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展明一上午全无所获,垂头丧气地回了宗学。

    午休的时候,引鹤焦躁不安地在他面前走来走去。高展明被他晃得眼晕,不耐烦道:“够了没,别晃了。”

    引鹤哭丧着脸道:“爷,要不您赶紧把份子钱都还回去吧,这酒宴咱们不办了。还有四天的时间,就算办也办不好了,到时候再落一个怠慢二爷的罪名。”

    高展明道:“成了成了,就你话最多。从头到尾就知道给爷泄气,你就不能说点好话?人二爷端午请我们泛龙舟游太湖,说好了宗学的子弟回请他一顿,我现在把银子退回去,就剩四天的时间了,别人也办不出一场酒席来,难道我就不怠慢他了?”

    引鹤急道:“可是……”

    高展明道:“废话少说,有这功夫,你倒不如为我想想主意!我现在肯退银子,就怕他们也不肯收了!”

    引鹤急得又在屋子里绕起圈来:“这下可怎么办呐……怎么办呐……”

    高展明没好气道:“够了,给我收拾书本,时辰差不多了,爷要去上课了!”

    下午的课上一位姓王的教授命大家写关于经济论的文章。论经济本是高展明所长,然他心烦意乱,提着笔一个字都写不出。等到了时间,王教授将卷子收上去,高展明竟交了白卷。

    下课之后,众学子纷纷出了学堂,高展明是最后一个走的。他刚起身准备出去,王教授因忘记了东西而匆匆忙忙折返,两人在门口打了个照面。高展明给王教授作了一揖:“弟子见过老师。”

    然而高展明心情不好,因而脸色也不大好看,作揖的动作亦显得敷衍,那王教授看在眼中,冷笑一声,与他擦肩而过。高展明正欲跨出去,却听身后王教授不轻不响的声音道:“还是这副德行,不知悔改。”

    高展明突然猛地一个激灵:不知悔改?是啊,如果他现在就自暴自弃,岂不是重蹈了前头那位的覆辙?那些人为难他、欺辱他,他们已经把那位真正的高展明给逼死了,而他现在所做的,不就是想改变这样的局面吗?不管面对多少困难,他也决不能让自己重蹈覆辙!

    高展明突然来了精神,转身态度谦逊对王教授道:“老师,今日是我身体不适之故,才未完成老师布置的文章,绝无轻视师长之意,请您务必谅解。今日回去之后,我会补做文章,明日一并交给您。”

    王教授吓了一跳,没想到高展明竟然如此,忙道:“好,好,你身体不适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高展明认认真真地向王教授行了礼,这才离开了。

    这天晚上高展明没有再去李绾那里读书,他着急要想出对策来,因此一下学便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高展明回到香兰苑,推开自己的房门,破天荒的,竟然看见高华崇坐在房里的椅子上,而且只有他一个人。打他来宗学这段时间里,高华崇和韩白月几乎形影不离,不管他走到哪,只要看见高华崇,在后面一定能立刻看到韩白月,兴许还跟了其他几个殷勤谄媚的子弟,这高华崇落了单的情形,他还真是头一回看见。

    高展明一看到高华崇,一肚子火气就上来了。他和高华崇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高华崇要下这么大的手笔坑害他?安国公和唐雪的事,高华崇受了伤,难道高展明便是无动于衷的?当初他和高展明在一起,也是你情我愿的吧,总不可能是高展明拿刀架着他的脖子逼他的,后来出了那样的事,高华崇是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了,也就都罢了,何故到了这份上都不肯放高展明一个清净?

    高展明走上前,爱笑不笑道:“堂哥在这里等我,不知有何见教?”

    高华崇面无表情地问他:“你早上去了哪里?”

    高展明好笑道:“堂哥何必明知故问?”

    高华崇道:“是为了初六的事?”

    高展明还是好声好气地说:“堂哥真是好大的手笔,一出手就买下了整个风华楼,还在初六那日将全京城的女伎都包下了,不知是想讨好哪位佳人?下次堂哥做事前要是能告知愚弟一声就好了,愚弟原本想在初六的宴席上请一支女伎为兄弟们逗乐,可如今女伎都让堂哥请走了,还真是让愚弟有些难办。”高展明假意不知高华崇是故意争对他,说话的时候却仔细观察着高华崇的表情。

    高华崇一怔,皱了下眉头,重复道:“风华楼?”

    高展明见高华崇的模样好像对此事并不太清楚,不禁有些吃惊。难道此事并非高华崇所为?看韩白月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这件事绝对和他脱不开关系,可是光以韩白月的背景和手段,想釜底抽他的薪还没那么容易,全京城有名的女伎和厨娘都被他包下,做这么大的事肯定该用了高华崇关系才是。很有可能,是韩白月打着高华崇的名头做的。

    高展明忙道:“堂哥该不会刚买下,便忘了吧。风华楼里的姑娘可是全京城最好的女伎,琴棋书画射艺,样样都是极出众的,她们能入了堂哥的眼,倒也不奇怪。”

    高华崇淡淡道:“大约是韩白月看上了,以我的名义买下的。”

    高展明心道:果然如此!可他心里还有些奇怪,高华崇今日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来了?态度至今还算温和,难不成,是有心和他和好?这可奇怪了。

    高华崇低笑了两声,道:“韩白月他当真是任意妄为了一些,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在初六那日把全京城的女伎都包下。看来倒是我太纵容他了。不过当初我既然可以为你做那么多事,如今为他做些,也没什么。——所以说,你是遇到麻烦了?”

    高展明没想到高华崇竟然会对他说这些,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高华崇挑眉,道:“既然人是以我的名义买下的,区区几个女伎,借你几班人使使也不是什么大事。韩白月到底只是个外人,你我却都是高家人,你说,是不是?”

    高展明蹙眉。难道此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可高华崇的态度总令他有些不安,仿佛还有什么后招未出似的。他顺着高华崇的话道:“堂哥说的是,愚弟和玉桂兄之间确实有些私人恩怨,不过初六的宴席,一来是为了拉近全宗学子弟之间的感情,而来也是为了答谢堂哥以及诸位兄弟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我还是想尽心将此事办好。”

    然而令高展明意外的是,高华崇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嘴里吐出的话却再恶毒不过:“想要我帮你,就跪下求我。”

    高展明万没想到他竟会这样说,愣了一愣。

    高华崇却不依不饶地继续道:“端午那天,我们泛舟游太湖,全京城的百姓都会来围观。到时候,你跪在我脚边,说过去的事都是你的错,求我原谅你。只要你做到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便是高展明再好的脾气,听了这话,也不由怒了。他和高华崇只有长幼之分,却无出身高下之差。他们都是高家嫡系,无非是高华崇的父亲更得势些,而他的父亲去世的太早了些。是,现在高华崇是安国公的嫡子,而他是个无权无势无品阶无爵位的“独孤贫”,可他日后也是要出仕的,高华崇竟然让他在全京城百姓面前给他下跪?只要自己那么做了,立刻就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有此污点,他从此以后再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朝中翻身也难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