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展明的态度让刘汝康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一直以来他对高展明的态度都不咋地,别说客气了,就连基本的礼数也懒怠。然而高展明在他面前总是客客气气的,随他怎么怠慢也从不发火,因此他更觉得高展明这家伙只是个欺软怕硬的草包,根本没有真才实学。

    可是高展明近日来接二连三出的计策都让他刮目相看。高展明非但不纨绔,而且还是个心思深沉的。他不禁怀疑起自己当初听到的传闻究竟是真是假。这样的人,真的是靠着高家的荫庇爬上来的?以他的本事,肯定比高家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能干多了。就算他科举的时候真的作弊了,那也作弊的好,这样的人才给他当个状元还是朝廷赚了呢。刘汝康接触过不少新秀进士,眼高手低的多了去了,都说科举公正,可真正能选拔出的人才有限的很。高展明当日到底怎么会被朝廷左降出京的?真的是当翰林的时候办错了事?该不会是让人陷害的吧!难道是自己的母家赵家……

    刘汝康正走着神,忽听李景若道:“刘太守,你看棋看得好生认真,你瞧我这局棋就快输了,不知你可有高见,助我扳回一招?”

    刘汝康的回过神来,往棋盘上看了一眼,李景若的局势确实不太好,右下角的一块棋子快让高展明给做死了。

    刘汝康思索片刻,老老实实摇头:“别问我,我下不来棋。”

    李景若笑了笑,捻起一枚黑子,看似不经意地随手一点,竟是弃了右下角不顾,去攻高展明刚做活的一块。

    高展明思索片刻,也不再对李景若强攻猛打,去救自己被李景若攻打的那一块。两人下棋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你一子我一子,李景若看似漫不经心,攻势却越发凶猛,高展明想把自己的势力扩张,就不得不遣子去救,没想到李景若不打他原本的那一块,却大力斩杀他的援救。高展明救得越多,死的越多,不多久,李景若将自己原先被围的那一块也连通了,竟是扭转了逆境。

    高展明投子,叹道:“围点打援,围魏救赵,李兄高招,在下自愧不如。”

    李景若悠然笑道:“过奖,过奖。”

    高展明道:“原来李兄方才是让着我呢。”

    刘汝康不禁缩了缩脖子。高展明可怕,李景若更可怕,一直以来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看似平易近人,实则手段厉害的很。得,这两个家伙凑在一块,自己当日又一口气把他们都给开罪了,简直是有眼无珠,自掘坟墓呐!

    刘汝康干笑两声:“我先回去了,告辞,告辞。”

    高展明道:“粮食的事……”

    刘汝康道:“你说不收就不收,老子……我都听你的,军令状都签了,你说了算!”

    高展明微微一笑,起身道:“我送你出去。”

    李景若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无事可做,我跟你一起去,顺道出去逛逛。”

    高展明和李景若到嘉州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都督府一直空置着,正好官府里蝗虫多的堆不下,李景若大手一挥,把都督府让出来,现在都督府里堆满了蝗虫,李景若借口没地方,更是在高展明府上赖着不走。高展明也不赶他,让人给他弄了间上房,布置的比他的主卧还奢华舒适。

    刘汝康也不明白高展明和李景若到底是什么关系。李景若身份没暴露的时候,外面都流传说李景若是高展明从京城带来的面首,后来有些人知道李景若的官职比刘汝康还高,流言的风向一转,变成了高展明是李景若的面首。反正不管谁是谁的面首,那是他们屋里的事,包括刘汝康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高展明和李景若肯定有一腿。

    高展明和李景若一起把刘汝康送出府,刘汝康坐上马车,回头一看,高展明和李景若并肩站在一起,那情形真是……皎如玉树临风前,英姿飒爽,风流倜傥……潘安宋玉再世……当然,这些好词好句身为粗人的刘汝康都没想到,他脑子里只蹦出四个字来——奸夫淫夫!

    刘汝康缩了缩脖子,赶紧钻进马车里,吩咐车夫:“快,快回去吧!”

    刘汝康刚进太守府的大门,就看见自家夫人拎着鸡毛掸子站在院子里,正冷笑着候着他呢。

    刘汝康一惊,吓得转身就想跑,却被自家夫人一把揪住耳朵往屋里拖:“好你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老娘当日怎么跟你说的,就说高判司和李都督不是凡人,你偏要开罪他们,居然还跟他们签军令状?老娘看你活得不耐烦了!”

    刘汝康大惊,扭头看向家丞:“你出卖我?!”

    这两天一堆商贾上赶着到太守府来求收粮,夫人大喜,家丞见自家老爷守的云开见明月了,一时高兴嘴快,就把刘汝康和高展明签了军令状的事情给抖落了出来。

    家丞唯恐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立刻假装没听见,扭头就跑了。

    太守夫人揪着刘汝康回房,众人只听房里传来一阵惨叫声,不片刻,刘汝康又被一脚踹了出来,从屋里丢出两件护膝,屋里夫人冷笑道:“老娘特意给你缝的,跪烂了双腿没人伺候你!”

    砰一声,门被关上了,刘汝康被弹了一鼻子灰,悻悻捡起护膝走了。

    花开两枝,各表其一。

    话说高展明和李景若出了府,正在路上闲逛,忽见前方来了一顶四人抬的朱红金线轿子。嘉州是个小地方,跟京城当然不能比,京城家财万贯的豪绅官僚有许多,可在嘉州这里,能有个上万两白银的家财就可算是地方一霸了。那轿子装点的十分豪华,抬轿的奴才们又一个个神情傲慢,对路上的行人呼来喝去,一看这阵仗,高展明和李景若大致就能猜到轿子里坐的是哪位主子了。

    果不其然。那抬轿子的奴才正呵斥行人让路,忽见前方站着的高展明和李景若,怔了怔,把轿子停了。高展明最近大出了风头,老百姓们知道一系列治灾的政策都是他大力推行的,因此见了他都要亲切地称呼一声高青天。那几个轿夫也认识高展明。

    倒是李景若的身份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晓,他毕竟是个三品都督,住在高展明府上有失礼数。百姓们只知道嘉州来了一位能干亲民的都督,却不知道他就是那个总跟高展明出双入对的风流少年。

    轿子一停,轿子里头的老爷就撩开帘子钻了出来,没好气地喝道:“怎么停了?!”他看见高展明和李景若微微一怔。

    轿子里坐的人名叫杨方,是嘉州首富,然而他虽是豪绅,身上却没个一官半职,见到小吏都要低一头,何况高展明。他不情不愿地走下轿子,行了个敷衍的礼:“高大人。”

    李景若站在一旁看着,高展明淡然道:“不必多礼。”

    杨方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高展明一眼。

    就如刘汝康所言,市面上那些低价的粮食都被嘉州府首富杨方和从邻县来的大粮商龚二钱给收购了,其余一些没权没势的小商贾也被两人给挤兑走了。杨方和龚二钱原本就是屯粮的两大罪魁祸首。从去年夏季嘉州府刚出现灾荒的苗头之时,两人就开始大肆收购粮食囤积,就等着灾情一爆发,能趁势赚个盆满钵满。眼看着蝗灾一起,嘉州缺粮,民不聊生,他们便开始将低价收来的粮食以高价卖出,才几个月的时间,身家就已翻了几番。然而没想到突然从京城来了一个高展明和一个李景若,治灾有方,还使了阴谋诡计让嘉州的粮价大幅下跌,他们自然是一百个不乐意。为了抬高粮价,他们不得不大肆收购粮食,没想到来嘉州贩粮的商贾实在太多,就连一些原本想屯粮给自己度灾的小富人家见灾情有所好转,也开始出粮,粮食之多,都够嘉州府的百姓们再熬一两年了,他们为了吃进更多,几乎将先前赚进的那些银子全都赔了出去,还得倒贴。好在粮价总算被他们给稳住了。

    冲着这些,杨方又怎会不对高展明恨之入骨?

    高展明道:“杨爷,我久不上集市,不知最近米价几何?”

    他不问还好,他一问,杨方简直恨不得扑上去将他扒皮拆骨。虽然粮价已经稳住了,但是比他之前千辛万苦哄抬上去的高价已经差了很多,而且原本嘉州城就属他最大,高展明一举招了无数商贾来跟他分利,他不得不花大价钱吞入更多粮食,为此他不得不将手里几乎所有的流水银子全部调出来收购粮食。如今他手里的粮已经超出了负荷,而且粮价再提也提不到从前的位置了,他顶多就是收回本来赢一分薄利,想要大肆扩充家业的美梦已被高展明扼杀。

    杨方冷笑道:“那还请得高大人自己去市上看看了。”

    高展明微微一笑,道:“听说米价最近又有所回升。”

    杨方皮笑肉不笑:“是吗,我也许久不去集市,并不清楚。”

    他现在做粮食,颇有点骑虎难下的意思。他不得不往下做,要不然他的屯粮就得全烂在仓库里了。先前他并不是没有机会收手,可他不愿做丁点赔本的买卖,所以就越吞越大。如今高展明不让他的野心得逞,他也绝不让高展明和官府的那帮官吏好过!老百姓饿死饿伤,关他屁事,他只要手里的货能赚钱,根本不管其他的。

    高展明道:“那有机会,杨老爷可要多逛逛市集啊,行商之人,见机行事,见好就收可是顶顶要紧的。”

    杨方冷笑:“一定一定。做官之人,也要把心放宽些,会看风向,高大人说是不是?”以前县里的官员哪个不对他这个嘉州府首富敬畏有加?颁布政令还得看他的脸色才敢行事,这高展明一来,就敢给他下绊子!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高展明就算是京城来的又如何,到了嘉州,就是他杨方的天下!现在他就算拼死一口气,也不会让高展明如愿的!

    高展明瞥了他一眼,道:“告辞。”

    杨方拱手:“告辞。”钻进轿子里,奴才们抬起轿子继续往前走。一个奴才凑到轿帘边上,小声道,“老爷,怎么办呀。”

    杨方咬牙切齿道:“什么怎么办?继续收粮!他高展明和刘汝康不信老子吃的进,老子就吃给他们看。第一个就饿死他们这些狗|娘养的官僚!”

    高展明和李景若继续往前走,李景若见高展明一脸风淡云轻,了然地笑道:“你这是肚子里又装满坏水了吧。”

    高展明撇嘴:“李兄可真是冤枉我了。我乃良善之人。”

    李景若突然停下脚步,扳过高展明的脸,凑上前细细打量,鼻唇几乎贴到他脸上。高展明被他吓了一跳,但已然习惯他的轻浮,因此并没有反抗:“你做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