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乡村首富 > 第214章 临别前的晚餐

第214章 临别前的晚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热门推荐:、、、、、、、
  
      如果撞墙不死人,那张晨肯定早就撞了!
  
      在撞墙背后,这是有关于一个令人惊艳的同桌的故事。
  
      张晨是晨读后的第一节课才知道新同桌的名字:郝明,不得不说,的确是个好名,好记又好念。
  
      但是他更好奇的是这家伙是从哪里蹦出来来的,似乎笑面婆婆对他的关心已经有些超出班主任对新同学应有的关怀了。
  
      “你爸是县长还是书记?”
  
      原本张晨是半开玩笑的一句话,却不料还真被他蒙对了。
  
      “县长!”
  
      “真的假的?县长的儿子跑到一中来念书,你怎么不去德阳高中,官二代体验民情来了?”
  
      “我本来打算去德阳高中的,但是我妈一听说你也在一中就让我来一中了。”
  
      一听这话,
  
      懵逼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找的。
  
      两人身后,唐舒似乎也听到了这句话顿时就笑了,就连平时难得一笑的陈夕女神仙都捂嘴笑了起来。
  
      其实张晨算是看出来了,郝明应该是那种从小就被人当做心肝宝贝养起来的孩子,80年代的小皇帝,不说娇生惯养事实上是只会比娇生惯养更过分十倍,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新来的同桌很有修养。
  
      礼貌不说脏话、人单纯所以学习成绩顶尖(当然,这是梁英说的,一班的众人并未见识过)、但是有洁癖。怕任何没有见过的动物,包括老鼠,说话不急不躁而且声音很低像极了女孩子。
  
      除了上述特点。整个一中恐怕都找不出一个腿比郝明细、皮肤比他白、脸比他漂亮的男生了。
  
      所以,根本就不用等到第二节课下课,郝明基本上就已经等同于“人妖”的代名词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张晨倒也不觉得为奇,这对于后来他见过的一些网络神人而言,只不过是小儿科而已,但是偏偏郝明一上来就黏上他了。那种令人浑身都“发腻”的亲热不光是张晨崩溃了,就连身后的唐舒都是满脸一副嫌弃的样子。
  
      与别人的观感不同。事实上张晨并不反感郝明对自己的亲近,因为他察觉到了,自己这位新来的同桌除了真是年龄并不大以外,恐怕有轻微的心理疾病。
  
      将一个男孩子当做女孩宠了十几年养大。能不出毛病就是有鬼了,只是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父母才会把儿子养成这幅模样,而且他相信郝明的话,他老子搞不好真是县长。
  
      据张晨所知,自从王洪他老子调任以后,百城履新的那位县长的确是姓郝。
  
      只是他很好奇,堂堂一位县处级的干部,怎么会把孩子培养成这幅模样。
  
      这件事情火起来快,平静下来也很快。八卦总是一茬盖过一茬。
  
      学校的生活就是这样平淡,基本上没有什么波澜。
  
      相对于处理白湖湾集团的公务来讲,对于张晨来说。在一中的这段时间极有可能是人生中少有的悠闲,所以他很珍惜。
  
      与班上的学生并不相同的是,张晨作为一个善于沉默的沉思者的形象要远远地多于充满活力的学生形象,外表的年龄尽管遮掩了他心中的成熟,但是却掩不住眼中的那一丝睿智。
  
      纵使是梁英和特长班的几位授课老师也发现了这个少年的独特之处,在他的眼中看到的目光更像是一个成年人。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不骄不躁。善于思考,说话做事都极具条理。
  
      只是这样一个另类的学生,同样很令他们头疼。
  
      张晨本来就极具名气。
  
      甚至在三年前,一中特长班就在做好准备将张晨收入囊中,结果令他们如愿了,但是结果却并不美好,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了竟然有一种比不见更好的错觉。
  
      对这样的学生,任何一个老师碰见了都会头疼,但是却没有老师会愿意把这样一个学生主动拱手送人。
  
      所以张晨的“懒”似乎很肆无忌惮,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从一开始的晨读偶尔迟到偶尔上课睡觉,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晨读必然迟到逮着机会就睡觉晚自习直接不到的猖狂地步。
  
      与此相对的,却是一次次考试都拔尖问鼎的逆天成绩,不善言辞的懒人,却擅长**裸地打脸。
  
      其实张晨一直都在试图为自己做一个最好的诠释,他需要大量的时间来休息,只需要少量的时间来学习。
  
      梁英对张晨的恶意并不会因为张晨在学习上超高记录的保持而减少半分,但是对张晨的行为却又半睁着眼,这令她很矛盾,甚至陷入了奇怪的心里挣扎过程中。
  
      但是张晨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经营这段师生情谊。
  
      梁英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张白色的小纸条,简简单单的字迹,很飘逸也很流畅。
  
      落款正是张晨的名字。
  
      “晚上七点白湖湾餐厅1号贵宾房,请您准时到场,张晨!”
  
      在每一个授课老师的桌上都有这么一张小纸条,有些突兀也很诧异,张晨跟每一位授课老师的关系都仅仅局限于授课和学生之间,并没有多少交集,突然见到这么一张有意思的字条,他们并不明白这其中的深意。
  
      只有梁英隐约知道些什么,她曾经从一中的校长口中得到过一些信息,似乎张晨的身份并不简单,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以梁英“笑面婆婆”的性格也不会包容张晨到如今的地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