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不小心嫁了总裁 > 第178章 哥哥

第178章 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己还没有找上门去,他们倒是自己送上门来。靳正庭站在医院门口,身后黑压压一片都是他的人,医院每个角落都散布着揣着枪的“病人”,整个医院都笼罩在他的势力下,全面禁严。
  
      许家的车象征着他们在这个地方的地位,除了他们和靳正庭,应该没有人敢这样挂着军牌在大马路上横行霸道吧!
  
      从第一辆车上下来的人是许政,仗着许家在军中的权威,年纪轻轻,已经是正营级干部。
  
      刚准备进去的他,却被上前一步的靳正庭死死堵在外面。
  
      “靳正庭,我妹妹在里面。”
  
      “在里面的是我妻子。”
  
      两个男人针锋相对,当仁不让。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因为谁都看见,许政的腰间别着一把枪!
  
      许政也是年轻气盛,张扬跋扈惯了的主,一言不合之下就从腰间拿出枪,“我看这里还有谁敢拦我!”
  
      许政带着眼镜,却没有一丝斯文气质。
  
      头顶上的54枪丝毫没有威胁到靳正庭,他不仅没有把路让开,反而上前一步,硬生生地把许政往后逼退了一步。
  
      “在我面前舞刀弄枪,许家有几分面子保你这肩上的军衔?”
  
      人是理智的,但刀枪不长眼。往常嬉皮笑脸的杨子烨此时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脸严肃地搁在两个人中间。
  
      “大家有话好好说,大庭广众下,这样影响多不好?”
  
      “让我把我妹妹带回去,否则今天我还真就在你面前让你开开眼。”
  
      许政进军营多年,军痞气也染上了一些,面对靳正庭的挑衅,他也有些上头。
  
      靳正庭没有说话,给了一旁后者的容磊一个眼神暗示,三下两除二,许政手中的枪就被容磊摔在地上,两三脚踩得粉碎。
  
      “许政,你这是在干什么?”
  
      威严的声音响起,在场所有人包括靳正庭在内,脸上跋扈的表情都有所收敛。
  
      许父在秘书的搀扶下从车里走出来,看着地上被踩得粉碎的枪,狠狠地瞪了一眼许政。许父之前征战过沙场,手上是染过血的,那眼神能让人竖起汗毛。
  
      “正庭,颜可这么大的事,我觉得你应该和我有个交代。要是你公务缠身没有多余心力照顾她,许家有的是人,可以让她回家静养一段时间。”
  
      许政这种不成气候的小年轻靳正庭可以不放在眼里,但许父毕竟是老一辈,这个市里谁都会给他几分薄面。
  
      “不用,这次事情过段时间我会给您老一个交代。但颜可在我这儿,才是最安全的。”
  
      靳正庭虽然收起了面对许政时嚣张的气焰,但这礼貌和客气中却带着一份固执。是的,他不会向许家妥协。
  
      靳正庭的的拒绝没有换来许父的不满,他点点头,接着道:“人不让我接,至少也要让我看看是死是活吧!我养了这么大的女儿,看一眼的权利总是有吧!”
  
      许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靳正庭只好侧身让其通行。
  
      许政跟在许父身后,在靳正庭面前不屑地轻笑一声。靳正庭没有说话,倒是杨子烨轻描淡写地伸出一条腿,险些让许政摔个狗吃屎。
  
      “有过节?”
  
      靳正庭挑挑眉,杨子烨这个永远都是隔岸观火拍手叫好的人,难得见他仗义出手。
  
      杨子烨望着许政的背影,愤愤不平地冷笑了一声,“也不看自己什么姿色,敢和我抢女人!”
  
      病房里,为了不出岔子,靳正庭让护士在赵瞳心的点滴里加了点安眠药,此刻赵瞳心正在床上睡得正香,丝毫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两个人当成古董一样在鉴定。
  
      许父看着床上安安静静的女生,想起自己那个在军营里给自己争过无数荣誉的女儿,不禁老泪纵横。
  
      许颜可可是他一生的骄傲,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不声不响地躺在床上?
  
      看着床上人温婉的眉眼,柔和的轮廓,想起记忆中许颜可在军中军事竞赛时的飒爽英姿,许父拍拍许政的肩膀,“我们走吧!”
  
      靳正庭和杨子烨赶上来时,和正准备离开的许家父子在电梯口撞得正着。
  
      “您就走了吗?”
  
      许父点点头:“让她安静的休息吧,过两天好了,来家里坐坐。”
  
      “嗯。”
  
      望着许家人浩浩荡荡离开,杨子烨啧啧直摇头。
  
      “这么招摇过市也不知道是在做给谁看?真不怕遭来民众记恨,让他们上头条吗?”
  
      靳正庭想起许父离开时的那句话,自嘲的笑了一声。
  
      “是在做给我看。”
  
      许家人不过是想让他看看许家的权势,不要以为许家的女儿好欺负。可惜了,欺负人的偏偏是他许家人,被欺负的反倒不是他许家人。
  
      好不容易在医院待到各项身体指标都达到靳正庭的标准,在床上整整躺了大半个月的赵瞳心走出医院大门的心情和天气一样晴朗。
  
      “靳正庭,我想和圆圆去逛街,好不好?好不好?”
  
      赵瞳心的胆子越来越大,之前小心翼翼到连话都不敢和靳正庭多说一句,现在竟然敢拉着他的衣袖撒娇。
  
      靳正庭的心连同手臂一起被晃荡着,笑着点点头,“不过你得随时报告你的位置。”
  
      看着靳正庭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递给自己,赵瞳心脸红地拒绝,“那个,我也不要买什么,真的不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