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春归 > 第六十章 壮怀激烈

第六十章 壮怀激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已过午,却比早上更阴沉了,天上看不到乌云,却像染了一层重重的墨,沉重的要整个塌下来一样,这空旷的田野间让人更加压抑。刮起的北风越来越大,带着尖利呼啸的风一阵阵吹过,连赶路的兵士们走路都轻松了很多,像有人在背后推着一样。许是风带着河水的凉意,吹过的风竟然让人感到寒冷,或许是半天来死里求生的后怕,让背部一阵阵发寒。
  也许是这怪异的天气,也许是对身后莫名的恐惧,行进在路上的士兵们一个个低着头,带着沉重的气氛,匆匆赶路。
  “这要命的黄天,还是回到城中才能放心。”
  “是啊,来壶烫酒,喝完美美睡一觉,哈哈。”
  “老冯,都他娘败成这样,还想喝酒?有碗姜汤就不错了。”
  ……
  一队兵士看身边没有督巡官,悄声交换着说话。
  一匹黄色战马跑了过来,一顿鞭子虚空抽了下来,马上的人喝骂道:“娘的,还不快走?!学那婆姨尽扯闲话。番狗追上来,你们几个押后啊?”
  刚才说话的几个兵士抬头一看,只见马上之人也不披甲,也不顶盔,却显的高大魁梧,脸上鬓须如戟,双目炯炯迫人,本是一脸端正、威风凛凛的大将风姿,却因嘴角时时透着的狡黠,引得人只被他的放浪不羁所遮瞒。这些士兵嘘了口气,都认得这人,泼韩五,是西路军辛兴宗军中左军焦安节手下一个副都头,姓韩,叫韩五。这个主儿咋呼的响,却在小事小节上从不在意。所以行军时私下闲聊,看见是泼韩五,也不惧怕。
  泼韩五是绰号,本是绥德人,行五,从军前在村中就是一个泼皮,这村中横行霸道,欺压良善,可是韩五一身勇力,无人敢惹。有一次躺着睡觉,被一条蟒蛇缠住了,韩五赤手空拳和蟒蛇搏斗,杀死蟒蛇后,自己也累晕了。村中父老以为他死了,都举手相庆,争相喊着“泼韩五死了”、“少了一害”这类的话,韩五迷迷糊糊的听到村里人喊的话,才知自己如此被村中人憎恨。羞愧之下,也不在村里混了,就投了军。没想到在军中也遮掩不住本性,还是如泼皮一般,所以军中俱都叫他泼韩五。
  要论资历、论军功、论才能,从哪儿论起,也都该是个将官了。只是屡立战功,却总被上面的人压制,或是冒领,所以始终在这大头兵堆里混。
  泼韩五本就是无赖性子,难以管束,又时运不济,所以这军中也是偷着耍钱喝酒,越发放浪。按说军中规矩森严,轻则军棍,重则砍头,像泼韩五这般耍钱、喝酒、闹事的,有几个脑袋也不够耍泼的。可是泼韩五又不是真的泼,只是心思灵变,加上又勇猛善战,屡立战功,是以深的长官喜爱,知道他就是放荡不羁的性子,也就不爱管束他了,最多就是一顿军棍,可是打完后还是破皮无赖。以他泼韩五立的功,早就该是个从八品的从义郎、秉义郎了,甚至是正八品的修武郎了,可是擒了那反贼方腊,朝廷最后才只封了他一个从九品的承节郎。西军中谁人不知泼韩五?谁人不替泼韩五惋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