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417. 接下来是我的剧本

417. 接下来是我的剧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晨光微熹,云海翻滚,似有什么庞然大物在云层里翻动,以至于云雾沸腾。
  
  但这一切也就仅仅只是感官视觉上的变化而已。
  
  身处洗剑池秘境天罡池地域内的剑修都知道,此秘境乃是仿照周天星象地势格局而立,故有洗剑池内才有天罡、地煞、星辰之分。而两仪和凡尘之说,则不甚明了——当然,对于如今的剑修们而言,也就没有追究深入的必要。
  
  于一处山脉林野之中,一名灰衣男子正一脸焦躁的来回渡步。
  
  在他周围不远处,差不多有三十名男男女女或立或坐,虽似在调息小憩,也间杂几声细声交谈,但实际上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名灰衣男子的身上。
  
  只是碍于灰衣男子的身份地位,所以这些男女并不敢上前询问。
  
  不过,也并非全部。
  
  一名青衫男子,此时便从人群中起身,朝着灰衣男子走去。
  
  “师兄,你怎么了?”灰衣男子开口说道,声音虽不大,但也没有丝毫的遮掩,自然也就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我们已经发现了两处‘灵芽’,相距也不远,凭我们这些人手也足以结阵护住,可为什么你却还是愁眉不展呢?……难道我们不应该高兴吗?”
  
  在灰衣男子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地面有一处小小的隆起,露出了一小截的石尖。
  
  这处石尖光滑平整,以手触摸更是有一种如同抚摸冰面般冰凉光滑的触感,且隐隐间还有灵韵散发。
  
  这群剑修初见时,这处石尖不过刚刚冒了一个头,若不细看的话在这林中必然会被忽略。而之后众人在此略作休憩,不过一刻钟而已,石尖就拔高了寸许,众人便也清楚,这必然是“灵芽”了。
  
  所谓的“灵芽”,只是有幸进入洗剑池的前人笑称,因为判断各处地域的灵气节点便是依靠“剑柱”来作判断——通常灵气节点只会诞生于剑柱周围大概十米的范围内,所以只要找到剑柱,附近则必然会有灵气节点可供剑修洗练飞剑。而剑柱的产生,便是如眼下这般,从地底逐渐探出,如嫩芽生长,所以才被前人戏称为“灵芽”。
  
  这群剑修已占据了两处“灵芽”,则意味着只要他们能够守住的话,那么便已经是将天罡池三十六处灵气节点的其中两处握在手中,这的确是如青衣男子而言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至于说是否能够守住?
  
  在场的人都没有怀疑这个念头。
  
  他们好歹也是出身于四大剑修圣地之一的北海剑宗,虽说在四大剑修圣地里只能居于末流,可也远胜什么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之流。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像紫云剑阁、天玄门那般会出现翻车的情况,因为如今他们这群人里便有三位是北海剑宗花费数百年精力悉心栽培出来的剑道天骄。
  
  此次进入洗剑池秘境,其他同门子弟便都是为了护卫这三人而来——对于这些弟子而言,虽无缘于洗剑池的洗练,但这次出门不仅可以增长经验见识,而且还有宗门积分和其他的好处可拿,所以自然不会对此行安排有所不甘,谁让他们之前在宗门内的表现不佳呢。
  
  除此以外,这次宗门带队的人,还是他们一位凝魂境化相期的师兄。
  
  已然凝聚法相者,本命飞剑自然便已和法相凝合,所以洗剑池的洗练于他们而言增益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几近于无,所以历来洗剑池内都不会有凝魂境化相期的剑修进入。
  
  但并不代表凝魂境化相期以上的修士就无法进入洗剑池。
  
  这仅仅只是玄界诸多剑道宗门的一种下意识默契,毕竟凝魂境化相期的修士也是很忙的,有这时间跑来这里无所事事,去感悟天地为之后境界需要转化领域、小世界打基础不好吗?
  
  可北海剑宗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
  
  明明是一个剑修圣地,但却一直干着如同商人逐利一般的勾当,若非此前因龙宫遗迹秘境之事和妖盟闹翻,且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得玄界诸多人族宗门倾力支援,他们早就被北州妖盟给吞并了。
  
  所以指望这个宗门能够守规矩,也确实强人所难。
  
  当然,他们还是要点脸面的。
  
  所以北海剑宗派了一位玄界众所皆知的风评最差的人过来,之后有什么事,也都可以推脱到他身上,反正我们北海剑宗就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应该是这次去洗剑池历练的弟子私自出资聘请的,与我们北海剑宗有什么关系?
  
  而这位外界风评极差的北海剑宗弟子,并非别人,正是朱元。
  
  这宗门长老亲自交代,朱元还没来得及说不,他的系统就比他更热切的直接形成了一个拥有处罚性质的任务,他能拒绝吗?
  
  朱元内心表示他也很苦恼啊。
  
  只是这种苦恼,无法与外人道。
  
  被青衣男子敬称师兄的灰衣男子,正是朱元。
  
  名义上,他自然不会是这支队伍的领队,而是眼前这位青衣男子。
  
  皇甫嵩。
  
  他是此次北海剑宗本命境内门大比的优胜者,主修《天倾剑阵》——这是北海剑宗压箱底的五大绝学剑阵之一,但与朱元的《游鱼银鳞剑阵》乃是五大绝学剑阵之末的情况不同,《天倾剑阵》是五大剑阵里排名第二的剑阵,仅次于《四绝剑阵》。
  
  北海剑宗一般不会轻易授予门人弟子《四绝剑阵》、《天倾剑阵》、《地覆剑阵》等三门绝学剑阵,因为这三者威力极大,而且施展之后很伤天和,若是因此沉迷于剑阵威力之中,便很容易因此走上邪道。所以想要学到这三门剑阵,不仅需要被宗门认可其资质,同时还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观察筛选,直到确认心性为止。
  
  皇甫嵩能够被授予学习《天倾剑阵》的资格,便证明北海剑宗对其重视程度,已经不在韩不言之下了。
  
  若是没有意外的话,未来五百年里他应该就是北海剑宗推出来的代言人了。
  
  因此纵然朱元修为高了他一个大境界,对他的态度也是颇为客气,这才是皇甫嵩敢上来搭话询问的原因。
  
  “师兄也不知道。”朱元摇了摇头,“但我就是眉心发胀,心中焦虑。”
  
  “眉心发胀?”皇甫嵩一脸古怪的望着这个风评极差的师兄。
  
  朱元不止在北海剑宗的风评极差,甚至在玄界也是同样如此,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位大器晚成的北海剑宗弟子是一个行事不折手段的阴险小人。但事实上,真正跟朱元有所接触的人,却并不这么认为,虽说朱元有时候做事真的不是东西,但他其实也有非常细心的一面,而且对同门弟子,或者说一起历练执行任务的人都非常照顾。
  
  在皇甫嵩看来,朱元师兄纯粹就是一个不知道变通的人,有点一根筋。
  
  像有些时候,宗门会要求朱元前往某处夺取某件东西。
  
  而事实上,宗门要的只是这件物品,至于是以何种手段取回,宗门并不在意。可偏偏朱元就真的是直接从对方的手中将东西给“夺取”过来。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导致朱元的风评极差,因为有时候对方并不是特别在乎这件物品,完全可以通过交涉的方式来获取,并不一定要强取豪夺。
  
  但朱元就是因为宗门说了“夺取”二字,所以就一定要从对方的手上夺走。
  
  皇甫嵩每次看到这种事发生,都觉得相当无语。
  
  所以在他看来,自己这位师兄做事一板一眼,可不像那种会说奇怪话的人——因为眉心发胀、心有焦虑,这都是属于非常典型的心血来潮特征,而且还是偏向于灾厄的那一种。
  
  “师兄可能是太累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