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春归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辞行2

第一百六十五章 辞行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金人可将兵刃取走?”王黼问道。“回大人,小的将兵刃分装到三个木箱之内,上面用锦缎遮盖上,交给金人了,把箱内藏的兵刃也告诉了金人。”一个掌柜模样的人在下面恭敬地答道。“我的话,都告诉金人了吧?”王黼又问道。“一字一句都告诉他们了。”掌柜模样的人说道,“那金人虽然不情愿,可是我告诉他们,这是王相公的意思,那金人也就不敢说什么了。”“这些番人,只懂得打打杀杀,却不想想,那辽人驸马岂是容易刺杀的?!若是不能计划周详,倒是恐先连累了我!”王黼冷哼着说道。王黼又转头问身边的心腹王九儿道:“郓王那里可有消息?”王九儿忙答道:“小的这两日守在府中,等候郓王差人送信。只是一直还没有收到。”“真不知三皇子要闹到何时?这几天动静也不小了,虽则皇城司主管刺探监察,可毕竟是天子脚下,不能太过。你去告诉他们,”王黼对那个掌柜模样的人说道,“让他们明日就不要在街市上露面了,尤其再不要同那些歌姬见面,以免被人抓住了把柄。”“是,大人。”掌柜模样的人恭敬答道。“你店铺中生意如何啊?”王黼说完正事,随口问道。那掌柜沐浴的人马上诉苦道:“大人,自从去年北面与辽人开战,店铺里便少卖出去一半的货。靠着偷摸卖到燕京一些,还能给大人您一些孝敬,只是这半月来,雄州那里便断了消息,也不说运货过去了。眼看这店铺就要关张了。”王黼不以为意地说道:“没了辽人,不是还有西夏人,还有金人、高丽人么?没了辽人,你就活不成了?”“西夏人俭省,素来不喜这些丝帛之物;金人见了商队只是抢,何曾买过一匹锦缎?!高丽人就更不用说了,国小人少,每年官家又赏赐他们不少锦缎茶叶,也就足够他们穿用了……”那掌柜一说起来,就仿佛满肚子的苦水,倒也倒不完。“等做好这次的事,日后有更多好处!”王黼立即不耐烦地打断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这里一有消息,王九儿便会派人告诉你,你再亲自去都亭西驿,告诉那些金人。”“这几日,街面上可有异样?”掌柜的走后,王黼不放心地问王九儿道。王九儿知道这位王相公的疑心重,如果回答的快了,他定疑心你是在敷衍他;若是回答的慢了,他又疑心你不用心。不过这一次王九儿是犹豫着不敢回答,他派出去的教那些小曲的人里头,有一个叫李放的人,已经两天没有来见他了。两天不见他,就是两天没有来找他领赏钱。按照李放的为人,他是断断不会舍得不要那每天两贯铜钱的。王九儿还问了别人,都说未曾见到李放。现在王黼问起来,王九儿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件事说出来,王黼突然扭过头来,狠狠瞪了王九儿一眼。王九儿一见王黼那双圆睁的大眼,便心惊胆战,哪里还敢再说李放的事?连忙说道:“街面上一如往常,大人放心。”“唔,那辽人不是已经将马车做好了么?”王黼半仰着躺下,对侍立的王九儿说道:“明日辽人便要将马车送到宫里去了。今夜派两个人,多带松油、硫磺等物,探明马车存放之所,给他烧个精光!哼哼,看他明日送什么去皇宫给官家!”“是,大人。小的这就去办!”王九儿立刻出去了。乌鲁收到了“货物”,周南稍晚些时候,同样也收到了“货物”。只不过,周南的“货物”与乌鲁的不同。傍晚时分,小九儿在前面引路,后面带着三、四个伙计模样的人,抬着两个木箱子,进了驿馆。一入驿馆大门,小九儿便大声呼喊着:“慢着些……休要磕碰了,那里面可是驸马精挑细选的钧瓷!”那几个抬箱子的活计更是不敢大意,生怕磕碰了瓷器,惹得辽人驸马不高兴。一旁的驿馆内的驿卒不住捂嘴偷笑:几件破瓶子、罐子的,有何宝贵?到底是番人,没见过什么好宝贝!在驿卒的鄙夷中,一行人终于进了周南的小院,在外面还能听到院子里小九儿大声叫喊:“快去请驸马来看这些可够?”周南来到廊下,见两个木箱正好放在假石山后面,从小院外面更本看不到这里。周南这才示意,将箱子打开。小九儿立即上前,将两个箱子都打开,两个箱子里也没有摆放锦缎、瓷器,只是一个箱子里坐着一个男子。这两个男子都是被绳索死死捆住,动弹不得,嘴里也被堵着布团,布团外还勒着绳索,以防布团掉出来。小九儿低声对周南说道:“兄弟们按照韩掌柜的人指引,果然见这个男子……”小九儿指了指其中一个箱子里的人,说道:“……他也不去街面上、酒楼里唱曲儿卖艺,只是每日里喝酒、醉卧家中,到每日早上,他便找相熟的歌姬,教人家今日该唱何曲,还给人家铜钱,让去某处唱曲。”周南冷笑着点点头,小九儿又指着另外一个箱子里的人说道:“这个却不是教人唱曲的,是兄弟们去方才那人家中,要捉拿那人时,恰巧这人来找,看样子也不是好货,便一并拿了来。”周南看了看,只见这个男子一脸傲然,身上、脸上还有血印,想来是方才被小九儿等人抓住后,这一脸的坏脾气激怒了小九儿等人。“可问过了?”周南指着后面这个男子问道。“问了,什么也不说。”小九儿无奈说道。“不说好办。”周南看着后面这个男子,对小九儿说道:“把他杀了,剁碎了,塞到竹笼里,丢到河里喂鱼,让谁都找不到。对外面就说这个人全说了,给了些银两离开汴京了。”“嘿嘿,这个法子好。”小九儿狞笑着说道:“看他主子能不能放过他家里人?!”“你不说,未必前面这位老兄不肯说。”周南又说道,“我虽然不说汴京人,想必你也知道我是谁,我若想在汴京城里打问你是谁,你主子是谁,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个男子脸上神色变了几变,最后终于说道:“若是放了我和我家人,我情愿说。”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com/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首发https://https://m.33xs.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