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展明府上只有两位主子,一个是替他自己,另一个就是李景若,奴才不好上桌和主子们一起吃饭,因此引鹤和府里的几个下人们一起去了。

    只有两个人,堂而皇之地送一大桌子菜也没什么意思,李景若就让把做好的菜送到高展明房里,自己抱着一坛酒去了。

    菜不多,因他们只有两个人,下人送来了七八个小碟子装的菜,大锅烧的菜,余下的高展明让仆人们分着吃了。都是蜀地的特色菜,一眼望去,红红火火地漂着一层辣子,还有一人一碗担担面。

    李景若把一坛子蜀地的清酉票酒放到桌上:“喝这个解辣。”

    高展明破开酒封,凑上去闻了闻,只觉酒味无比醇厚,就这照面而来的一阵酒气就快把他给扇醉了。他揉了揉鼻子,问道:“这是蜀酒?”

    李景若点头:“是啊,清酉票酒,解辣暖身效果最好。”

    高展明一惊:“清酉票酒?听说这酒厉害得很。”此酒发酵期很长,冬酿夏熟,有一醉累月之称。高展明道,“这么厉害的酒,喝醉了怎么办?”

    李景若笑道:“夫人喝醉了岂不是正好?要不然为夫还真愁没机会下手呢。”

    高展明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可真是……”顿了顿,又道,“得了得了,我快饿坏了,吃饭吧。”

    李景若夹了一筷子豆豉蒸鱼放到高展明碗里:“君亮兄,年年有余。”

    高展明夹还了一筷子牛肉片放到李景若碗里:“同喜。”

    李景若挑眉:“夫人,你可知道这菜叫什么名字?”

    高展明道:“夫妻肺……”自己把话头截住了。

    李景若哈哈大笑:“夫人有心。”说着就把牛肉夹进嘴里吃了。

    高展明叹气:得,从前还是偶尔地同他“开开玩笑”,这几日是越发变本加厉了,句句离不了调戏他!要不是李景若这家伙平时也总是没个正经的,高展明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真心的了。

    这顿年夜饭也不知是谁烧的,竟感觉比从前还辣了不少。蜀地的菜一直是极辣的,高展明从小是在吴郡长大,口味偏甜,后来又到了京城,也不常吃辣,刚到蜀地那会儿,还真叫他有些不习惯,不过蜀地的菜虽然辣,色香味却是极好的,虽说有时候叫人眼泪鼻涕都止不住,却也止不住筷子。几个月下来,高展明已有些习惯了。可今日的菜,竟比往常还鲜辣几分,叫他不得不以酒漱口。

    还别说,这清酉票酒虽说极浓,入口十分呛人,可一咽下去,立刻就解了麻辣。

    两人一边吃着小菜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讨论官府里的事。

    李景若虽说也是头一次当官,可他毕竟是皇家长大的,且他又是个有心的,官员的职责和官府的流程他比高展明清楚得多,高展明有不少事情要请教他,他也都能对答如流。

    高展明忍不住问他:“耀然兄,你前几年寻访各地,到底都寻访了些什么?”

    李景若道:“了解民情,看看各地的百姓都是怎么生活的,各地的官员又都是怎么当官的。”他又道,“其实判司这个官,我也当过几个月,因此才清楚审理案情的流程和讼狱中可能会有的疑点。”

    高展明大惊:“你做过判司?我怎么不知道?”

    李景若笑道:“你对我,知道几分?”

    高展明想了想,道:“你让我看见几分,我便了解几分。”又奇道,“你怎么会去当判司?”不管怎么说,李景若都是个皇族子弟。高展明虽说是高家子弟,富贵极盛,但是因为身上没有爵位也没有功绩,先辈的功绩是不能算到他头上的,因此即便中了进士,下放到地方当官,也要从判司做起。皇族就算如今衰微了,嫡系的皇子皇孙和他们这些势族子弟也是天差地别,再不济的都能封王封侯,虽说手中的权势和财富未见得有多少,可是出身的高贵却是无人能匹敌的。

    李景若道:“有一天我听说了一件案子,是一个农妇杀害了自己的丈夫,将丈夫的尸首用火烧的面目全非,再去官府里报案,说是家里走了水,把她丈夫烧死了。她丈夫的尸首被衙门收走,过了两天,所有的许多蝇虫都聚拢在那具尸首的头顶上盘旋,当地的判司就立刻命令仵作给那具尸首开颅,结果发现尸首的头盖上有个穿透了骨头的伤口,是用锥子砸的。判司立刻命人把那农妇拘捕归案,果然是那农妇伙同奸夫谋害了自己的丈夫。我觉得这桩案子十分有趣,便调来了案卷查案,不少案子都让我觉得耳目一新,老百姓们竟还有这般手法和智慧,可当真不能小觑了他们。”

    高展明点点头:“唔,看案卷的确是个了解民生的好法子。”

    李景若道:“是啊,史书上记载的都是家国大事,老百姓们却鲜少能占据一席之地。看案卷却不同,民间出高人,还有些歪打正着的妙事,亦可加以借鉴。譬如我曾经看过一桩案子,两个农户之间有仇怨,其中一个起了毒害另一个的心思,便自己调配了毒药,下在那户人家的菜地里,还以为做的天衣无缝,绝不会被人察觉。没想到他下了药之后,其他人家的菜田都被菜虫侵扰的苦不堪言,唯有那户人家的田里没有丁点菜虫,菜还长得比往年更茁壮。吃了之后,也未见中毒。后来下毒的那户人家气不过,直接把药下在仇人的酒里,人被他毒死了,闹到官府,下毒的被缉拿归案,才把之前在地里下药的事情供了出来。”

    高展明大惊:“那杀虫的是什么药?”

    李景若哈哈大笑:“我当时也想知道这个,可惜那判司是个糊涂人,我查卷了相关的所有卷宗,也没瞧见关于那毒药的记载,倒是那个下药的因为杀了人,没几天就被处死了。可惜,当真可惜了。”

    高展明叹气:“这案子怎么就轮不到我来审?!暴殄天物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