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乡村首富 > 第282章 县长也兜不住

第282章 县长也兜不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群号:439-778-960

    徐家岭镇派出所的院子外面。

    徐文娟和徐文洋姐弟俩扶着杨金花靠在派出所外面的墙壁上,已经是大中午了,刘叔林人进去到现在还没点动静,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六叔,要不你带大家先回去吧,我和我姐在这里看着,没事。”

    “你这孩子说的哪里话,现在这时候能回去吗?回去了还指不定他们要怎么整你爸呢!”

    正说着话的当口,里间的铁门哐当一声。

    大铁门突然就被人从里面推开了半扇。

    徐文洋赶紧揪了上去,拦住那个推开门的中年民警。

    “我姐夫和我爸呢,你们派出所人是不是都死光了!”

    “小伙子,你别乱说话啊!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家。”

    “老子就骂你了怎么着,你们无凭无据乱抓人,老子告你们去!”

    “滚!”

    那个民警也憋屈得紧,一上午派出所的门都没打开过,外面这一帮子泥腿子都堵在那里,别说开门了,就是连条过路的没有,但是说话又有些底气不足。

    不过徐文洋也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洪桥村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看他指着人就骂开了的架势,立马就围了上去,整个铁门都被推得哐当响。

    今天派出所的人算是丢尽了,也不怕再继续丢下去。

    “快把人放出来!”

    “快放人!”

    “还有没有公理了你们这样乱抓人!”

    等了整整一上午,外面的村民也都憋出了真火,那个民警的话无疑把这蓄了一上午的火气都给点燃了。

    “拆了他的大门!”

    原本金州县的民风就是这样子。洪桥村也差不了哪里去,老的少的都不依不饶。派出所的大铁门本来就是上拴的,那个民警本就打开了锁打算出去的。结果这么一闹腾,三两下就被人冲开了。

    这一下子是真的彻底热闹了。

    “干什么干什么?这是干什么?你们要造反了还是怎么的?”

    “造尼玛的比!赶紧把人放了!”

    “老子就不信了,你们这些披着一身皮的狗东西也能当警察!”

    “我跟你们讲啊,这里是派出所,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

    但是这人都冲进来了,还有谁肯听他这些废话。

    “犯法就犯法,我就不信老子还有你们这些狗东西犯的法多。”

    “走,去把富强和他女婿找出来,我们告这些狗东西去!”

    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刚才的那一幕梁刚也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并没有出去制止,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是他梁刚再没有头脑也知道今天这事算是彻底闹大了。

    就在刚刚他接到县公安局打来的电话时,他整个人就已经懵掉了。

    县长丁道全和县局的刘开局长现在就在来派出所的路上,他现在想着的不是怎么让徐富强翁婿两服软,而是在想着这责任怎么推卸得掉。

    梁刚可不会再天真地认为县长和县局局长同时下来是为了嘉奖他的,恐怕还是跟徐富强家的那个女婿有关。

    砰!

    “他妈的,真是瞎了眼了!”

    “梁所。现在院子里全是人,怎么办?”

    “小吴,这样,你赶紧去镇上找石明亮书记。就说现在人被抓住了,还有,跟他说丁县长下来了。”

    没有其他办法。梁刚只好拉人下水了,石明亮既想得到最大到处又不想担责任。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梁刚自己都不相信徐富强的女婿是个普通的生意人。但是现在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连挽救的机会恐怕都不大会有。

    “你们去把人带出来!”

    刘叔林跟徐富强也没有真的认死理待在里面不出来,但是当洪桥村的人看到老徐手上的手铐时,情绪还是立马就失控了。

    “出来,你们这些龟孙子,都出来!”

    “你们这是无法无天哪!”

    推推搡搡的人群着实有些可怕,

    徐家岭镇的派出所并不大,所里的民警加起来拢共也就那么十来个人,而且还有几个人休假,现在上上下下都不到十个人。

    除去已经去镇上找人的小吴和被“关”在办公室里的徐大有,现在所里还有几个人能出来扛事,这一大帮子的老老少少少说也有几十个人,就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对着干。

    自古以来都是民善被官压,但是在金州县,却不一定,公安跟村民对着干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而且真要干起来,难不成你还真敢动刀动枪不成,终究吃亏的绝对不会是村民。

    啪!

    啪!

    已经有人开始砸玻璃了!

    梁刚在办公室里已经有些躁了,今天这事坏就坏在徐大有那个混账身上,好好的给人上手铐干什么,他妈的真是一头猪,还被人抓了个现成。

    如果没有那副手铐,派出所请徐富强来谈税款和以前计划生育欠款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即使上面追究下来也顶多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责任。

    但是现在,人家就认死理,咬定了暴力执法,而且人证物证都在,这就已经不是简单的责任问题了,这是渎职,是滥用职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