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乡村首富 > 440订婚?

440订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热门推荐:、、、、、、、
  
      白湖湾的水,总是很清澈,倒映着红墙绿树,湛蓝的天和涌动的浮云,还有耸入云端的格子楼。
  
      还未春分,然而南方的天气已经在2月末的时候渐渐转暖,春寒料峭,春暖也爬上了树梢枝头。
  
      鸟雀欢呼,湖水也渐渐从隆冬的平静中拂起了细小的波纹,卷卷荡荡,透镜一般,折射出这满目的春光。
  
      柔风从叶片和草尖拂过,带来一缕芳香,那是泥土混合着破壳生长的味道。
  
      醇厚,自然。
  
      历久弥新。
  
      久坐静思,易使人明心见性。
  
      早起后,张晨便裹着厚厚的毛毯子,躺在阳台的绒毛躺椅上,丝丝寒风沁透着颈脖的皮肤,让有些混沌的大脑保持着八分清醒。
  
      睡意全无,满脑子都是琉璃光转的人生写意。
  
      前一段时间微星科技集团已经正式走上了国际化的运营轨道,在公司内部,借力于玫瑰手机销售量大增,大量的资金开始转化为投资,新的研发部门,新的生产线,新的品牌设计---
  
      一切都是新的。
  
      随着美国口头上承诺放开本国市场,允许中国的同类企业展开合理公平的竞争,张晨第一时间便任命田水蓝为总裁助理和特别代表前往美国寻找合作伙伴,建立微星科技在美国的事业部门。
  
      同时韩国方面的批文已经下来了,微星科技的韩国分公司将会在年初3月份的时候正式开始上市营业。
  
      至此。
  
      微星科技算是迈出了一大步。
  
      作为一家企业的创始人,张晨的付出是远超旁人想象的。总有很多人只看得到他脸上的风光,但是有多少人理解他背后的付出和内心的挣扎。
  
      在他名下的众多企业中,可以说只有微星科技是他亲力亲为一步一步从小到大堆砌起来的。
  
      白湖湾集团虽然是他亲手创立,一手扶持发展壮大,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更多地只是充当了一个决策者的角色。
  
      在白湖湾集团转型走向全国的关键时刻,是苗影掌舵,让它在整个发展的轨道上没有偏离方向。
  
      而微星科技。张晨几乎参与了每一次发展的重大决策和活动,甚至亲自下生产线监督过生产,亲自与诺基亚寻求合作,更亲力亲为解决了包括缅甸、泰国、印尼以及韩国在内的诸多国家的通信壁垒,签订了技术准入协议。
  
      在这个过程中,他甚至承担出总裁的角色以外的诸多任务。
  
      在张晨投资的诸多企业中,可能只有百度和腾讯以及阿里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放手投资。
  
      陈夕是昨天傍晚回来的。
  
      又长了一岁。女孩也越发地清丽起来。
  
      少年时的陈夕。并不为大多数人所喜。
  
      毕竟一个冷脸的少女总比不上笑颜如花的小姑娘,尽管那只是怯懦,只是内向和一点点自卑。
  
      越发长大了,就像含苞待放的花苞,风吹过,雨洒过,有了阳光雨露,便灿然绽放。这种美丽,美得令人心惊。
  
      即使是随意地披着长发,在睡裙外裹着厚厚的一层细毛毯,张晨也感觉得到女孩身上的柔软。
  
      “妈妈呢?”
  
      一把抓过陈夕的手,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诚不欺人。
  
      轻轻地捏着白皙如玉的手指,陈夕的手并不凉,反而有些温热,白皙的手腕。
  
      “陪扬扬去学校打疫苗了。今天不上班吗?”
  
      作为公司的总裁,张晨绝对是干得比员工多。活的比狗累,狗还能撒个娇偷个懒。
  
      “不去了。公司里最近一段时间都没什么事情,日常工作都有人处理,如果天天都等着我这个总裁去做事才能发展壮大,那离破产也不远了。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你昨晚跟那小丫头闹到那么晚,不多睡一会儿?”
  
      张晨这句话可不是没来由的。
  
      陈夕每次从学校回来,妹妹张扬几乎都会缠着她闹到大半夜,偏偏他老娘还不管不问,任由两个疯子在房间里各种枕头大战。
  
      陈夕的性子一直都很恬淡,现在也不外乎如此,但是偏偏跟扬扬在一起的时候就玩得兴起。
  
      “嗯?干嘛?”
  
      伸手拧了一把女孩小巧的鼻尖。
  
      “没事,我看你鼻子上有根头发。”
  
      “晨子。”
  
      “嗯?”
  
      “--”
  
      “怎么了?”
  
      陈夕欲言又止。
  
      相处了这么久,张晨自然了解她的性子。
  
      “我想让你帮忙找找我哥。”
  
      过了半响,陈夕才缓缓说道。
  
      张晨闻言立马就把女孩扶了起来坐直了身子,发梢淡淡的清香吸入鼻中,痒痒的有些想打喷嚏。
  
      不过张晨没有心思去想陈夕用的是什么洗发水,陈夕的哥哥陈枫给张晨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当初还在乡中上初中的时候,陈枫的名声就极臭,当时的坝头乡可谓是鱼龙混杂,小混混比警察多,当年的坝头乡中就是小混混的培育基地,多数读完初中或者初中还没上完的小年轻或多或少地受到外面的影响就开始混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