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乡村首富 > 第197章 喜闻乐见之首都行

第197章 喜闻乐见之首都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热门推荐:、、、、、、、
  
      9月的最后一个礼拜。
  
      下一场久违的大雨,瓢泼大雨。
  
      这雨,洗净铅华和满身的风尘,夏末的早风,轻轻从湖面上吹过,打落在叶片上的雨滴。
  
      雨后的白湖湾,朦朦胧胧的被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着,像是云腾,又像是雾海,翻滚着涌向月半弯,在还未建成的城市上空凝成雨露,落成水滴。
  
      白湖的湖水很清,清澈得像是一汪碧波,真正的碧波,只有水的透彻和清明,水花飞溅,随处可见的水鸟成双结对在湖面上梳理羽翼,远处天边一声惊雷便扑腾着翅膀划过湖面,划出一道道浅浅的波纹,荡漾着散开,慢慢地水波就已经消融在湖面,没有一丝痕迹。
  
      就像鸟儿在天空飞过,却见不到飞鸟的踪迹。
  
      白鹤村。
  
      不,是记忆中的白鹤村,袅袅炊烟,三五十户人家,垂髫总角追逐相乐,十五的姑娘,脸红得像苹果,我一手牵一个--
  
      “啪!”
  
      一声脆响,突然把张晨从美梦中惊醒了。
  
      院子里,从竹躺椅上睁开眼,看着眼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白皙粉嫩的小脸上涂满了白色爽肤粉的小张扬。
  
      张晨又懵了!
  
      “小祖宗,你怎么又拿这东西出来玩,给我扔掉!”
  
      小女娃摇了摇头!
  
      “你扔不扔?”
  
      还是摇头!
  
      “真的不扔?”
  
      “不扔!”
  
      小女娃奶声奶气的回答了一句。糯糯的声音,张晨很是疑惑老张家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小祖宗,长得漂亮可爱萌不是你的错。但是你也不要拿我开玩笑啊。
  
      “那今天晚上不给你讲故事。”
  
      “啪!”
  
      两只肉呼呼的小手动作无比麻利,等张晨看到的时候,早就掉了一个盖子的爽肤粉圆盒子已经在地上滚滚滚,滚到墙角下去了,真是难得它滚这么远,只是拉出的那条白色粉状的线条怎么就这么刺眼呢。
  
      “过来,哥哥给你擦脸!”
  
      小女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晨萌呆呆的模样,嘴巴嘟在一起不说话也不挪动步子。肉呼呼的小手藏在背后。
  
      四岁的小张扬已经有了一张很厉害的嘴巴,就是张晨都不轻易招惹这个小祖宗,反倒是时不时就捉弄她。
  
      老人都说小妹妹和哥哥都是前生就有了缘分,这辈子才生在一家继续闹腾。只不过怎么看张晨都觉得这小东西就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你看你脸上,跟个花脸猫似得,家里的小花都比你漂亮,你过不过来?”
  
      “不过来,妈妈说你又骗我!”
  
      “我骗你?我骗你有糖吃嘛?”
  
      “有。昨天晚上外婆(我,吐字不清晰)看到你偷偷在我口袋里拿糖吃了!”
  
      果然。
  
      张晨已经对这个小祖宗无语了,这还是哪一年的事情,竟然还是昨晚。
  
      “花脸猫!花脸猫!”
  
      故事的结局就是这样,没办法只好做鬼脸。小胖妞撒腿就往屋子里跑,张晨迅雷不及掩耳地捂上耳朵,不到十秒钟。屋子里果然就传来老娘刘爱萍的唠叨。
  
      这一幕,明日继续上演。
  
      可怜天下父母心,生了个大的还要操心小的,操心小的也就罢了,还要大小一起操心,问题是。这是张晨的错么!!
  
      --
  
      雨后的白湖湾的确很美。
  
      浮云朵朵,九月本就是一个美好的时节。午后的天空,雨后碧蓝,澄澈得像是画布上的油画,孤雁不成双,飒飒的夏末的风,迎面吹过来都是满满的秋味。
  
      起身站立。
  
      静静地走出院子看着远处湖水与天交接的天际处,那里是长江的江堤,张晨曾经乘船到过与此对接的湖岸,虽然看不见任何线条,但是在那里。
  
      便是长江,一湖一岸相隔。
  
      江水滚滚东流,五年前,有谁能够想到今天,在长江的江畔,当年的小村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高楼林立,笔直的道路纵横交错,绿树成荫,花园遍地,现代化的农业种植实验基地一望无际,漫无边际的是一片连成一片的簇新的住宅楼小区。
  
      这里是白鹤村,曾经的白鹤村,这里也是白鹤经济特区,未来的长江江畔的又一颗明珠。
  
      几天前,张大老板就已经从区里拿到了中央发来的国庆典礼观礼的邀请函,原本张晨以为是让自家老头子去的,但是没想到不仅仅自己被邀请了,而且还是被“盛情”邀请。
  
      属于他的那张有那位老人家亲自签名落款的请柬,区里胡德平可是羡慕老长时间了,这可是好东西,珍藏个十年五十年的,老值钱了。
  
      只是他们是否都明白,这张请柬的背后,又有着多深的涵义和玄机?
  
      是鼓励?
  
      还是什么?
  
      这是一个值得张晨深思的问题,以这位老人家的智慧,在日理万机之余,岂会轻易写出这样一份毫无作用的请假,如果仅仅是为了让张晨去参加庆典,大可不必如此。
  
      离九月结束还有五天半的时间。
  
      由于时间的安排并不一致,所以老张家父子已经先于于冰和胡德平前往首都了。
  
      99年的首都。
  
      夏末还没走完,天空就阴霾阴霾的,不知道是因为来时选的时间不好还是因为天气太差,总而言之跟张晨印象中的首都要差许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