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
  
      高华崇从来没有想过,高展明竟然真的会骑着马头也不回地离开京城。那个人,曾几何时,固执到连离开自己的府邸都不肯,可突然之间,他竟然狠心至此,将所有的一切都抛下了,宁愿换一个地方重新生活。
  
      高华崇自己也记不清,他和高展明究竟是什么时候厮混在一起的。他们是堂兄弟,就住在隔壁府上,两个府邸之间有一条小道,不用走大门,直接就能通过去。
  
      高华崇自己的亲娘死得早,他只有一个亲大哥和一个亲妹妹,亲大哥身子不好,每天咳啊咳,高华崇不喜欢他身上的药味,下人也不让他太过接近高华尚,生怕健康的小少爷也跟着染上病。终于那个妹妹,太过娇宠了些,又不是男孩子,也玩不到一块去。其他的兄弟姐妹,全是庶出的,高华崇从小就对出身分得很明白,连正眼看一眼庶出的子弟都是不屑,更别提与他们一块玩耍了。因此从小的时候起,高华崇就经常从那条小道溜进隔壁找高展明玩。
  
      高展明的脾气不太好,从小的时候起就不好。但即便他的脾气不好,可他生得好看,又不像那些庶出的子弟一样低贱,高华崇还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玩耍。
  
      高华崇自觉自己是个被娇惯坏了的少爷,可他和高展明在一起的时候,但凡两人之间有了什么矛盾,也甭管是谁的不是,先翻脸的那个一定是高展明。高华崇不小心将高展明的砚台摔碎了,两人一起搭的雪人被高华崇碰坏了鼻子,高展明精心做了半月的画被高华崇用茶水打湿了……一旦发生诸如之类的事,高展明就会和高华崇闹起冷战来,他又是个能忍的,关上门说不理人就能十天半个月不开门,最后还得高华崇低声下气地来找他讨饶赔礼,也不知哄上多久才能哄得他稍许舒展眉头。
  
      高华崇也知道,高展明生就是这副脾性,并不是只针对他一人的。高展明的父亲高元青是他们父亲这一辈中死的最早的一个,爹一死,高展明就成了失怙儿,家里的产业也不知怎么的年复一年的少,外头的子弟都开始嘲笑他是独孤贫,高展明母子已开始需要太后和安国公众兄弟的接济过活。高展明原先就是个敏感的,别人说了他,他当面从来不争,却越发地将自己封闭了,宁肯自己在房里写写画画,也不肯与人交谈。
  
      时间久了,高展明也就落了个清高倨傲的名头。可又有哪个人真正看见他倨傲背后隐藏的自卑和怯懦?
  
      高华崇也觉得高展明的脾气太傲了。高展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但凡有一句话不合,立刻就甩脸子走人,半点面子也不给,亏得自己老爹每年给他们捐助那么多的银子。当然,这句话也不能当着高展明的面说,高华崇曾说过两三回,每一回都惹得高展明更加生气,关上门一两个月都不肯跟他说一句话。
  
      可虽然明知道高展明脾气不好,高华崇还是喜欢他。他就喜欢高展明发怒的时候脸色涨得通红死死咬着嘴唇下巴翘到天上去的模样,他就是喜欢高展明说不理人就死也不理人的那股子倔强的劲。
  
      高二爷喜欢的东西,是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这些势族权贵的子弟,每日呆在一处,又都是从小娇生惯养唇红齿白的,时日久了,少年之间逗弄狎玩,渐渐生起一股分桃断袖之风。高二爷在外头学了点狎玩的本事,回来就找到高展明,与他尝试。
  
      那时候两人年纪也小,懂得并不多,高华崇强势,高展明半推半就,时日久了,竟渐渐成了不伦的关系。再往后,两人年纪大了些,懂的也多了,高展明心里就有了忌讳,从不将这些事往外说。可高华崇却不是个低调的,他隔三岔五就带着人往高展明府上跑,子弟们酒后闲谈,他就把话都说了。
  
      于是高展明和高华崇之间的关系,也就传了出去。这男子与男子之间的狎玩,原本就是个消遣,别说是堂兄弟,便是亲兄弟之间互相慰籍那也是有的,只要不影响日后娶妻生子的大计,没人会真将这事拿来当成正儿八经的大事。不过若是有那位低的去攀那位高的,贫穷的去攀富贵的,事情又不一样了。
  
      高展明那副怪脾气平日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他和高华崇的事情传了出去,他就一直在背后被人指指点点。毕竟高展明平日里表现的无比清高冷傲,在人前对高华崇也未见得如何殷勤,便有人说他两面三刀,是个假正经的,背地里却靠着勾引堂兄弟骗银子过日子。
  
      高展明为此大发了几次脾气,又关上门来把高华崇拒之门外。高华崇便放了消息出去,不准大家再乱嚼口舌,这日子才算过得清净了些。
  
      平日念书的时候两人都在宗学里,两间屋子就几步路的脚程,倒也还算方便。可一旦学历放了假,高华崇就只能穿过大宅子去找高展明。高展明不太喜欢高华崇总是往他府上跑。高华崇隔三岔五就进他的屋,使得他没有心思好好读书写诗,为此他埋怨了高华崇几句,高华崇拿出他的诗文来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念了,全是一些酸文酸诗,他不屑地将诗文丢到一旁:“就写这种鬼东西,也敢嫌我扰了你的清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