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茉莉菊花 > 三 九月菊花

三 九月菊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但是,无论雪姨她再怎么百思不得其解,这日子照样还得要过下去的,没过多久,哑巴果然如她所愿的上门提亲来了,但是很明显,他对金姐并不是百分之一百的满意,一是因为年龄,二是因为金姐的脸蛋,三是因为雪姨的家世,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哑巴他现在根本就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结婚。
  不过这却正如金姐所愿,至少自己的过去,那美好而又痛心的关于一个女人青春的一点点可怜的回忆,从此以后就可以彻底被掩盖住了,她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肯定,那个哑巴他,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现她现在其实已经根本就不是一个黄花姑娘。
  那说起来倒是挺值得庆幸的,至少比三十岁了还真正是一个黄花大姑娘的女人要值得庆幸的多。
  然而即使如此,他们的婚礼也无疑是很简陋的,几乎没有来贺喜的,雪姨的两个兄弟,因为房子从此没有了指望,索性与雪姨就此断了来往,至于哑巴,他的兄弟怕是赶早的就着急着要将他打发出门,所以也没来贺喜,街坊邻居也没有来,雪姨家毕竟是很寒苦的,和她结交,好不好的倒可能会沾染上一身的晦气。
  这似乎是个不祥的预兆,预兆着金姐的后代日后迟早会成为一个连井里的水也不许吃一口的人,这在槐树岭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不过毕竟对一个女人,结婚了,就是不一样,生活有了目标,也就有了希望,婚后的金姐已经早就兴致勃勃的为未来打算起来了,她梦想着有一天可以盖一栋很大的房子,买一些时髦的家具,最好是可以和别人家一样,也能买上一台大大的电视机看,还有,有了孩子以后,要好好让孩子念书,上大学……
  想到上大学,金姐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子隐隐作痛的杵了一杵,上大学,要是真能有一个上大学的男孩子该多好啊……
  那是金姐这一生中至死不渝的一个痛,很多年前,那个上过大学的男人……
  所以,不由自主的,在结婚几个月之后,金姐每天都要胆战心惊的用手抚摸抚摸自己已经日渐隆起的肚皮。
  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有儿子了,哑巴显然很是高兴,也许是装出来的,因为谁也不知道金姐肚子里装着的到底是男是女,但是好像,因为一家最好生一个这个政策,哑巴他压根就没往女孩那方面去想,这让金姐在肚子越来越大的日子里头,压力大的经常胡思乱想。
  几个月以后,孩子出生了,还真是个男孩,哑巴高兴,金姐也高兴,但是其实哑巴永远也不会知道,金姐她为什么会那么高兴。
  哑巴给孩子取名叫英雄,甄英雄,说实话,自从爹娘死了,要是没有这个孩子,怕是他连自己都要忘记自已原来姓甄了。
  雪姨也很高兴,虽然孩子是姓了哑巴的姓,但是毕竟还是得在自己跟前养着,那和自己的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于是,全家人急急忙忙的四处借钱和布票,要赶着给英雄做几件新衣裳,一个新生的婴儿永远是可以给一个家庭带来刻骨铭心的欢乐和希望的,但是至于是什么希望,那也许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知道。
  和婚礼一样,不管是三天还是满月,一样还是不见有一个人来贺喜,不过这反倒让金姐开心,她猜想是那些生不出儿子的人嫉妒她了,因为只生一个好的政策,她似乎是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被人嫉妒的美妙滋味。
  但是渐渐的,雪姨却开始不开心起来,孩子毕竟是姓甄啊,这让她将来死了以后,怎么有脸去见她那个死去了十几年的男人。
  其实照理说,她那个死去的男人现在早就该投胎去了,现在是新时代了,孩子不管姓什么,以后都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人了,和她男人根本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人家是为了给社会做贡献才生出来的,才不是给她和她男人传宗接代的工具。
  但是,那只是说说而已,不仅是对雪姨,即使对金姐,那也仅仅只是说说而已,她还是希望能再生一个孩子的,毕竟从生孩子的本质上来说,还是为了老了以后做准备的,既然如此,那两个,自然是比一个安全。
  金姐于是开始想办法,绞尽脑汁的开始想办法,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十个月以后,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哑巴也不太在意,雪姨就趁机给孩子取了金英菊这个终于可以让她心满意足的名字,不过在金姐看来,这却不是个十分吉利的名字,因为菊花开在秋天,说穿了就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反正不像是大富大贵的命。
  现在唯一大富大贵的就是哑巴,想不到他这样的男人竟然也能有儿女双全的一天,虽然在槐树岭,这并不值得任何人羡慕。
  金姐很快就知道那是为什么了,为什么自己有了儿女双全的一天却再也招不起任何人的嫉妒,因为她发觉到她的日子是真的开始艰难起来了,结婚之前原本没尝过挨饿滋味的她,现在却时时要提防着挨饿的危险。
  因为她嫁了一个老实人,一个一辈子也不会打女人的天下第一的老实人,那不知道是金姐的幸还是不幸,在那个连卖茶叶蛋都能卖成暴发户的年代,她的男人,竟然可以手捧几十个硬币趴在床上数数,一,二,三,四,他竟然整整数了一夜,才将那几十枚硬币数个清楚。
  哑巴不是能赚大钱的人,金姐知道,但是既然不会赚钱,那总该会花钱啊,金姐抵死也忘不了哑巴用给全家买食物的钱给英雄换了一辆小汽车时脸上那傻傻的笑容,她急得她当初简直是气急败坏的质问哑巴,“吃的呢?我让你买的吃的呢?”
  她看见哑巴嘻嘻的笑着往床上一指,“你看,”他嘻嘻的笑着看着她说,“电动的,还在床上跑呢。”
  金姐因此而恨透了哑巴,顺便的也恨起了他的孩子,大金和小金,趁着孩子还不会说话,她将她们抱在怀里使劲的摇晃,一直摇晃的他们大哭才肯罢手。
  雪姨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怎么了?”她心疼的看着孩子,“快抱起来,是不是饿了?”她颇有经验的提醒金姐。
  “嗯,是饿了,妈,”金姐抱起孩子没好气的说,“整天就知道哭,像宰猪似的,就怕长大了,还不如一头猪值钱呢。”
  是的,在金姐看来,养孩子是个非常让人不安而又恐惧的长远投资,至少十几年里,是见不到一分回报的,尤其是英菊,这个从一出生开始就一直被她叫做英菊的女娃,她早晚是要嫁人的,不管是嫁给谁,反正这一辈子也不敢指望着她能为家里做出多大贡献。
  所以从此以后,英菊的伙食标准明显的下降了,一连几个月,竟然连奶粉都没有沾嘴,雪姨急了,悄悄的背着金姐给英菊准备了几袋奶粉,因为怕金姐发现,全都暂时寄存在了九哥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