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不小心嫁了总裁 > 第563章 圈套

第563章 圈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鸿集团,总裁办公室。
  
      霍廷琛点燃一根雪茄,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陆莫言。
  
      陆莫言昨晚显然没有睡好,他的脸色略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淡淡的黑眼圈也说明他缺乏睡眠。
  
      “怎么,昨晚没有休息好么?”
  
      霍廷琛微笑着问,他的口气就像是对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在说话,实际上他和陆莫言不但没有任何的交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是对手。
  
      现在他们两个居然可以坐在了一起,而且像朋友那样聊天,不得不说也是一种现实的讽刺,人毕竟是利益动物。
  
      陆莫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选择,所以才会和霍廷琛坐在一起,但是不代表着他是心甘情愿的,事实上,他只是想报复陆展言而已,只是以现在陆展言和靳正庭坚不可摧的盟友关系,他才不得已选择和霍廷琛合作。
  
      霍廷琛自然没有天真的以为陆莫言仅仅听了他的几句话,就对他死心塌地起来,如果他把别人想的那么简单,现在早就是一具尸体了,不过他似乎有控制陆莫言的办法。
  
      “不要对我充满敌意,我现在是唯一可以帮助你的人,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妻子钱园园现在在哪里么?”
  
      霍廷琛的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虽说因为前两次行动,他的地下势力几乎完全被靳正庭摧毁,但是龙九的情报网络还没有从根本上被破坏,所以他还是能够掌握大部分的消息。
  
      果然,听了霍廷琛这么说以后,陆莫言的眼神变了,他昨晚回到家里,可是没有钱园园的任何消息,她也没有回家,打电话也是处于关机的状态,这个时候他就会忍不住去想,钱园园到底去了哪里,霍廷琛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他一定知道的。
  
      钱园园的确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他现在依然爱着钱园园的,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也从新想了一遍昨天发生的事情,他觉得其中还是有些蹊跷的,霍廷琛的确很可疑,但是种种迹象又表明了,似乎霍廷琛在其中并没有扮演什么重要的角色,一方面是对钱园园还有很深的感情,另一方面又是自己亲眼所见陆展言和钱园园的关系,所以他纠结了一晚上,左右摇摆不定。
  
      “你知道园园现在在哪?她为什么不回家?”
  
      说道钱园园的问题,陆莫言再也不能淡定了,他甚至已经忘记了霍廷琛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现在他只想知道钱园园的去向。
  
      霍廷琛微微一笑,这才是他想要的效果,只要陆莫言还在意钱园园,那就说明他的心里还有她的位置,只要还有她的位置,霍廷琛就有办法控制住陆莫言,因为他很善于抓住别人的弱点。
  
      “我的手下告诉我,钱园园现在就在靳家别墅里。”
  
      他淡淡的说,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陆莫言的反应。
  
      “她为什么在靳家过夜,没有回家?”
  
      这个时候的陆莫言,基本上已经丧失了正常的判断能力,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算是钱园园是被迫的,也不会立刻就向没事人一样回到家里的,这个时候的女人,通常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丈夫,需要一些时间来淡化阴影的。
  
      可是现在陆莫言又急又气,所以根本没有换位思考一下,他只是认为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钱园园也应该立刻回家和自己说清楚,这一晚上没有回家,就更加加深了他对钱园园的怀疑了。
  
      霍廷琛呵呵一笑:“莫言,你觉得这个时候她会回家么,反正你已经撞破了她和陆展言之间的奸情,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昨晚陆展言也在靳家过夜,他也没有回家。”
  
      “什么?”
  
      陆莫言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脸色立刻就变了,聪明的头脑自然而然的脑补了一下昨晚的画满,他的太阳穴已经有青筋凸出了,显然已经到了愤怒的极限。
  
      “昨天被你撞破了,晚上又没有回家,反而留在了靳家别墅里,巧的是陆展言也没有走,他们在别墅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的手下根本就不可能进去,不过我保证消息绝对可靠,因为我的手下一直在别墅门口盯着,他们都没有出来。”
  
      霍廷琛的眼神里带着狡诈的笑意,陆莫言的弱点已经被他牢牢的抓住了,陆莫言的弱点就是太过在意钱园园,很容易因为这个女人而丧失最基本的理智,而且他一直生活在陆展言的阴影下,所以性格难免会有些缺乏安全感和对别人的不信任,而这些全部都是霍廷琛可以利用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在靳家别墅里继续在一起?”
  
      不用霍廷琛说,陆莫言就已经想到这个画面,所以也难怪他如此愤怒了,一个是他的亲哥哥,一个又是他最爱的老婆,两个人做出下流的事情不说,还在被自己撞破以后继续在靳家幽会,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我什么都没有说,也许未必是这样,我倒是觉得说这样的话应该有证据,不能随便给人扣帽子,我说的没错吧,莫言?”
  
      霍廷琛这时候却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虽然是在为陆展言和钱园园开脱,而实际上他越是这么说,陆莫言就更加确定他们两个在一起,这就是霍廷琛最善于做的事情,利用人们心中的那种叛逆心理。
  
      在这个方面来说,霍廷琛至少应该拿到一个心理学博士的头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