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嘉州在蜀地,经过一番连日赶路,高展明一行人终于在九月达到了嘉州府属地。

    高展明坐在马车上,蜀地天气炎热,他连日赶路,早已疲乏不堪,正打着盹,外面驾车的官兵撩起帘子探了头进来,道:“长官,长官,醒醒。”

    高展明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到了?”

    官兵道:“长官,你瞧,前面就是界碑,再往前,就到嘉州了。”

    高展明撩起车帘往外看,果然前方不远处就能看见石碑,而石碑边上站着黑压压的一群官兵。

    高展明吃了一惊:“怎么那么多人?”

    那官兵道:“想是来迎接长官的,长官你准备一下,我们就要交接了。”

    高展明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有当地的长官命令官兵护送,他现在所乘坐的马车进就是上一州的太守派来护送他的。

    车行到界碑,高展明下车,两队人马交接。

    高展明交出官府的牒文,嘉州府派来的人马确认了高展明的身份,上一州车马的官兵便打道回府,将高展明交由嘉州前来迎接的官兵。

    这一队官兵为首的人是个面目黝黑、相貌憨厚的大汉,他确认了高展明的材料后,忙向高展明行礼:“属下王章,见过高大人。”

    高展明忙令他起身,道:“你是?”

    那大汉忙递上自己的官文:“大人,我是大人的司曹,以后就在大人手下办事,若大人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属下便是。”

    高展明点点头。

    那王司曹见上一州的官兵撤走之后,高展明身边就只留下一个引鹤,不由奇道:“大人只带了一位仆从?”

    高展明道:“这是我的侍读。”

    引鹤忙与王司曹见礼。

    王司曹十分诧异,不由来回打量着高展明和引鹤。在高展明来之前,他早就已经调查清楚高展明的身份了,这位爷可是京城高家的嫡系子弟,是当朝太后嫡亲的侄子,还是今科中三元的大状元,在见到高展明之前,他脑海中早已想象过高展明大概是个什么模样——嘉州虽不富裕,但也有些挥金如土的权贵纨绔子弟,那些子弟不过是地绅富豪的子孙,一出行往往前赴后继,奢靡异常。然而那些地绅和从京城高家来的子弟相比,就只能算是班门弄斧了。

    京城的高家呵!全天下的人便是不知道皇帝,也没有不知道高家的,在老百姓心目中,高家人吃的是金子,拉的是银子,掉下的眼泪都是珠子,王司曹原本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了不在新任长官面前出丑,他告诉自己,即便今天看到送高展明来的轿子是八抬镶满珠宝金印打造的也不能流露出惊讶的模样,不然叫新长官见了丑可不好。

    然而他真正见到了高展明,这位新来的判官不仅看起来那么年轻,穿着打扮也很朴素,随行竟然一个奴婢也没带,只带了个书童,反而比穿金戴银的纨绔子弟更叫他吃惊了。

    高展明见王司曹愣愣地看着自己,笑道:“怎么了,我长得哪里不对吗?”

    那王司曹糊里糊涂竟把心里话说了出来:“金轿子呢?”他话一出口,猛地惊醒,连忙赔礼:“属下失礼,属下冒犯,大人恕罪。”

    高展明怔了怔,旋即也就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了。当年他在吴郡的时候,也曾想过高家人是不是屙出来的屎都是金灿灿的,真正进了高家,他才发现高家人也不过就是那样,叔嫂、兄弟阋墙,便是再位高权重,老百姓会有的缺点,高家人也一样都有,没什么稀罕。

    他笑着打趣道:“金子那么软,金打的轿子,怕是托不动本大人呢。”

    王司曹羞惭地挠了挠,显得愈发憨厚了:“大人真会说笑。”他本以为高展明一定会是个非常难伺候的主子,今早出来的时候还想着要不要在衣服里头多穿件护身的褂子,万一新主子的脾气太差,一句话得罪了就让人对自己拳打脚踢,也好有个防范。没想到高展明看起来竟然如此平易近人,还会跟他打趣,简直喜出望外。

    高展明扫了眼四周黑漆漆的官兵,道:“这是……”每州府的长官都会派人护送他,多的十来个官兵,少则五六个官兵也是有的,可今日王司曹带来的人马,他粗略点点,少说也有四五十个了。难道是因为看中他的出身,所以特意摆出那么大的阵仗来迎接他?他不过是个从京城外放来的判官,不管怎么说,这架势都显得过于隆重了。

    王司曹忙低声解释道:“大人有所不知,蜀地这两年正在闹蝗灾,民不聊生,贼寇四起,路上劫道的贼人很多,为了保护大人的安全,属下才不得不借了这些人出来。”

    高展明一惊。蜀地闹蝗灾的事情,来之前他略有耳闻,不过从辖地报上来的灾情只说是轻灾,并不严重。听王司曹这话,似乎灾情可不是辖地报上来的那么轻描淡写了。不过这种事也稀奇,高展明毕竟是民间长大的,他知道地方的长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除非灾情严重到再也不能控制的时候才会不得不上报,不然总是能压下去就压下去了。一旦灾情受到中央政府的重视,中央政府虽然会拨款扶助,但肯定会派出官员来,要么直接将辖地的官员换了,要么也会来分权,所以地方官员就养成了报喜不报忧的坏毛病。

    王司曹道:“大人快上马车吧,别叫着烈日晒坏了。”

    高展明颔首,带着引鹤一起上了马车。

    王司曹亲自给高展明驾车。

    王司曹一边给高展明驾车,一边跟他聊天:“大人,属下原本想借更多人来接大人的,毕竟这附近几个山头流寇太多,尤其是乐山附近的黑岗寨,劫道杀人,无恶不作。可是太守大人说这样太过扰民,就只让属下带了这些人马出来。”毕竟王司曹原本以为高展明一定会带好几车马的家什财宝,生怕像高家子弟这样引人注目的身份会引起流寇的主意。万一高展明被劫了,他丢了官位还是小事,丢了脑袋才是大事。好在高展明所带东西并不多,打扮也不引人注目。

    高展明点点头,心里倒也没想太多,只觉得那太守是个懂事的。

    王司曹生怕高展明会以为太守轻视他,又道:“太守也没办法,官府的人马确实不够用,明天还要去迎接新来的都督,新都督是从南面来的,与咱们不顺路,要不然,一起走也是好的,大人也顺便见见新来的都督。”

    高展明有些惊讶。他先前倒没有听说过嘉州会新来一个都督:“新都督?”

    王司曹道:“是啊,听说是皇室子弟。”

    都督一职,在本朝其实是个闲职,品秩虽高,但管的事情并不多。说要管,倒也什么都能管些,说不管,底下的人各司其职,也用不着他管。像都督这种职位,朝廷往往指派一些皇亲子弟出任,领一份清闲的差事和丰厚的俸禄,享有特权。那王司曹说新来的都督是皇室子弟,高展明也觉在情理之中,哦了一声,随口问道:“哪位王爷的世子?”

    王司曹道:“好像不是世子,是襄城……”

    王司曹的话还没完,引鹤突然叫道:“爷,爷,你快看那边。”

    高展明忙顺着引鹤所指,往车窗外看去。

    只见远处的天际黑压压的一片,像是乌云,但仔细看,又比乌云更浓密一些,形状时大时小,时高时低,时聚时散。

    高展明吃惊道:“那是……”

    引鹤道:“那是乌云吗?这里的天还正亮着呢,这嘉州的气象倒和京城不同。”

    王司曹见怪不怪道:“哦,那不是乌云,那是蝗虫。大人,你把车帘关上吧,省得有虫豸飞进来。”

    高展明和引鹤都大吃了一惊。那居然是蝗虫!那么大的一片!

    高展明从前生活的地方是鱼米之乡,并没有闹过严重的蝗灾,因此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而引鹤自小伺候高展明在高府长大,就算是个奴才,也是衣食无忧的,连田地都没下过,更别提看见蝗虫了。

    高展明在文章中见过“蝗虫过境,颗粒无收”的句子,今日一见,果然厉害!

    引鹤吓得连忙将车帘放下了,担心道:“爷,蝗虫该不会袭击咱们吧。”

    外面的王司曹道:“大人放心,那片蝗虫离咱们远着呢,看样子,也不是往咱们这里飞的。”

    新来的都督一话被打断,就此压下不提。

    赶了半天的路,倒还算顺利,路上并没有遇到遇到的流寇,一行人到达官府。

    高展明到了官府,县令带着一众官兵亲自迎接。

    州府的县尉、判官等官职虽然不高,但都是进士起家的官位,往往只是个进阶的台阶,若是上有官员提携、下有州县推荐,很快就能升官,进入朝廷出任郎官御史,过两三年谁比谁更厉害还不好说,因此地方的县令往往都对这类官差礼遇有加。这高展明更不是普通的进士,三元及第的今科状元都不用说了,最最厉害的是他的出身——那可是高家嫡系子弟,论出身,抵得上一个不受宠的王府世子呢!

    县令名叫张品,一见高展明从马车上下来,立刻喜笑颜开地迎上去:“高判司,你可终于来了。”要不是他的官位比高展明还高些,他可真恨不得给高展明行个三叩九拜的大礼。

    王司曹在高展明耳边小声提醒道:“这位是上县令张大人。”

    高展明看了看他的官服,忙向他行礼:“下官见过张大人。”

    张品忙受宠若惊地扶他起来:“高判司不必多礼,旅途辛苦,我听闻你今日到此,早已命人为你备好了府邸,你先回去洗漱休憩片刻,晚上我为你备好了接风宴,将本州诸位同僚介绍给你。”

    高展明道:“张大人有心了,多谢。”

    张品命令手下:“快,快去帮判司大人搬行李。”

    高展明道:“不劳烦大人,没多少东西,借我一两个官差也就够了。”

    说话间,王司曹已经和人一起把高展明的东西从车上搬了下来,除了一包官府文件之外,就只有两袋衣物干粮了。

    张品一愣,和王司曹对了个眼神,王司曹点点头,示意高展明确实只有这些行李,没有其他辎重了。

    张品干笑两声,点了两个人,道:“你们快带高大人去他的府邸。”

    高展明谢过张品,就带着东西回府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