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432.

43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横亘在两仪池与天罡池之间的,是一片如同黑色幕帘一般的屏障。
  
  这片屏障并不阻止其他剑修进入,而往返穿越也没有任何影响。
  
  与其说这个屏障是在阻隔剑修的进入,倒不如说它是在隔绝两仪池内的魔气散布。
  
  是的。
  
  哪怕是不能进入洗剑池的其他修士也都知道,两仪池内弥漫着大量的魔气。
  
  在这里面除非是意志足够坚定的人,否则的话很容易就会受到心魔的影响,最终变得疯癫——这已经是那些实力或意志不足者最幸运的下场,更多的是在这个两仪池内走火入魔,最终修为尽失,成为倒在两仪池内的白骨。
  
  很多人相信,横亘在两仪池与天罡池之间的屏障之所以是不详的黑色,就是因为这里是被无穷无尽的魔气不断侵蚀的结果。
  
  而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
  
  没人知道。
  
  但此刻!
  
  那道横亘在两个地域之间的黑色屏障,却是在不断的变淡。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朱元和奈悦两人,踩着飞剑,悬停于半空之中。
  
  他们的脸上,满是震惊惊恐之色。
  
  “这……这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因内心的惊颤,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而此时屏障的变化,也已经明显到了不止朱元和奈悦两人才能看到,所有还呆在天罡池与两仪池内的剑修,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屏障上那浓郁到从未化开的黑色魔气,已经彻底消失了。
  
  “咔——”
  
  “咔咔——”
  
  有清脆的破裂声响起。
  
  肉眼看不到的裂痕,正在屏障上密布着,并且以惊人的速度扩散着。
  
  “啵——”
  
  如泡沫般破裂的声音,在所有剑修的心中响起——不止是呆在两仪池和天罡池地域的剑修,几乎是所有还在洗剑池秘境内的剑修们,他们的内心在这一刻都响起了这声微响。
  
  每一个人,在这一瞬间都产生了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莫名的恐惧感,在所有人的心中升起。
  
  “有人放出了两仪池内被封禁着的东西……”朱元轻声低喃,“走!”
  
  “可是……”奈悦的脸上犹有迟疑。
  
  “那不是我们可以应对的东西!”朱元喝道,“走!”
  
  ……
  
  “走!”
  
  身穿紫云剑阁宗门服饰的中年男子,咆哮出声:“快走!”
  
  “为什么急着走?”
  
  苏安然的嘴唇张合,但是发出来的声音,却并不是苏安然的声音。
  
  而是,一道有些带着独特磁性韵味的低沉沙哑嗓音。
  
  有点像是后世所谓的烟酒嗓,又有点像吼到声带受伤的嘶哑,但很微妙的是,声线里却又蕴含着某种撩人的妩媚。
  
  墨绿色青衫男子和林锦娜两人的神色,已经彻底变了。
  
  变得比看到苏安然堕魔时的模样还要恐惧。
  
  脸上的血色,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彻底消失了。
  
  “夺……夺舍……”
  
  “呵。”苏安然笑了。
  
  苏安然的长相是属于比较清秀的那种类型,虽然给人的感觉相当阳光,但实在很难将“英俊”、“威猛”等之类的词汇套用在他的身上,对某些要求较为严格的颜控女性而言,苏安然甚至只能算得上是“长得不丑”的范畴。不过或许是因为他修炼的缘故,所以他身上有一股非常独特的气质,这气质让他较为清秀的长相也变得有些不凡。
  
  但整体而言,他的五官线条还是属于比较硬朗,是非常典型的男性面容。
  
  可这会当他嘴角轻扬,脸上、眼里都满是温柔笑意的时候,在场的几人却还是感到了一种非常独特的妩媚。
  
  那是一种很难言述的柔和美。
  
  “天清地浊!四时如令!”墨绿色长衫的年轻男子,突然猛喝一声,“封禁!”
  
  天地间,陡然传来了一股独特的气息。
  
  气息里让人觉得一阵舒爽,身体里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这一瞬间,林锦娜、墨绿色长衫的儒家弟子、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都感到一股豪气在心中舒展,一时间竟是不再感到手脚冰冷,从苏安然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魔气息也被驱散了不少。
  
  甚至,他们还闻到了一股墨香。
  
  璀璨的金色光芒,一道接一道的从地底迸射而出。
  
  一共八道。
  
  其中四道分别从苏安然的前后左右迸射而出,代表着四方。
  
  另外四道,则从四个斜角位置迸射而出,只不过距离稍稍拉开了不少,形成了内外之别——内圈是代表着正四方的四道金色光柱,外圈则是代表着斜四方的四道金色光柱。
  
  金色光柱越是往上,颜色就越发的深沉。
  
  到了顶端的位置,那更是近乎呈现出一种黑色。
  
  八道金光,彼此共鸣。
  
  将周围的空间彻底封锁住,形成一个极为稳固的特殊空间。
  
  这应该就是墨绿色青衫年轻人所谓的后手了。
  
  他在这里布下的法阵,显然并不止一个之前那个用来困住苏安然,并且通过引导魔气来让他入魔的法阵。他还充分考虑到了在苏安然入魔失去理智后,以儒家的浩然正气来封锁住苏安然的第二重法阵。
  
  “浩然正气?”在几人看来已经被夺舍了的苏安然此时正微皱着眉头,“洗剑池虽说并非只有剑修才能够入内,但不是剑修进来也没什么意义。……看起来,你们应该是在这里埋伏了许久。”
  
  看到“苏安然”并没有什么特殊举动,墨绿色青衫的年轻男子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但他却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他对自己的实力如何,认知相当清楚,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将这个夺舍了苏安然的女魔头困在这里多久。
  
  此时,他所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次“交流”的机会而已。
  
  “这位尊者,我有些事需要和您说一下。”
  
  “霍安,你疯了!?”紫云剑阁的那名中年男子,一脸惊恐的喝道,“趁着你的法阵现在困住他,我们应该立即离开这里!等她脱困,我们都会死的!”
  
  “闭嘴!”林锦娜转过头怒视着这名中年男子。
  
  她已经明白了墨绿色青衫年轻男子的用意。
  
  “这位尊者,我们没有任何恶意……”林锦娜开口,但似乎是觉得此时以浩然正气的法阵困住了这名女魔头,实在没有说服力,所以便又改口说道:“我们并不是针对您。……我们只是,和您夺舍的这具躯壳有些私怨。”
  
  “哦?”苏安然挑了挑眉头,“私怨?”
  
  “尊者有所不知。”林锦娜开口说道,“这苏安然作恶多端,凡是他进入过的秘境,最终都会被其摧毁,在玄界已是惹得神憎鬼厌了,因而玄界修士都称其为‘天灾’。而此次他进入这洗剑池秘境,便是要将洗剑池秘境给摧毁,我等几人看不过眼,所以才会对其设伏。”
  
  “那这和引其入魔,又有何干系?”
  
  “我们……不方便直接动手。”名为霍安的儒家弟子,脸色有些难看,“此獠的师尊,乃是玄界当世五帝之首,这也是苏安然为何敢横行于世的底气所在。所以我们若是引其入魔,由其发性杀人,此秘境内所有剑修皆是见证者,届时群起而攻之,诛杀此僚,那便与我等毫无干系了。”
  
  “呵。”苏安然瞄了霍安一眼,然后又笑了,“不愧是稷下学宫的弟子。以玄界为棋盘,以众修为棋子,这借刀杀人的法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娴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