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茉莉菊花 > 十一 继续活着

十一 继续活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金蕾怀孕了,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女人,也许到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天晓得她浑身上下除了那颗会跳的心脏之外还有哪里会是真的。
  她现在一刻也不忘了跑到办公室里与她那个从来没有曝光的哥哥撒娇,不出英菊所料,丹江曾一度试图说服英菊从她现在正在和雪菊一起合住的地下室里搬迁出来,与李金蕾同住,大约两三年的时间就可以了,刚好可以照料她到孩子能够离开妈妈的怀抱。
  英菊为此而大为恼火,破天荒的开始与丹江像个真正的女人似的大吵大闹,毕竟现在还不是她嫂子呢,即是当了她嫂子,又有什么义务非要帮她照料孩子。
  几经吵闹之后,英菊赌气向公司请了长假。
  丹江顿时措手不及,因为他的饭店已经就要因为缺少了英菊的帮忙而濒临倒闭了。
  他急急忙忙的找到英菊,真诚的向她道歉,并且自始至终都在言语中流露着害怕失去她的焦虑和忧心。
  英菊微微的有一些感动,毕竟,对任何女人,一个男人害怕失去她,都是对她这个鲜活的生命体的最高贵的认可和肯定,在这世界上,任何女人,都不可能那么坚决的抵抗住这样极具诱惑力与成就感的肺腑之言,尤其,是出自一个男人的口中。
  所以,很快的,她就在丹江一次又一次的肺腑之言中被彻底征服下来,不但愉快的答应从新回公司上班,而且,更加悉心的照料起那个濒临倒闭的饭店。
  她还是每天准时的去停车场送外卖给那个现实中的雪山飞狐一般的男人,她还记得他叫程刚,但是,从此以后,也仅仅只能记得他叫程刚而已。
  他是个不相干的人,一个大千世界中唯一一个绝对不能与她有任何相干的男人。
  程刚还是那样的细心,但是,却一直也没有追问她这一段时间为何从他面前消失。
  他发现自己的小费已经贬值,因为英菊现在每天要去的,已经是另一个地方。
  想必是她男朋友的家,程刚的心里虽然偶尔也难免会不知不觉的泛滥出一丝微弱的异样,但是对她的行为,他也的确是寻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
  他从此以后成了她专职的司机,这对他们两人都是个不错的选择,于他,从此有了一份稳定的报酬,于她,也省去了暗夜之中匆匆寻车赶路的提心吊胆。
  他每天一路护送她到自己的男友家里,然后,就在不远处静静的等待着她从男友家出来,她向他强调她每天只是尽一个女朋友的本分去陪男友吃一顿晚饭而已,她在他的家里绝对不会延迟过午夜时分。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向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强调这些,她乘他的车是付过钱的,他有义务一直等待着她,不管到什么时候。
  如果他并不在乎这份报酬,那么显然,他可以随时与她将交易取消。
  她待在丹江的身边的时间的确是不会延迟过午夜时分,十一点餐厅打烊,十一点一刻到他身边,十一点半准备好一顿简单的夜宵,五分钟之后,她就开始像陀螺一般的围着丹江转动,尽最大努力在午夜之前替他料理好房间里的一切。
  丹江很少会主动提出来要与她分担或者是帮忙,毕竟,即使在茉花新城,料理家务,也一向被男人视为是一个女人应尽的本分。
  他在那时候一直在忙于上网,然后,和网络里面半裸的美女聊天。
  英菊每月按时替他支付网费。
  他偶尔也会向英菊解释他只是为了放松,他没有一天不在抱怨每天上班的辛苦和劳累。
  程刚一直在半掩的车窗里孤单的听着音乐,一首经典的老歌,“夜太黑。”他的神情在不经意间总是深深的有些焦虑,他不停的在车窗里掐着烟头,或者是低头看表。
  茉花新城的冬天很冷,但是,他还是习惯的半掩着车窗,他不想太过明显的让那个女人嗅觉到他身体上浓重的烟草气味。
  他的眉头仿佛只是在看见她越来越模糊的在他的视野里出现时才会稍稍的绽开一些,他仿佛很担心她。
  其实不应该的,那是她男朋友的家,也就是她的家,她一步跨进去就再不出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为什么要这么担心?
  然而,他还是很喜欢担心她的事情,除此之外,生活于他,仿佛重又回到了从前的那个漫无目的的时代。
  二十九岁的年纪,其实,他从来也没搞明白过他为什么活着。
  他的家住在长白山上,那让他幼年第一次看见电视机上的雪山飞狐时远比同龄人中的任何人都要激动,他还记得他曾经自己削了把小木剑在长白山上冒充雪山大侠的情景,他那时候最终极的人生梦想不过也就是要得到一件雪白的狐皮大衣而已。
  然而,他的心愿始终也没有得到满足。
  父亲决定满足他的心愿时已经是家里开始做皮货生意的时候,但是条件是,他必须要进重点高中。
  他们其实不知道他那时候已经再不想要什么狐皮大衣了。
  他后来果然进了重点高中,只是为了让他的父母高兴。
  三年之后,他考上了大学,那时候的大学还没有扩招,所以他的父母非常高兴,就像是买了一张五百万的彩票似的那么高兴。
  他觉得他应该让父母再高兴一点,接着去考研究生,但是连大学里的那点东西转眼就全都忘了,还提什么研究生?
  他一直很喜欢赛车,但是他妈觉得危险,他想自己干番事业,他爸又觉得胡闹,他和家里闹了很长时间矛盾,自己出来打工,又因为父母病了,回去帮家里送货,他也不知道这几年的时间是怎么混过来的,虽然已经快三十的人了,但是成家立业,他从来就没有想过。
  然而现在,他却突然有了这样的冲动,也许是因为她,也许不是,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相信,这种冲动的确是那个女人所带给他的,自从第一次从她手里接过外卖的那天开始,他就感觉到他真的已经该成家了。
  每次看见她神情自若的出现在自己的车窗外的时候,他都情不自禁的跳下车去替她打开车门,那可能是他一天中最兴奋的一刻,他一天中的一切仿佛就是为了等这一时刻。
  但是,这是在她男朋友家的门外,她已经是个要结婚的人了,不过不管怎样,她的出现总算让他对茫然无措的混日子的生活有了明显的想要有所改变的前所未有的企图。
  他从反光镜里时常能看见她倚靠在车窗上的疲倦身影,“为什么不请几个人帮忙?”他问她,“反正你都已经是半个老板了。”
  “他不让,”她微微苦笑着说,“他很节约的。”
  “那就将店面分租出去,”他提醒她,“店门口可以分租给烧烤的,大厅,可以分租给卖冷面的。”
  “嗯,好主意,”她赞许的点头,“回去以后我就考虑考虑。”
  “那样我就可以轻松多了,”她恍然大悟似的在车窗里神采飞扬的计划起来。
  看来她已经考虑好了,程刚忍不住微微一笑,他感觉到很愉快,就像小时候做了一件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之后得到表扬一般的愉快,他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你以后用不着十一点下班了,”他微微遗憾的说,“其实职业女人,都很晚下班。”
  “我也算职业女人?”她又苦笑,“整天在公司里面混日子而已。”
  “谁让你有后台,”他说,“女人出来做事,有几个不是混日子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