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不小心嫁了总裁 > 第257章 靳正庭的怒意

第257章 靳正庭的怒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勺园看到靳正庭的脸色越来越冷,拼命的跟赵瞳心使眼色,她知道赵瞳心讨厌陈欢欢,可是为了一个陈欢欢拿靳正庭做诱饵的话,就是得不偿失。
  
      赵瞳心也能感受到靳正庭身边的气压变得很低,她原来预想的就是这种效果,真的做到的时候,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她也问过自己为了报复陈欢欢这样真的值得吗,想到母亲被她侮辱的画面。
  
      赵瞳心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值得,把心里的那点不适抛之脑后,等事情结束后,她跟靳正庭好好解释,他应该会理解她的吧。
  
      “陈小姐这么漂亮,肯定会有很多人呢喜欢你把。”
  
      “没有,我就想一个人喜欢就好。”陈欢欢看赵瞳心好像不建议她的想法,更加频频看着靳正庭的位置。
  
      她心里不禁嘀咕,难道赵瞳心傻了看不出来她对靳正庭的想法?或者她习惯了靳正庭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也说不定。
  
      赵瞳心很想停下来,可是心比嘴快的说:“我看陈小姐好像是有喜欢的人吧。”
  
      “我……。”陈欢欢正想表明心意。
  
      靳正庭冷着脸低喝了一声,“够了。”
  
      赵瞳心的心颤了一下,他生气了,就在他刚刚维护过她的时候,她把他推了出去。
  
      “靳总,你怎么了是我不该跟瞳心说这些话,你不要责怪她好吗。”陈欢欢好像真的是为了赵瞳心说话,把所有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
  
      周围的人听到靳正庭的声音,更是好奇的朝他们的方向观望,有些好事的人都开始指指点点。
  
      “你们快看,靳正庭好像对他的女人发火了。”
  
      “不会把,不是说靳正庭对那个赵瞳心是宠在心尖上的人吗,传言不会是假的的吧。”
  
      “说不准啊,你没看到陈欢欢恨不得扑到靳正庭的身上吗,男人都是这样,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何况那个陈欢欢脸蛋身材都不错。”
  
      陈欢欢听到流言都有些偏向她的那边,心里暗自得意,最好赵瞳心能把靳正庭气的不行,这样靳正庭应该就会很烦赵瞳心了。
  
      都是上流社会的名人宴会,男人又都是好面子的动物,赵瞳心这么给靳正庭没脸,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了。
  
      “正庭,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吧。”杨子烨看了一眼靳正庭想要缓和一下气氛,这么多人吵起来怕一发不可收拾。
  
      他不能理解赵瞳心明明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怎么到这种时候犯这种错误,拿正庭当诱饵这不是开玩笑吗。
  
      正庭那么爱她,怎么会忍受的了心爱的人将他推到别的女人身上,就算是他也会忍不住发火。
  
      靳正庭没有回答杨子烨,只是看着赵瞳心平静的说道:“你玩够了吗,不够的话可以继续玩。”
  
      “靳正庭,我,我没有玩啊,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赵瞳心低着头不敢看靳正庭的眼睛。
  
      谁都不知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指尖在颤抖。
  
      “瞳心,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先带你下去休息先把。”勺园也觉得在这样下去肯定不行,而且周围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大。
  
      “勺子,我没事你别担心。”赵瞳心这个时候还能笑的出来。
  
      勺园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真是不作不会死啊,她也帮不了赵瞳心了。
  
      “靳总,你怎么了别不高兴,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想着让你陪我跳第一支舞,是我不该让你们为难了。”陈欢欢的话无疑是火上加油。
  
      周围的人很多都是兴味盎然的等着看戏,宴会能够经常参加,豪门八卦可不是天天都能看到。
  
      靳正庭深深的看了一眼赵瞳心,目光冰冷的转向陈欢欢轻蔑的说道:“你是不配跟我跳舞,更加不配跟我说话,还有不要再用恶心的眼神看着我,不然我不建议替你挖了它。”
  
      靳正庭的话,让在场所有人哗然,现在真的是坐实了靳正庭宠妻无度,不管赵瞳心有没有错,都是别人的错,就算真的有错,也是别人的原因。
  
      赵瞳心猛然抬头看向靳正庭,只是他却看也不看她一眼,放在她腰上的大手,也慢慢松开。
  
      她很想抓住他的手,不让他松手手举了又放下,这还不够……
  
      陈欢欢更是面无人色,她没想到靳正庭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突然说出这番话,她明明都是为了赵瞳心说话,为什么靳正庭还要这么说她。
  
      陈欢欢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因为气愤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欢欢这是怎么回事。”陈总刚刚在安排宴会的事情,等他到了就发现全部分气氛不对,看到靳正庭的方向,就知道糟了。
  
      陈欢欢像是忍受了巨大的委屈,猛地扑到陈总的怀里叫道:“爸爸,我真的没有这样的想法。”
  
      陈总心里也清楚八成是陈欢欢得罪了靳正庭,女儿在不成器也是他的女儿,他心疼的问:“欢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爸,我,我只是回答瞳心的话,不知道靳总为什么要生气,我真的不知道哪里错了。”陈欢欢眼泪扑索扑索的往下掉。
  
      她懂得无声的哭泣比放声哭泣更加让人同情跟联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