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春归 > 第八十六章 尔虞我诈

第八十六章 尔虞我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首先向各位道歉,昨晚由于喝多了酒,写的实在对不住各位,我已经将上一章修改了,为了弥补这个问题,我把上一章更改后的内容在这一章也贴了出来,好顺延下文。上一章更改部分不在本章字数内。)
  
      一番巡检下来,周南心里才有了底,根据府库账簿,府衙官府里计有十六万的税银,库房里二十五万的银两,以及库房里十万匹绸缎,还有粮仓内八万石粮食。
  
      周南逐一检视过后,才说道:“我相信诸位,这些银两绸缎,交由郭将军统管,取用处置悉由郭将军定夺。”
  
      周南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韩贵和马大丘二人的眼神,随口便将郭药师拉到了台面上来。光是大宋那边的封赏还不够,眼前这些金银绸缎先许给郭药师,让他们这些人斗去吧。
  
      这些府库的账簿确实没什么可看的,兵乱之年,能有多少收入呢?这些财物,放在大宋,也就是一个富裕的镇子的收入。
  
      在现在他的眼里,这些金银绢帛粮米,倒像是烫手山芋。
  
      他现在已经拿下了涿州,根本不在乎具体州府能剩下些什么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如何将自己手下这些叫花子军操练出来,有郭药师、甄五臣这些心怀鬼胎的人在身边,他真的得注意点儿。
  
      周南今天陪郭药师转了一天,从他出府的那一刻,他就看到了左小四。可是人多眼杂,不便说话。他和诸位将官随着郭药师将各粮仓、税银库、兵械库都巡看一遍后,只是许给郭药师打理,然后就匆匆回府去了,今夜就要看好戏能不能上演了。
  
      一天下来,最高兴的当然是郭药师了,他现在根本不会注意到其他几名彪官的眼神。等将周南送入府内,甄五臣、张令徽等人也早早散去了。
  
      “着火了!”、“救火啊!”、“快来人啊!”
  
      随着火光越来越大,叫喊声也更急促,人越聚越多。
  
      周南本来是在等着看戏,可是没想到这戏是在自己这里演。这小四,不是睡过了吧?
  
      周南忙披上衣衫,从房内出来,指挥身边仅有的几个人救火,这火明显就是有人故意纵火,周南在的这处院子好些部位都起了火,火势越来越大,把郭药师手下的亲兵也招来了,一群人忙碌中寻水灭火。
  
      他住在留守府,既然戏看不成了,那就救火吧。
  
      郭药师听到动静,也穿好衣服、带着人跑了过来。火已经灭的差不多了,几处房屋的门窗俱都被烧毁,看来是有人引燃了木制的门窗,幸亏他手下那些亲兵都在校场那边兵营里住着,才没有有人受伤。
  
      郭药师紧绷着嘴唇,一双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站在周南身边,说道:“上使如何?没有惊扰到上使吧?”
  
      火影翻腾中,周南正要说话,“啊”的一声,随着一阵剧痛,周南支撑不住,背靠在墙上,只见一支长箭插在周南胸口,一旁站立的郭药师大吃一惊,大喝道:“快保护上使!抓刺客!”
  
      郭药师查看了一下周南胸口伤势,对着南侧院墙一指,叫道:“刺客在那边!快去追。”郭药师手下亲兵呼啦跑出去十几个人,向院墙外追去。这边只有韩贵和马大丘在扶着周南,要将周南抬入室内,还有几名郭药师府上的亲兵正将余烬扑灭。郭药师不敢大意,跟在韩贵身边,看着二人抬着周南慢慢向室内走去,突然郭药师身躯一震,闷哼一声,韩贵觉得奇怪,扭头一看,只见郭药师背部一支长箭贯入,和周南一样,也是遭人暗算了。
  
      郭药师勉力支撑着,韩贵连忙叫来灭火的士兵,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周南和郭药师搀扶进室内,让周南和郭药师坐好,又将房屋各处窗帘弄得严严实实,韩贵又派人在门外守候,这才给二人检查伤势,这时府内的医士赶了过来。
  
      一阵阵忍痛嘶喊声中,射进背部的箭被拔了出来,又上好伤药。郭药师毕竟身体强壮些,处理完伤势后就这样坐着,看医士为周南疗伤。
  
      周南从剧痛中醒来,对郭药师说道:“郭将军,此诚为各将官明辨身份、清理内奸之时。有此纵火、箭射你我二人,正是奸细发动了。射伤我事小,只是若不借此机会,将内奸除掉,只怕大宋天兵未到,燕京便派大军过来了。望将军竭尽全力,以除内奸。”
  
      不一会儿,派出去追拿刺客的人都纷纷回来了,对郭药师道:“禀将军,小的们追出后并未发现踪迹,只怕是那刺客得手后就跑了。”
  
      郭药师无法,只得吩咐手下侍卫道:“现在即刻调我步军一营,驻守在府第外面,不得再有刺客之事。”那侍卫忙跑出去传令去了。
  
      郭药师看了看周南,只见周南身边仅两名侍卫亲兵,不禁喟然长叹道:“果然是家贼难防啊。”
  
      周南不禁问道:“在这关键时刻就别卖关子了,如何说是家贼难防啊?”
  
      郭药师急道:“难道现在还看不出来吗,刺客能摸入府内,必是对上使住处、对我这留守府最是熟悉,近日那人又去燕京报信,几件事联系在一起,刺客当然是我身边最亲近之人,我身边最可信之人。”
  
      郭药师脸上露出阴森神色,说道:“上使放心,此番变乱,乃是我等杀却甄五臣之流最后一战,此番事后,再不会节外生枝。”
  
      随后郭药师请周南好生将养,就告辞回去了。
  
      不多会儿,左小四就闪身从门外进来了。韩贵和马大丘正要喝问,周南虚弱地说道:“自己人。”又让马大丘到门外守着,以防有人过来。
  
      左小四走近周南,满脸愧疚地说道:“大郎,都怪我,竟让你被那人射了一箭,你放心,手下兄弟已经追过去了。”
  
      周南摆摆手,低声说道:“不是让你演戏吗?如何反倒让别人看了我们的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