得到。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他要是不出来表态,以后等卓草知晓一切后,不得恨死他?天天在他府上吃白食,关键时刻还不帮他说话。
  
  这事若传出去,以后他蒙毅还有脸在咸阳混?
  
  “臣附议!”
  
  “臣附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