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拉弓没有回头箭,战事很快就开始了,高家早早布下防线,守军与王军在河北开站,然而赵亢亲自领兵,叛军气势熊熊,短短一月便连破两城,河北迅速失守。『樂『文『小『说|

    赵亢这一胜,原本河北周边举棋不定的一些守军也加入了叛军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王城进发。

    被派去抵挡赵亢的勤王军并不善战,亦无战意,只想保存实力,短兵相接即刻后撤,更助长了赵亢的气焰。

    京城的局势愈发紧张,从朝堂到民间,人心惶惶。

    高展明参加完早朝,便匆匆离宫。他与苏瑅相约,早朝后两人有要是商议。然而还没来得及出宫城,高展明便被高华崇拦下了。

    自打那日之后,高展明一直回避高华崇,不想与他过多纠缠,何况政务让他忙得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亦没有心思应付高华崇,奈何高华崇却不肯这样放过他。

    高华崇板着脸道:“你跟我过来!”

    高展明眼见他与苏瑅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心下烦躁不已,敷衍道:“我有政务在身,我们改日再谈。”

    高华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就将他往御花园拖去,高展明的手下本欲阻拦,然高展明心念一转,心想日日与他这般纠缠下去亦不是法子,倒不如这回与他一次说清,也免去日后再麻烦。因此他便不再抵抗,向手下递了个眼神,示意手下先去给苏瑅报信,便随着高华崇去了。

    高华崇将他拖到御花园无人之处方才停下,死死盯着他的双眼,不肯放过他情绪的一丝波动:“你可还记得,你十岁那年生辰,我送了你一件什么礼?”

    高展明坦然道:“我不记得了。”

    高华崇眼睛瞪得更大,语气森然:“那你送我的……”

    话音还没落,高展明就打断了他:“我不记得了。”

    高华崇死死盯了他半晌,咬牙切齿道:“你,不是我的君亮!”

    高展明听了这话,反倒笑了:“你的君亮?”

    “你!我早就觉得,你不是,你……”高华崇突然激动起来,语无伦次,“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你不对!可是……怎么会!”

    高展明道:“噢?你从何时起觉得我不对?”

    高华崇不由一怔。从何时起?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他开始觉得高展明脱离了他的控制?不,其实高展明从来也没有被他掌控过,只是他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了解他,即使他跑了,终有一天也是要回来的,即使他们撕破脸皮,即使他们恶语相向,即使他们拳打脚踢,这段孽缘也会一生一世地纠缠下去,然而突然有一天,高展明离开了,而且再也不回来了。

    他很早就觉得高展明变了,那不是潜移默化的变化,而是突兀的骤变,早到……他们还在宗学的时候。只是那时他以为高展明受刺激太过才会如此,从没想过这世上会有灵异之事。直到前几日,高展明毫无戒备地喝下那杯蒲菊茶,他才醍醐灌顶。

    一个人可以性情大变,可以背弃亲友,但怎么可能忘记自己不能接触的饮食?除非——这人已不是原先的那个人了。

    这些时日高华崇夜不能寐,一直在想这宗离奇的怪事。他也仔细思索过一切变化的时间节点,他心里有好几个答案,或许是从高展明高中状元却执意离京开始,或许是从高展明与他一起撞破安国公和唐雪的破事开始,但有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他却不敢深想——那就是从他放任韩白月杖责高展明开始。

    他心里是知道的,以高展明虚弱的身子无法承受那样严苛的刑罚,那一顿打几乎要了高展明的命——或许是真要了。他之所以不敢细想,只因如果是其他的时间点,或许还可以用性情大变来解释,可若真是那一次,那或许就是——借尸还魂。

    这个高展明,或许真的已经不是他的君亮了。

    高展明本不欲与他多说,糊弄过去也就是了,以免给自己增加麻烦。然而此时此刻他看着高华崇的脸,突然胸口有一股情绪在激荡——是他的,又或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因此他看着高华崇的双眼,一字一顿道:“我从来不曾选择过什么,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只想活下去,和所有人一样,我想让自己活得更好,能做我想做的事,和我在乎的人相知相守,仅此而已。若说有什么掌控他人生死的选择,那是你做的,而不是我!”

    他从未想过侵占他人的人生,掠夺他人的生命,只是有朝一日他醒过来就已成了高展明。老天爷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难道他应当自杀以辜负才对吗?他只想连同原主的份一起活下去,好好活着,这是他们二人生命的延续。至于那些曾辜负过他们的人,他也会连同那人的份一起,以德报德,以怨抱怨。

    高华崇听了这话,倒吸一口冷气。掌控他人生死的选择是他做的?这话当真诛心!假若真正的高展明已经死了,并非是高展明选择了死亡,亦不是他想要高展明死,只是他本可以保下那人,却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戕害致死!

    高展明看着不断发抖的高华崇,已无话可说,便转身大步走了。

    高展明到苏瑅府上时,苏瑅已备好茶等着他了,两人立刻开始共商大事。

    高家如今虽已不复当年,年轻子弟中少有出众之辈,可高嫱与高元照还是老谋深算的狐狸。他们在与赵家争权的过程中使出如此计谋,可说是害苦了赵家,令赵家无法再复制高家当年的辉煌,可对于天下大局,他们却无力掌控。

    战事一起,国家大乱,事情早已脱离了高家,甚至是脱离了任何人的掌控。因为朝廷*,民不聊生,赵亢起了造反的头之后,多地百姓开始起义,战火迅速蔓延了大半国土。

    高展明熟读史书,道:“如今天下的局势,难以揣摩。往远了看,必有多年战祸。往下只有两条路——或是有一位本就手握重兵大势的中兴之臣立下军功,重振超纲,便如那东汉一般;又或是打到这天下礼乐崩坏,势力重新分布,地方豪杰以武服人,重新收复天下,便如那三国一般。”

    苏瑅对他投去赞赏的目光:“你年纪轻轻,却颇有远见,李景若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家族的那些长者,究竟是缺了长远的目光。假若他们肯早早改制,天下安定了,家族再富贵百年也未必不可,然而他们心中只有高家,没有天下,如何能得善终?!”

    这话高展明也认可。高家确实已是强弩之末,再无回转的可能了。——他们的敌人早已不是赵家,而是整个天下。狼烟一起,这天下就步入了以军功服人的时代,如今还只是个开头,至于何时能够令天下重获安宁,端看那中兴将才何时能够锋芒毕露。而他和苏瑅,都把赌注压在了李景若身上。

    李景若颇有深谋远虑,高家与赵家势同水火之时,他便已料到了今日,因此他早就开始招兵买马,这些年他看似游历天下,实则广交好友,收买人心。如今天下战火蔓延,唯有河南道依旧泰然,只因整个河南道早已在他永王一脉的掌控之下,兵马富足,固若金汤。

    高展明也已对高家心灰意冷,全心全意地支持李景若。他与苏瑅等人与李景若里应外合,不断传递消息给李景若。

    高展明与苏瑅谈完大事,突然端着茶盏叹了口气。

    苏瑅问道:“怎么了,你今日一来我便看出,你有心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