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401. 先天庚金剑气

401. 先天庚金剑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空灵总觉得,此刻的苏先生似乎显得格外的张扬。
  
  当然,她其实是不好意思说嚣张。
  
  苏先生那么厉害,那么谦虚,那么见多识广、博学多才,怎么可能是一个嚣张的人呢?
  
  空灵幅度很轻微的摇晃了一下脑袋,将内心微妙升起的那种“总觉得苏先生似乎换了一个人”的谬论感从脑海里抛出。然后才仰起头,望着天空中那散发着璀璨金光的金黄色巨剑,眼里有着几分艳羡。
  
  先天庚金啊。
  
  五行剑气,在玄界并不少见。
  
  凡是走剑修之路的门派或家族,都多多少少会收集一些五行剑气的修炼法门,只是这些法门要么非常粗糙,要么修炼手法非常复杂。当世之中,唯有万剑楼所收藏的五行剑气修炼法门才是最为接近根源本质,但也仅仅只是“最为接近”而已。
  
  因为其功法的核心,乃是将后天所收集的五行之气萃取提纯为先天——区分先后天之别,便是先天乃“采集”,后天为“收集”——但这已经是最完善的五行剑气修炼之法了。
  
  而此时,苏安然所凝聚出来的庚金剑气,却是最为纯粹的先天庚金剑气,比之万剑楼的后天转先天还要更加精粹。
  
  “你哪来的先天庚金剑气?”神海里,苏安然同样一脸懵逼。
  
  “夫君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每日里都是无所事事吧?”石乐志窃笑一声,“那夫君还真的是太小看妾身了呢。”
  
  苏安然眨了眨眼。
  
  往日里,他根本就没有看到石乐志有什么异样的举动,每天都跟咸鱼一样呆在神海里,就是时不时要突然飚车让他有些无奈,除此以外石乐志一直都表现得相当的乖巧、安静,就像那句老话一样,只想当个安静的美少女。
  
  “夫君每日修炼打坐之时,我都会截取一小部分灵气藏于夫君的穴窍内,然后再辅以阳精光华淬洗金灵之气后,收纳于穴窍里。”石乐志柔声说道,“不管是这次东方世家准备的小院,还是之前在万剑楼的时候,附近都有很强的金灵之气,所以才能够让我如此方便的采集。”
  
  “所以你的意思是……平日里,我在打坐修炼时,你其实也一直都是在修炼?”
  
  “不是我,是夫君。”石乐志纠正了一声,“我只是藏于夫君神海里的一缕神魂,所以只要夫君对我没有任何压制或限制的话,我自然也是可以操纵夫君的身体。……所以,帮夫君进行一些小小的修炼方面的调整,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听到石乐志这话,苏安然就懂了。
  
  别人修炼打坐时只能默默的运转心法通过吸纳灵气来进行修炼,但他却是因为神海里多了一个石乐志,而且他也并没有提防石乐志,所以当他运转心法进行修炼的时候,石乐志其实也是可以操纵他的身体。
  
  只是这种行为,对于一般修士而言自然是非常危险的事,毕竟修炼需要心静,稍有不慎就很可能导致走火入魔。
  
  但石乐志是什么存在?
  
  好歹也是由苦海境,甚至很可能是横渡苦海境的尊者大能从身上斩落的一缕情念,所以她自身的眼界和能力可不低,像这种只是稍微截取一些淬炼过的真气的手段,那简直就是小儿科,根本就不会引发任何意外情况。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苏安然甚至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在他体内居然已经存有一缕“先天庚金”精华。
  
  先天五行剑气的运用法门,与寻常剑气法门不同。
  
  此时悬浮于天空之中的那柄金色巨剑,便被石乐志融入了那一缕先天庚金之气,这也让整柄完全由剑气凝聚形成的有形之剑显得格外的凌厉,甚至空气里都隐隐不断的产生了些微的扭曲感——并非是高温热量所产生的空气扭曲,而是空气里的无形魔气过于浑厚,以至于被从巨剑上散发出来的庚金剑气不断绞碎。
  
  先天五行剑气之中,庚金锋锐无双。
  
  但相对的,若是这一缕先天庚金剑气被磨灭的话,那么苏安然——或者说石乐志,便会彻底失去这一缕先天庚金剑气。
  
  若是一缕先天五行剑气被灭,于寻常剑修而言便是数年乃是十数年苦修毁于一旦。哪怕就算石乐志手段特殊,能够帮助苏安然完成“一心二用”的壮举,但前前后后也是一年多的时间才成功凝练出这一缕先天庚金剑气,真要被毁了,那她肯定还是会觉得相当心疼的。
  
  而反之,后天淬炼的五行剑气虽在“特性”上远不如先天五行剑气,但因为是后天收集淬炼而成,反倒是成为了修士的一门特殊剑技手段,所以可以随时随地的施展,根本无需担心先天五行之气被磨灭。
  
  不过。
  
  此时悬浮于半空之中的这柄足有三米宽、七米长的金色巨剑,便完全不在石乐志的顾虑范围内。
  
  她知道眼前这名不过刚刚晋升起来的魔将,根本就没有相应的手段能够解决——就算真的打破了外围的剑身,也磨灭不了最为核心的那缕先天庚金剑气。而以先天五行剑气的灵性,只要不是被直接抓住彻底磨灭,那么石乐志便能够将转为剑气的真气输送过去,为其“重塑金身”。
  
  浑身魔气几乎散去近半的魔将,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中那柄规模相当犯规的巨剑,之前一直波澜不惊般的眼神,也终于流露出惊惧。
  
  它之前无惧甚至可以无视宋珏等人的攻击,便在于它清楚的知道,被它当作猎物追杀的那四人根本就不可能杀得死它,最多也就是有可能让其受些不大不小的伤。虽然这些伤不会对它造成太大的麻烦,但终归还是有些影响的,所以它觉得没必要让自己受伤,因而才会如同猫戏老鼠般的追在对方的身后。
  
  当然,它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里因为种族立场憎恨一切活物的缘故,所以对于拥有能够戏耍活物的机会,它并不想错过。
  
  若是它早知道会演变成如今这个局面,恐怕它昨天就已经出手将那四个人类全部杀死了,根本不会拖到今天。
  
  尤其是,之前为了装逼,直接秀了一手破空枪,导致现在它手上连兵器都没有。
  
  巨剑的剑尖,微微调整了一下方向。
  
  剑尖指向了魔将。
  
  这一刻,它甚至产生了一丝活物才有的感觉——浑身汗毛一炸,头皮发麻,死亡的幽暗恐惧,几乎在一瞬间击溃了它才刚刚形成的独立意识和心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