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惊悚乐园 > 第1271章 剑神一笑 二十七

第1271章 剑神一笑 二十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位老兄本来比封不觉先一步返回临闾镇,只是中途觉哥开着机甲把他给了……不过程勇也不慢,差不多在若雨和剑少他们对打时,程勇也回到了镇中,并很快与王穷、程威、凤美玉、贺阳景子这几人会合了。
  
  由于被义父面对面地当作弃卒抛弃,原本是被程威用剑“劫持”着的贺阳景子,那会儿已经放弃了抵抗;她已经失去了人生的信仰和行动的动机,对她来说,逃跑也没意义了,逃了也无处可去。她也不会再帮贺阳信次去杀人了,可能的话,她反倒有点想去杀了贺阳信次。
  
  而凤美玉,也算是暂且和王穷他们联手了,毕竟目的一致,几人一起总比各自为战要强些。
  
  在阳电子炮的袭击过后,这几位便一直躲在一旁,围观了一场他们根本没有插手余地的可怕战斗。直到方才畀老湿开枪时,王穷果断下令,让程勇他们出去把封不觉救下。
  
  “哪里来的杂碎……”贺阳信次是在场第一个对程勇的行动有所反应的人,“我正看好戏呢……来搅什么局!”
  
  论度,他快过在场的任何一人。
  
  说话之间,贺阳信次已然踏地跃起,从半空欺近了程勇,一剑斩出!
  
  不得不说……刚才畀老湿的那一枪,的确是意义非凡。虽然他是无心的……但他还真就把封不觉“已无力抵抗”的事实给试出来了。
  
  这些……贺阳信次全都看在眼里,所以这会儿他很放心地自己冲上去补刀,欲将觉哥和程勇一并斩杀。
  
  “神传极剑流……”就在贺阳信次即将出招之际。
  
  忽闻一声厉喝……
  
  “覆水东流!”凤美玉的身影乍现,施出一种杂驳、但又不失强横的内力,以一道浑厚掌风,从远处向贺阳信次难。
  
  贺阳信次虽是厉害,但面对这无形的远程攻击,也只有闪避或硬挡两种选择。
  
  对他来说,两种选择也都可以、且都很轻松。只是……无论选择哪一种,他的追击都会有所迟滞。
  
  凤美玉也不傻,此前贺阳信次从高空坠落时通过“虚踏”改变下落轨迹的情景,她都看在眼里,所以她特意选了一个让对手很尴尬的角度和时机出招,封锁了对方继续追击的可能。
  
  “切……”最终,贺阳信次还是有些郁闷地落回了地上,他毕竟是个理智的人,不会为了去追砍别人,搞得自己负伤。
  
  当然了,他也绝不会轻饶了屡次和自己作对的凤美玉。
  
  “可恶……你这头肥猪……刚才我就想砍了你……”这时,贺阳信次又想起了凤美玉先前的言论,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给你机会……你居然还不逃跑,竟敢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碍手碍脚……”
  
  言至此处,他已一个箭步冲到了凤美玉跟前,钝剑蓄势而。
  
  贺阳信次在地面上的移动度和他在空中飞跃的度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他这一冲一斩,凤美玉连看都看不清,更别说是躲开了。
  
  眼瞅着这剑就要砍下,没想到……
  
  “什么!”那一秒,贺阳信次的神情陡然一变。
  
  他的脸上,竟是出现了近乎于惊恐的骇然之色。
  
  惊慌中,他猛然收招,连退数步,一直退到了街边的一堵墙边,还用一种非常戒备的神色慌乱地朝四处张望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对贺阳信次这突然的举动感到疑惑不解。
  
  不过,封不觉没有疑惑,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被程勇扛在肩上的觉哥笑出声来,并冲着贺阳信次高声道,“整个世界的都被‘死亡’笼罩的景象,应该怪吓人的吧。”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这一刻,贺阳信次眼中的世界,已全然蒙上了一层异样的色彩,那是只有他才能看到的……“死亡”的色彩。
  
  贺阳信次自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死之领域”了,只不过,以前他看到的“死亡”,只会出现在其视线中的“某些区域”而已;比如说……敌人的刀锋上、埋有陷阱的地面上、设有埋伏的房间里等等。而且,这些“死之领域”也不是一直都能看到的,在附近没有死亡威胁的时候,他便看不到这些异物。
  
  然而,此时此刻,贺阳信次简直像得了白内障一样,他看到的整个世界都在“死之领域”中,根本无处可躲、无处可逃……
  
  哒哒……哒哒……
  
  不多时,一阵缓慢的马蹄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人们循声望去,看到了一匹白马,白马的旁边,还有一个女人。
  
  这是个让人一眼难忘的女人。
  
  她身着一袭红衣,红衣外又是红色的长袍。
  
  她有着少女般的面容和身姿,但是她的头……却已白了。
  
  那雪白的长如绢似水,披散在她的身后,垂到腰际。
  
  她自然是个很美的女人。
  
  很多年前,她的美貌便足以令人窒息,让人**荡魄、魂牵梦萦。
  
  如今,她的容貌虽无甚多变化,但……那份气质,却已和当年截然不同。
  
  当年的她,宛若幽谷中绝艳的红玫;而现在,她更似绝壁上孤绽的雪莲。
  
  “阎王……”看到林颜的瞬间,絮怀殇呆住了,她喃喃地从口中念出了这两个字来。
  
  倦梦还和畀老湿也认识这位,因为“地狱前线vs红樱”的那场比赛是公开播放的,他们也看过录像。所以,他们都知道……来的这位是那个“葬心谷剧本”的boss;其实力嘛……他们也知道个大概。
  
  “没想到,竟能在此遇见两位故人。”林颜牵着白马,不紧不慢地在街上走着,周遭的那些尸体、残骸、被破坏的地面,丝毫没有让其感到惊讶,“没记错的话……这位是絮姑娘。”她行到絮怀殇跟前,跟后者打了声招呼。
  
  絮怀殇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
  
  虽说在那个比赛剧本里,絮怀殇是一开始就投入林颜阵营的,但两人的交流却是不多,也没什么旧好叙。
  
  “那边的那位侠士。”林颜跟絮怀殇简单地打过招呼后,便继续牵着马朝前走,向扛着封不觉的程勇走去,“可否将封寮主放下,容我和他说两句话。”
  
  林颜显得很平静、很从容,对于时隔那么多年又遇到这两名玩家的事,她好像也并不觉得惊奇。
  
  “慢着!”就在林颜经过贺阳信次面前时,后者突然开口问道,“你是何人?我可从未听说中原武林有‘阎王’这号人物。”
  
  他方才听到絮怀殇口中念出“阎王”二字,便认为这是林颜在江湖中的绰号,故而有此一问。
  
  当然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推理没错。
  
  “你又是何人?”林颜停下脚步,但没有转头去看贺阳信次,她只是目视前方,冷冷道,“我又不认识你,干嘛与我说话?”
  
  她说这话时的语气很有趣,就仿佛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在被惹怒时回应了一句微嗔的质问。
  
  她的话里,没有成年人的虚伪、没有江湖中人的做作、也没有高手的架子,有的只是最基本的情绪和意思的表达。
  
  “我是何人?哼……”贺阳信次依然在恐惧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什么,总之,他已经本能地将这份恐惧转化成了愤怒,进而产生了恫吓对方的意图,“吾乃神传极剑流宗主!战遍东瀛未尝一败……人称‘剑神’的贺阳信次!”
  
  闻言,林颜轻声念叨了一句:“剑神?”说着,她转过头,将贺阳信次打量一番,然后,一脸呆萌地问出了一个很残忍的问题,“就凭你?”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