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不小心嫁了总裁 > 第190章 赶尽杀绝

第190章 赶尽杀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容磊受的是枪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能在家里救治。好在靳正庭的手下有一只非常擅长此方面的医疗团队。
  
      他们在容磊受伤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在正在里面为了容磊争分夺秒。
  
      靳正庭走进房间,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这是他兄弟的血,让他忍不住皱眉。
  
      “正庭,这件事目前没有任何线索,这房子左右的监控摄像头已经被人人为的损坏,要想知道真相,除非等容磊醒来。”
  
      靳正庭瞥了一眼面色苍白正在床上接受治疗的容磊,再回过头来,眼里的杀意已决。
  
      “不查了,所有人,统统买单。”
  
      里面的人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鬼门关,如果他死了,那么这些身前对他不友善的人,也理应为他陪葬。
  
      “叫刘万里给老子滚出来!”
  
      守在赌场外的小罗罗见一群黑衣人来势汹汹,开口就叫出自己家大哥的名字,装腔作势支支吾吾说了两句之后,被阿冬顺手掏出来的黑黢黢的枪管吓得屁滚尿流滚了进去。
  
      阿冬的人浩浩荡荡的杀进赌场,里面的赌客见到他们来,立马逃命,桌上一叠叠的人民币没有任何人顾及。
  
      “把这些钱先拿了,兄弟们见者有份。”
  
      阿冬坐在赌场正中央的太师椅上,望着满赌场疯狂逃窜的人,对靳正庭的小题大做略微不满,杀鸡焉用牛刀,对付这种小货色也要他亲自动手。
  
      “哪个小杂种赶在爷爷我地盘上撒野!”
  
      刘万里正和赌场新来的女人在后面嘿咻嘿咻,正是爽快的时候被打断,心里的怨气不是一星半点。
  
      满脸横肉的他在见到坐在太师椅上的阿冬时,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冬……冬哥。”
  
      刘万里满脸谄媚的看着阿冬,讪笑道:“您这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早说。这样,我这里的东西全部归您。归您。”
  
      刘万里这样的小角色阿冬平日里眼睛都不会抬一下,今日却对他笑了笑。
  
      总归是要死的人,应该被善待。
  
      刘万里哪里知道阿冬心里想的是什么,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笑嘻嘻地上前和阿冬套近乎,却被他一脚踹倒在地。
  
      “容磊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阿冬一个眼神扫过去,原本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刘万里大气都不敢出。
  
      “不,不是啊!靳正庭的人给我三个胆子我也不敢动啊!”
  
      刘万里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阿冬,想着另外一个也不是善茬,索性闭了嘴。
  
      “没胆子动靳正庭的人,有胆子骗我。”
  
      阿冬还没动手,他身边的手下一巴掌,把刘万里硬生生的扇出了血。
  
      要知道,穿过刘万里脸上厚厚的脂肪层,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不过阿冬的手下个个都是他亲自挑选的,人不多,但都和他一样,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说,这件事是谁做的。”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只是听他们说,说是h市那边来的人……”
  
      “砰!”
  
      巨响过后一阵青烟在刘万里的后脑勺升起,阿冬收起自己手里的枪
  
      “走,回去。”
  
      靳正庭坐在容磊沙发上,手边点着一根烟,却迟迟都没有抽。
  
      他在等,在等出去的那些人带回来的消息。
  
      杨子烨第一个推门而入,脸上写满了不满。
  
      “什么鬼?正庭,你说的那个贪官真的和容磊有梁子吗?我带着纪委的人过去,直接吓尿裤子了!”
  
      杨子烨坐在靳正庭德身边,将他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容磊还没有出来吗?”
  
      靳正庭摇摇头,闭目养神。
  
      “靳总,谭勇生说这件事和刘万里脱不了干系。”秦三走进来,看见靳正庭闭着眼睛,疑惑地看着杨子烨。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杨子烨叹了口气,“还是等阿冬的消息吧。”
  
      “阿冬?”秦三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那种人物boss都请来了,看来这次弄伤容磊的人,命不久矣。
  
      众人期盼中,阿冬终于带回了他们期待的意料之中的消息。
  
      “刘万里说,这件事是h市人办的。”
  
      阿冬来时的第一句话,让靳正庭一下子睁开眼睛。上次有一批货从他眼皮子底下过,这件事到底和h市的谁有关呢?
  
      是那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还是那个老谋深算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老江湖?
  
      “要不要找他问问?”
  
      靳正庭看了一眼杨子烨,摇摇头。
  
      “那边水还没有摸清,我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摸着石头过河很容易翻的。”
  
      阿冬的话正中靳正庭的内心,这件事没有切实的证据,贸然上门兴师问罪,定然会打草惊蛇。
  
      不过,h市里那几个人很少和他往来,动容磊?他实在想不出是何人所为。不过有一点靳正庭敢确定,就算是h市人动的手,这和江滨也有莫大的关系。
  
      靳正庭从椅子上起身,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他声音有些沙哑:“江滨市里的那几个人盯紧就行。”
  
      “你去哪儿?”
  
      阿冬见靳正庭起身想要离开,赶忙问道。难道现在还有比容磊死活更重要的事情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