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茉莉菊花 > 二十八 奇闻怪事

二十八 奇闻怪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实要不是因为接连几个电话打不通,风盈若也不会这样快的注意到爸爸已经在家里和公司里都消失了几天,风盈若现在正在医院里输血,妈妈沈心怡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和沈心怡一起在病床边上陪着她的是云飞尘,本来只是想要问风盈若一句到底是不是从头到尾都在将自己当备胎的云飞尘在知道风盈若现在已经生了恶性贫血之后就又开始本性难改的对风盈若怜香惜玉起来,虽然现在医院里已经为风盈若成功找到配型骨髓,但是在安排手术之前,风盈若现在只能依靠定期化疗维持生命。
  “爸爸已经几天联系不上了,”风盈若在病床上急急的冲云飞尘说,“妈一直说不用担心,爸爸有时会和一些客户去外景地采风,那些外景地有时信号不好,”她说。
  “报警,”云飞尘看起来非常坚决。
  “现在报警,万一他这时候正在算计着又去坑害谁呢?”程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病房门口,他刚刚才和客户签完订单,一出酒店就急着来医院里看风盈若。
  “我知道你是你妈养大的,”云飞尘看起来对程轩一直有些敌意,“所以现在是我要帮盈若报警,不是你,”他说。
  正在这时,只听见程轩手中的手机忽然响起一阵急促铃声,一看见是程刚来的电话,他忙不迭的将手机滑开:
  “喂,你在哪里,快带警察去妈在外面新买的那套房子,爸现在很危险,”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程轩一瞬之间差点懵住。
  “来不及解释了,到时让飞昭和你解释,”
  程轩挂掉电话之后就和云飞尘一起开车来到他妈妈之前新买的那套房子楼下,警车随即赶到,程轩在楼下看见英菊,程刚和飞昭,飞昭很着急的对警察说他妈也在里面。
  几个警察随即悄悄从楼梯上去破门而入,果然在里面发现奄奄一息的风云霄和他的两个前妻,程秋莺,孟若澜。
  因为风云霄现在的身体很虚弱,警察很快叫来救护车,程秋莺和孟若澜被警察带走问话,云飞昭也被叫去协助调查,在之后的几天里,这个消息很快在茉花新城里传遍。
  云飞昭在被叫去协助调查之后很快被闻讯赶来的云明辉从警局里接出来,他的心情当然很是不好,虽然现在风云霄没死,但是他妈和程伯母杀人未遂的罪名现在看起来是再也跑不掉的了,他其实很早以前就在怀疑程刚和他妈妈的关系,不然也不会那样坚持要拉程刚去医院里验血。
  原来在双双被风云霄骗的一无所有之后,程秋莺和孟若澜就一直没有断了联系,孟若澜也一直知道程刚是自己儿子,虽然那时孟若澜已经生下来云飞昭,但是两个女人还是决定等到将孩子养到成年,就一起联手策划杀了风云霄报仇。
  而在程刚的身世终于在临江置业里被公开抖落出来之后,程秋莺感觉到机会来了,她利用程刚的身世将风云霄从家里骗出,带他来到自己特意新买的房子里,风云霄本以为在这里可以见到程刚,谁想到在房子里看见的却是若澜。
  若澜本来想要亲手杀了风云霄,程秋莺却以为就这样杀他未免太便宜了,她决定先好好虐待风云霄几天,让他连想死都没办法。
  二人后来将风云霄给关在屋里拼命虐待,准备等到他奄奄一息时再亲手杀他,但是没想到当时孟若澜在和程秋莺联系时用的手机之前被云飞昭无意间拨成了自动录音,因为事先特意告诉云飞昭自己要单独和之前的几个好朋友出去旅游,云飞昭那几天里就一直用微信和孟若澜联系,问她现在到底已经旅游到了哪里。
  后来云飞昭无聊想要翻看一下他妈妈平时到底喜欢听些什么音频,却一不小心听到这段录音,他大惊失色之下立刻给程刚打电话,然后急急报警,幸而警察及时赶到,将已经被虐待的奄奄一息的风云霄救出。
  但是几个月之后,程秋莺和孟若澜还是没能逃脱杀人未遂的结果,只是直到这时,程刚才知道孟若澜其实一直很关心自己,之前在电话里对他的百般嫌弃,从头到尾只是为了能够成功杀了风云霄报仇而在所有人面前的精心做戏。
  而且,孟若澜知道杀了风云霄之后自己也活不了,警察迟早会查出来一切,所以她当初就决定风云霄必须是要让她来亲手杀掉,这样程秋莺就只是一个帮凶,不会受到多少牵连,程刚这一辈子至少还有一个养母照料,自己之前在电话里对程刚的百般嫌弃,也可以让程刚对自己的死活不再有任何惦念,就算是自己为风云霄抵命,程刚这辈子也可以很幸福平淡的活着。
  ……
  ……
  程刚不知道该不该算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本以为自己是个被从马路边上捡来的弃婴,这辈子都不再有机会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但是现在忽然什么都有了,反目成仇的亲生父母,在分家产时一定会和他反目成仇的兄弟姐妹,他和程轩不一样,父母之间仇深似海的陈年恩怨对他本来就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云霄广告的家产也未必对他有多大诱惑,但是身边忽然多出来上有老下有小的这样一大家人,就算是必须要让他担负起来照料他们的责任,对他而言也一样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这样幸福的感觉也许很快就会变得像从前一样平淡下来,因为他的下半辈子毕竟也是和其他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然后,能活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
  所以自从英菊为了一个研究生学历又从新开始回去学校里念书之后,临江置业的售后客服工作就又回到程刚身上,其实本来就应该在他身上才对,因为他本来一直就是除养母之外公司里唯一能管事的少东家。
  其实房东和租户之间每天到底能有多少纠纷,除了房租水电之外,最大的纠纷也就是房子和家具的损坏赔偿,除此之外的任何纠纷,都已经和房东租户的身份无关,而是因为房东是人,租户也一样是人,就像他爸是人,她妈也一样是人,但是二十年来,他妈一直在算计着怎么杀了他爸。
  很少有租户会按时付给房东房租,大多数情况下房东都不会怎样计较,除非违约金的金额相当诱惑。
  很多租户会忘记提前两个月签续租协议的事情,结果房租一到期就被房东赶出门去,在大街上过夜。
  有些租户会以投资名义向年纪大些的老年房东筹钱,但是房东却不知道这样的投资基本上百分之百会亏损干净。
  也有不识字的房东被租户骗签卖房授权,但是这样的事情从来和公司没有什么关系。
  房东和租户的关系从来都是简单至极的,问题总是出在房东和租户都一样是人身上。
  程刚自己当然也一样是人,所以即是知道他妈为什么要杀他爸,也一样希望他们两个全都为他活着。
  程刚知道即是风云霄不愿意认他,他也一样不会同意他妈为了他外公外婆杀了他爸。
  虽然谁都知道外公外婆对待自己总是会比父母好上许多,但是四个人一起掉进水里,谁都知道该先拉哪一个上来。
  英菊在学校里念书念的其实非常吃力,吃力的就像是一个男人依靠自己的执着付出感动一个对你没感觉的女人,这是身为一个男人最卑劣无耻也是最猥琐自私的一件事情,就像是之前那个李丹江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