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春归 > 第七十四章 赤日炎炎六月天

第七十四章 赤日炎炎六月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人正在书房内说话,外面隐隐传来一阵雷声,童贯眼睛看了看外面,见外面依然是晴空一片,不禁暗暗奇怪,这临近番地,天气如此古怪,大晴天也要雷声不断。
  童贯自顾自地摇摇头,正要说话,远处又隐隐传来一阵呐喊声,紧接着是一声声号角声响——这番人号角声音特别,与自家军营中号角不同。
  难道是番兵来攻吗?
  番人虽然新近大胜,可是北有金军紧逼,自保尚且不暇,怎么可能就敢越界主动挑事?
  金军与番人谈和了?这样一个想法冒出来,将童贯吓出一身冷汗,这也不是不可能,那番人、金人都是不受圣人教化的愚钝不化之辈,毫无仁义礼制、国法教化可言,受些财帛女子,再许可称臣也是有的;再或者金人兵力不及,假意受降,使个缓兵之计,却让番人先来击退自己这边大军,好坐山观虎斗,消磨自己和番兵实力,也不是没有可能。
  童贯胡乱猜测着,对外面的鼓声、叫喊声置若罔闻,毫不在意,外面厮杀自有军中夯汉,这雄州城乃是北地第一雄关,城高墙厚,就凭番人那些人马和攻城手段,岂不是隔靴搔痒?
  童贯又对何四说道:“再派人到燕京,想法打探那番人公主的事……”正说着,一个侍女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将信递给童贯,说道:“信乃是城外番兵射入城中,值守差官派人送来的。”这是童贯一直以来的规矩,内堂侍奉,都是女子,外面那些幕僚、侍卫都只能是在二堂上等候。
  童贯接过来,其实也算不上是信,就是一张纸,上面还有被箭射穿的痕迹。童贯将信打开,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字:“欲和则仍旧和,不欲和请出兵见阵,大暑热,勿令诸军从苦。”最后只署了一个“石”字,字迹清秀,却透出一股傲视众生的狷狂之气,观其文法字迹,和那个石字,自然是番人重号称翰林学士第一的耶律大石了。
  读了耶律大石信上的话,童贯顿时就忍不住了,勃然大怒,仿佛那耶律大石骑在马上,用马鞭指点着他,那马鞭快要敲打到他的鼻尖上了,当着两军将士的面,不耐烦的对他说:“要议和就快点谈判,要打就趁早,天气这么热,不要让我手下儿郎们受这暑热。”
  自己在军中数年,也算是东征西战了,如今拥兵十万,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不通圣化的番人书生如此羞辱。
  纵然童贯已经不是男人了,可也受不了耶律大石这样的折辱啊。
  童贯在堂中来回走着,就像是关在笼子中的野兽一样,面目狰狞。
  他想打,他想一鼓作气打到番人南京,为圣上夺回这幽云之地。
  可是,兵将无能啊,他这宣帅如何用心,终不能靠他亲自上阵吧?
  只是番人如此羞辱于他,他总不能仍旧缩在大堂内不闻不问吧?想至此,童贯草草向何四布置了事情,便走出大堂,向堂外众幕僚将官道:“诸位,可随某到城上一观。”
  大队人马前呼后拥的随着童贯上了雄州城墙,童贯还是第一次登上这雄城高墙,放眼望去,好似极目千里,令人心怀一荡。城墙上,刘韐和一队士兵正紧守在城门口的垛墙上,向下观看,见童贯上来,忙躬身行礼。童贯摆摆手,站到刚才刘韐的位置看去,只见城北面约有一箭之地外,一千余番人骑兵正趾高气昂,来回纵马飞驰,狂呼叫嚣,其中正中一个番兵掌着一杆日上月下的大旗,这些个番兵个个甲胄鲜亮、骑术高超,只是大旗下却并没有耶律大石本人,看情形,只是耶律大石手下将官来此挑战。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在打了上次的胜仗后,耶律大石手下那些武将对耶律大石已经是完全心悦诚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