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50章 淮阴韩信,命案!

第50章 淮阴韩信,命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喧闹的市集,满是冷漠的看客。或讥笑,或指指点点。人群中站着位弱冠少年,着葛布麻衣,面黄肌瘦。怀中抱着柄短剑,腰间挂着块玉佩。着粗麻编制的草鞋,大脚趾都自破洞中露出。
  剑与玉,便是他身上最值钱的物件。高约八尺余,虽是贫困不堪,却处处透着股贵族大夫风范。佩剑戴玉,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待遇。眸子炯炯有神,透着嫉恨与怒火。
  少年紧紧握着剑柄,却始终未曾动手。
  昔年秦国私斗成风,有宗族互不对付然后开始摇人。最惨烈的一战,甚至出动上万人,简直堪称是国战。
  老秦人世居西隅,这些地盘都是真刀真枪自戎狄手中抢来的。他们尚武成风,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后来商君入秦严禁私斗,这种情况才慢慢改变。秦律有规定,凡私斗者一律髡为刑徒。若敢当街杀人,一律枭首弃市!
  韩信徐徐放下手来,脸色铁青。他祖上也曾阔绰过,只是他的父亲早早去世,留下孤儿寡母。他的母亲为了他每日缫丝织布,供他读书。
  年幼之时他曾立下大志向,未来必要成为上将军,成就一番大事。当时的稚童皆嘲笑他不自量力,觉得他满嘴胡言。
  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他与稚童游戏排兵布阵,每每必能取胜。
  这就是他的天赋!
  两年前,他的母亲去世。他却因为清贫无钱安葬办丧事,他便寻找了处宽敞之地。亲自为其母掘墓立碑,两天两夜未曾合眼,双手满是水泡。他在其母碑前立下誓言,假以时日必令其旁可置万家!
  韩信不拘礼节,素来瞧不上耕地经商这些事。母亲死后,家境更是一日不如一日。本想靠着自己的才华当个小吏,却因为没钱疏通关系未被选上。得亏他的先父有位至交,乃南昌亭长。韩信经常去他家蹭点剩菜剩饭吃,还算能活命。
  只是终日游手好闲,被亭长妻子所嫌弃,恼羞成怒的韩信便一去不回。饿的没法子了,便在城外钓鱼,偶然间遇到位老妪在漂洗衣物。见韩信饿的不行,便主动拿出饭团给他。韩信吃后大为感动,扬言今后必要以千金馈这一饭之恩!
  漂母却是不为所动,只是告诉他大丈夫当做些事来,不该连自己都没法养活。她还说泾阳出了位奇才与韩信同龄,却已爵至大夫,更当上了乡啬夫。如果韩信有骨气,就该如卓君这般有出息。
  卓君?
  便是那献上祥瑞,扬言能亩产五十石的贾人?
  呸!扯淡!
  韩信素来瞧不起贾人,觉得卓草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漂母这么说,深深刺激到了韩信。于是乎他便委托南昌亭长做好验传。再偷偷溜上商贾木舟,浮江而至泾阳,他要亲自见识见识这位乡啬夫!
  为了捯饬自己,他把祖上留下的宝剑都戴上。刚来泾阳没多久,他偶然间在河边捡到块玉佩。他想都没想,便戴在自己身上。碍于肚子饿的缘故,他就想来市集上看看能否把这玉给出了。
  昔日魏法有拾遗者刖的规定,秦国也有类似的秦律,不过此法却难实施。真要是无主之物,被人捡走又当如何判?韩信本就饿的两眼发昏,自然也顾不得上这些。
  他来至市集后便开始叫卖,说这玉佩乃是他祖上所留,要价八百钱!这玉佩成色不算差,若不着急出手卖个千钱绝对不成问题。结果他就被好事者所污,说他这是窃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