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79章 豫州鼎,包装与炒作

第79章 豫州鼎,包装与炒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子夜时分,府上寂静无声,偶尔能听到三两虫鸣还有树叶簌簌作响。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卓草打着灯笼走在前面,而秦始皇跟在后面不住打着哈欠。
  
  “怂娃,大晚上不睡觉你带额到底看甚?!”
  
  “嘘!”
  
  卓草回过头来,灯笼的光芒映照下那惨白的脸极其可怖。整个府上,他能完全信任的也就唯有他这傻老爹。就算他再坑再怎么着,总不至于坑他这亲生儿子。至于其他仆人,他们还不配知晓此事。
  
  “带你看好康的。”
  
  “???”
  
  秦始皇四下环视。
  
  大意咧,棍子么带!
  
  他在宫中每日昼断狱夜理书,而且本就浅睡。在卓府上稍微好点,他能难得放松下来,不必去考虑那些头疼的事。期间遇到些朝政上的问题,他也会刻意去问卓草。
  
  虽说卓草性格跳脱玩世不恭不够沉稳,但有些棘手的问题在他手里总都能迎刃而解。越是与之相处,越是觉得有趣。
  
  “嘿,你听说了没?”
  
  “什么?”
  
  “皇帝今年不巡游嘞,暂时也不打百越嘞。”
  
  “嗯。”
  
  “照我说这样挺好的。”卓草走在前面,穿过潮湿泥泞的竹林,嘟囔道:“每次出巡乌泱泱一大票人,吃喝咋办?短则三五个月,长则半年乃至更久。至于打百越嘛……”
  
  “咋咧?”
  
  “肯定会输的。”
  
  “呵!”秦始皇顿时嗤笑出声,“大秦会输给百越?额听说皇帝准备发兵五十万,而那百越不过弹丸之地,焉能抵达秦军强弩?”
  
  “嘿嘿……”
  
  卓草只是笑了笑,没过多的解释。其实这事他很想找个机会上书来着,只是他没资格直接呈交文书给皇帝,只能先写谏书给喜。如果喜觉得没问题后,再呈交给内史,由内史呈交给皇帝。
  
  泾阳毕竟是京畿县,没有郡守只有内史。若是换做别的郡,那就是由县令呈交给郡守,再由郡守呈交给丞相。
  
  不用担心郡守会包庇犯罪,秦国在天下各郡设立监御史,隶属御史中丞,负责监察郡守与其他官员。他们的宝剑可都是早就饥渴难耐了,就等着郡守犯错好参他们一本。当然类似卓草这种会钻空子的也有,保不齐就有监御史和郡守同流合污的。
  
  纸上谈兵这种事谁都会,朝中博士一抓一大把哪个不比卓草有能耐?就卓草所知,鲍白令之就极力反对秦国启兵讨伐百越之地。秦国国力昌盛,可终究没太平几年。况且百越乃南蛮弹丸,老秦人皆是关中子弟难以适应当地气候环境,如何打?
  
  秦始皇四下看着,心生狐疑暗暗将此事记下。此刻已有玄鸟卫隐藏在暗处,跟随在身后数十步外。秦始皇只是抬手示意,让他们退下。他相信卓草不会害他,毕竟他现在可是卓草亲生父亲!
  
  来至处假山,卓草停了下来。假山足有两三丈高,上面还遍布着青苔。还没等秦始皇回过神来,卓草已经调转方向。抬起手来,袖箭对准了秦始皇。
  
  卓草突然如此,瞬间令秦始皇眼神一寒。敢对自己亲爹舞刀弄剑的,这是犯了大不敬。若要以不孝罪治处,则要砍去双脚,流放至巴蜀之地!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额是你大!你疯咧?!”
  
  “你不是吾翁。”
  
  卓草摇摇头,神色冷漠。
  
  秦始皇不禁蹙眉,难不成真要这小子发现什么端倪了?
  
  这不科学!
  
  他的演技自认为是天衣无缝,怎会被发现的?
  
  “你小子是不是又皮痒痒咧?”
  
  秦始皇面露不善,他当了这么多年国君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卓草这三两下子还想唬他,那是在痴人说梦!
  
  “咳咳……开个玩笑。”
  
  卓草笑着打开机括,里面压根就没弩箭。
  
  拢共就那么两支弩箭,全射没了!
  
  躲藏在暗处的玄鸟卫剑都抽出来了,硬生生的又塞了回去。几个站在墙头处的玄鸟卫,更是险些直接摔下去。
  
  你大爷的!
  
  ……
  
  卓草这么做自是有原因的。
  
  他这傻老爹还能结识左丞相?
  
  李斯不是最厌恶商贾的吗?
  
  当然,他这也只是理性怀疑而已。主要是卓礼拍着胸脯告诉他,这就是他爹,他是看着他爹长大的,不可能认错人。宗族内其他长辈也都坚定的说没认错,就算他这傻老爹化成灰都认得。
  
  所以卓草就想着稍微试试看,显然没什么问题。至于李斯的事,卓草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个理由。兴许是因为看在他的面子上,所以李斯稍微客气些。况且,当时傻老爹也只是去赴宴而已,偶尔撞见很正常。
  
  “你到底要弄甚?!”
  
  “再胡咧咧,额非抽死你不可!”
  
  秦始皇扬起手来,便看到卓草给他包裹的葛布。于是乎他的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些,“怂娃,再不说额可就走咧!”
  
  “莫要急,卓子云:心急吃不了臭豆腐。”
  
  “臭……臭豆腐?”
  
  卓草长舒口气,双手掐着印结。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
  
  秦始皇直接看懵了。
  
  卓草这是要做法?!
  
  “芝麻开门!”
  
  “???”
  
  卓草顺势以管龠开锁,就听到机扩声响起。
  
  假山自中间裂开,缓缓朝着两边分开。
  
  秦始皇此刻整个人都傻了。
  
  “你……你会念咒?!”
  
  “没,我逗你玩的。”
  
  “……”
  
  秦始皇素来生性多疑,卓草越这么说他就越觉得奇怪。他是亲眼所见,绝对没错。卓草念了咒语后,这假山就开了!
  
  “来吧,我给你看看额的大宝贝!”
  
  “比六博戏还刺激!”
  
  假山其实早早就被掏空,里面漆黑不见五指。
  
  待卓草点燃火把后,秦始皇的眼神瞬间就变了。摆在眼前的是尊三足圆鼎,呈赤铜色。正面绘刻有九州风貌,背后则是绘刻着诸多叫不出名的蛮荒异兽。山川草木,日月星辰遍布四周,四周更是遍布龙纹。鼎高六尺有余,上面还染着不少灰尘。
  
  “这……这……这是……豫州鼎?”
  
  “吆喝,你还知道咧?”
  
  “废话!”
  
  秦始皇脸色涨红,气的肝都在疼。
  
  他娘的,搞半天这豫州鼎在卓草手里?!
  
  昔日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
  
  这九鼎,便象征着天下九州社稷!
  
  历夏、商、周三代,皆奉其为传国至宝!
  
  秦始皇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数步,抚摸着鼎炉,双眼透着几分冷意。昔日先祖武王举鼎绝膑而死,说是举鼎,实际上举得便是江山社稷!
  
  秦国为得九鼎,不知耗费多少心血。秦灭东周后,取九鼎运回咸阳。在路过彭城泗水之时,有一鼎没入泗水内。就因为这事,不知被多少人所编排攻击。
  
  秦国谋国无道,担不起九鼎之重!
  
  秦国并非正统,难当大任!
  
  龙文赤鼎亦有灵性,不认秦国为主!
  
  ……
  
  各种说法传闻都有,令秦始皇极其不喜。所以他干脆不要九鼎,他命李斯打造传国玉玺,刻: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没有九鼎,秦国照样能永传万世岁岁不休!
  
  当然,秦始皇心里还是有些不乐意的。他很想得到这最后的豫州鼎,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愿意。半年前他巡游琅琊,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彭城。斋戒祷祠,欲出周鼎泗水。派遣上千人入水寻找,结果愣是没找到。
  
  他还觉得不太对劲,怎么就找不到呢?
  
  现在他算搞明白了,原来是卓草这!
  
  秦始皇看着卓草恨得牙痒痒,他这是棍子没带过来。不然就是卓草翻屋顶上去,他也非得好好抽一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