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引鹤走进来,把信放在桌上,见李景若也在屋内,行了礼就退出去了。

    高展明拿着信封打量。此信是密函,看信封的规格就知道,信封上印着官府的公章,此类信件往往都要由专门的官兵派送,以保证信不会落入贼寇手中。

    李景若看了眼信封的规格心里也明白了,起身走到一旁,赏玩起了放在船台边上的花。

    高展明看了眼背对他的李景若,犹豫片刻,将信拆了。

    官府的信封里还有一密封,他用小刀将信封划开,取出了里面的信函。不出意料,信函的结尾落款是个高字,信是从安国公府上寄来的。

    开头有几句惯常的问候话语,无非是什么吾侄,展信佳,见信如见人之类的客套话。不过客套话也不长,统共就只有两三行,毕竟高元照和高展明之间确实没有多深的情谊值得他花这个心思大费笔墨。两三行之后,就入了正题。

    没片刻高展明就把信看完了,来回翻了翻,失笑。

    李景若还在窗台边上装模作样地惹花弄草,高展明心思略动了动,便开口道:“耀然兄。”

    李景若转过身来。

    高展明抖了抖手里的信纸:“安国公寄来的信。”

    “哦?”李景若挑眉。“是新年问候吗?想来君亮兄离京几月,安国公对你颇为挂念啊。”

    高展明道:“挂念么……倒也没几分。这信上谈论的,是公事。”

    李景若道:“那就是君亮兄出入官场,安国公对侄子的表现颇为关心了。前阵子我往京城里递了折子,在折子里粗略地提到了君亮兄的功绩,算算日子,折子前阵子就该入京了。皇上和安国公知晓你在嘉州的功绩,一定十分欣慰。”

    高展明问他:“你想看吗?”

    李景若略吃了一惊,笑道:“安国公寄给你的家信,这不好吧。还是说,我在君亮心中,已是自家人了?”

    高展明淡定地把信往信封里塞:“那就算了。”李景若这个人精,他留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正经事要做,刚才信进来的时候,他若是真的有心要避嫌,大可离开这间屋子,他却只是装腔作势地站到窗口去,高展明看完了信,若不跟他说些什么,倒显得失礼了。这会儿高展明主动把信给他看,他还假装漠不关心。对于这个家伙,高展明有时候着实有些恨得咬牙切齿的,此刻就偏不遂了他的意,叫他自己抓心挠肝去!谁让他有话不好好说,活该!

    李景若一个箭步上来,劈手抢过了高展明还没塞回信封里的信,道:“夫人愿意将伯父寄来的家书与我分享,我若是退却,倒显得见外了。既如此,我还是看了吧。”

    高展明不痛不痒道:“不见外,是我唐突了,区区一份家信,岂敢劳李兄的眼,还是算了吧。”说着就要把信从李景若手里抽回来。

    李景若把信藏到身后,笑得深情款款:“夫人,你又别扭了。”

    高展明一阵恶寒,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得,跟李景若比口才,是他不自量力!

    李景若把信拿起来,安国公寄来的信不长,他扫了两眼就看完了。看完后他神情莫测:“安国公要你收集刘太守的罪证?”

    高展明耸了耸肩。

    所谓的收集罪证,这话实在说的太婉转客气了。这世上做人的,哪一个真的是干干净净,叫人抓不出半点把柄的?哪怕睡觉的时候没留意说了一句梦话,被有心的听去了,大做文章,照样可以弄出一个诛九族的大罪来。高元照的意思,是叫他罗织刘汝康的罪名,趁机把刘汝康扳下台。

    这封信肯定不是高元照一个人的意思,背后是谁,他闭着眼睛也想得出。当初高嫱会把他调到远离京城的嘉州府当官,他还觉得有些奇怪。高嫱这个人,控制欲极强,肯不得把什么都盯在自己的眼皮下面,他好不容易挣来一个出京的机会,还担心高嫱会把他放在京畿周围监视他的举动,得知被远放到嘉州府,他简直喜出望外。不过在得知嘉州府的太守刘汝康和赵家的关系之后,高展明便对高嫱的用意揣摩出了几分。这不是,他刚清净了几个月,京城就等不及了。

    李景若把信放回桌上:“君亮兄打算怎么做?”

    高展明闭上眼。他心绪复杂,还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来来去去,高家人还是把他当成了一个眼线在用。在京城的时候,让他监视皇帝和苏瑅,出了京城,又让他搜罗刘汝康的罪证。

    过了一会儿,高展明叹了口气:“你又何必多问?”

    他把信给李景若看,他的态度就很明白了。

    其实要说那刘汝康,可恨之处并不是没有,这家伙身为朝廷从三品大员,气量着实小了些。还有些偏听偏信,他根本就不知道高展明和李景若是什么样的人,听了些外面的风言风语,就对他们两人抱有偏见,这样的人身为长官,其实是有些不称职的。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至少刘汝康心怀百姓,不畏强权,作为父母官来说,他已经比很多太守都要尽心尽职了,而且知错能改,也没有长官的架子,让他担任太守,于百姓而言,功大于过。高家根本不在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做的什么样的事,光看他的出身,就已经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其实不仅是刘汝康,也不仅是高家,朝中那些权贵们,又有几个不是这样的呢?就连深受其害的皇帝也是如此,这样的朝廷……实在令人有些寒心。

    李景若默默观察着高展明的脸色,见他如此,也不再多言,走到高展明身边,铺开一张宣纸,提起笔,略一思忖,便洋洋洒洒写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