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高达之宇宙世纪求生记 > 第二十三章 萨古斯·玛基思

第二十三章 萨古斯·玛基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十三章萨古斯·玛基思
  苏岳什么时候萌生当side5总督的念头?一切要从授勋典礼前一夜说起。
  「苏少尉,有位先生说是你好友,不过你的探访名册上没有他的名字,是否让他进来?」护士问道。
  「好友?有没有留下姓名。」
  「萨古斯·玛基思。」
  「好,快请他进来。」
  如果系统现会发来提示讯息的话,应该会说:「亲,你的ssr物品「萨古斯·玛基思」已经送到,请签收。」
  未几,护士领着一名戴着白色头盔的男人进来。白色头盔设计得很精致,把头部鼻子以上都覆盖着。
  「萨古斯。」
  「苏岳,惊喜吗?想不到会在医院跟你重遇。」
  有如上一次苏岳接收「希罗·唯」的情形,在「收货」一刻,系统会把相关的记忆植入苏岳脑海,所有事情如真实经历一般。
  系统这次设定萨古斯是兹玛德社创始人艾米勒·玛基思的儿子。兹玛德社曾经和吉翁尼克并列,是吉翁的两大军工企业。但两者注定不能共存,因为前者是吉翁·戴肯的支持者,后者是德金·扎比那边的。
  uc0068年,吉翁·戴肯被暗杀,两名子女失踪,德金·扎比全面接掌吉翁,改名为「吉翁公国」。改朝换代后,吉翁陷入长达一年的「黑暗时期」。扎比家借两派群众冲突,不断制造时端,消灭政敌,最后戴肯的支持者死的死,走的走,被清扫一空。
  艾米勒·玛基思是戴肯支持者,又是兹玛德社的掌陀人,那里能避开这场风暴。戴肯遇刺的第二天,艾米勒就在书房里吞枪自杀,没有留下遗书。
  没有出殡,没有任何仪式,曾经叱咤风云的一号人物的身后事只是草草火化。
  萨古斯目睹父亲吞枪,伏尸书桌,死不瞑目的样子。他一直不理解母亲为什么可以如此冷淡绝情地处理父亲的丧事。
  直至一个暴风雨晚上,他被雷声惊醒,无法再入睡,正打算前去父亲生前的书房看书时,途径母亲的房间。听到里面传来的哭泣声,他忍不住把耳朵贴过去偷听。
  母亲与平时在家里的冷淡的形象完全不同,她痛苦地啜泣,歇斯底里地反复说道:「为什么掉下我一个?」「为什么不让我一起走?」「你知道我很想念你吗?」
  萨古斯听到后内心无法平静,毅然冲进房间,他要知道真相。母亲见没法隐瞒,唯有将真相告知。原来德金·扎比用艾米勒家人的性命威逼他,要他自裁及将兹玛德社51%股份转让给扎比家。
  父亲答应了,他用他的性命保存他挚爱的家人。自此,「报仇」成为萨古斯人生唯一的目标。
  苏岳是小企业的第二代,萨古斯豪门大公子,两人的人生理应是一对并行线。促成他们交接的事情发生在苏岳6岁那年来side5米兰达暂居,邻居的恰巧是同龄独自来留学寄宿的萨古斯。
  小时候,幸福真的很简单,二人很快便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经常一起山上跑。最惊险的一次,二人上山冒险,遇到野猪袭击,当时萨古斯脚踝扭伤了,走不动,苏岳非但没有掉下他,还发狠劲,把野猪赶走了。两人从此相交莫逆。
  后来苏岳回side3,萨古斯也到其他地方升学,彼此失去了联络。
  「是啊,真的很意外,我们12年不见了。」
  「要不是你上了电视,我也找不着你。你现在是大名鼎鼎的「鲁姆猎鹰」。」
  「不要打趣我了。那年分开以后,你怎样了?」
  「...」
  「...」
  再见青梅竹马的朋友,很容易就有说不完的话题。可以尽情、无拘无束、不用谋算地聊,聊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孩提时的荒唐事,天南地北聊过一遍。
  两个人由下午聊到晚上,差点儿误了做出院手续。办妥手续后,萨古斯邀请苏岳到他家晚餐。
  一早在门口等待的司机,恭敬地为两人打开车门,送他们回到玛基思家族的庄园。
  「苏岳,这次找你,除了叙旧外,有件事情想和你谈谈。」
  「说吧,帮得上的我一定帮。」
  「你记得以前我和提过我和扎比家的恩怨吗?」
  「记得。」
  「多谢你替我守了这么多年秘密。」
  「我觉得时机到了,该要做点东西。」
  「嗯?」
  「你觉得地球联邦和吉翁之战,最终结局会怎样?」
  「说实话,鲁姆一役后,吉翁完全取得制宙权,足以与地球联邦形成长期对峙局面,甚至威逼对方议和。怕就怕,基连·扎比似乎不满足于此。」
  这不是苏岳自己推敲出来的,而是原来uc歴史的发展。双方很快便会签署《南极条约》,看似局势将会缓和之际,基连·扎比3月1日突然发动第一次地球降下作战,之后又再发动了两次降下作战。
  「厉害,一切都被你看得透透彻彻。我们打探到吉翁尼克秘密制造了大量hlv(重装载发射载具,heavy-liftlaunchvehicle),看来是想乘胜追击。」
  「只要基连选择降下地球作战,这场仗差不多必败无疑。他太少看「民心」,「大不列颠作战」后地球人空前团结,人人恨不得把吉翁撕成一块块。」
  「当战争没法速战速决,变成漫长的消耗战的话,我军资料匮乏,补给线长的问道就会暴露无遗。」
  「啪...啪...啪...」
  「很精僻的见解。我的想法与你不谋而合。」
  「你是变相在赞自己。」
  「哈哈,都是同一个意思。」
  「所以既然「大结局」已经昭然若揭,就看我们怎么铺叙中间的剧情。」
  「「我们」?你忍不住想出手了?」
  「当然,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对付扎比家。你不是也应该筹划退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