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眼就已是高展明休假在家的最后一个下午了。过完了今日,明天他就要回宗学继续念书了。

    一整个上午,不断有人从后门进入高府,来到高展明房中,又悄无声息的离开。高展明正在筹划三天里的最后一步。能把唐乾扳倒的最后一步棋。

    未时一刻,唐乾终于来了。他两手空空,并没有带什么账本,一入府就往唐雪的院子奔去。高展明早已有了准备,一听闻唐乾入府,立刻安排下人去布置,自己在唐雪房中悠悠等着唐乾的到来。

    唐乾一进门便焦急道:“姐姐,明儿,出事了。”

    高展明知道他为何而来,因此不慌不忙。唐雪还以为家中的生意出了什么变故,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道:“什么事?!”

    唐乾道:“我的一位内侄昨日被刑部的人拘了去,早上我带着钱去赎人,可他们竟然不放人。”

    唐雪听见和自家生意无关,这才松了口气,坐回椅子上,道:“多大点事,也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

    高展明故作无知,道:“哦?他是缘何事被抓的?”

    唐乾道:“我的傻姐姐,怎么就不叫什么大事?你还不明白呢!我那位内侄名叫蒋坚,他昨日在百花楼中喝酒,听见旁桌有人议论高家的事,他好歹也算与高家沾亲带故,因此好奇之下便去听了那几人的谈话。没想到那桌人竟然出言侮辱明儿和元青,说明儿丢了高家人的脸。蒋坚自然听不过,便与那几人理论,没想到那几人竟然出手伤人,砸坏了百花楼许多桌椅,刑部便将他们和坚儿一同拘去了。”

    唐雪皱眉:“还有这等事?!”

    唐乾道:“是啊!原本就是那几人故意寻衅滋事,他们打伤了坚儿,坏了百花楼的生意,可是刑部的人今天一早竟将他们放了,却还将坚儿扣着。此事原本只是一桩小事,按说调解一番也就该放人了。坚儿虽说受了委屈,可我还是想着息事宁人,若把事情闹大了,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我带着银子去赎人,谁知刑部的人将我辱骂一番赶了出来,说我是仗着高家亲戚的身份妨碍司法,还威胁我要将我也拘进去。天知道,你们母子为高家辛苦这么多年,占着高家什么好处了?元青一死,那种仗势欺人的狗也都敢骑到你们头上!”

    唐雪惊得双目圆瞪:“竟还有这样的事?!”

    高展明皱着眉头连连摇头。唐乾一碰上半点事,就不断提醒唐雪和高展明他们是被高家抛弃的孤儿寡母,是人人都可以欺辱的可怜人。或许从前的高展明会养成那样的性子,或许唐雪会如此软弱怕事,这个好舅舅好弟弟可占了不小的功劳呢!

    不等唐乾再度发话,高展明道:“舅舅,你去刑部,见过蒋坚了?”

    唐乾道:“他们关着坚儿,连面都不让我见。那些仗势欺人的狗东西,看着我们家如今失势,竟然……”

    高展明打断道:“既然你没有见过蒋坚,那你又怎知他是因什么事情和别人发生冲突的?刑部的人,总不会告诉你那些话吧。”

    唐乾一怔,自知失言,立刻噤声。唐雪亦不解地看着唐乾。

    唐乾硬着头皮道:“我也是听旁人说的,有人看见他们争执。”

    高展明道:“那为什么刑部的人将惹是生非的人放了,反倒将舅舅的侄儿扣着不放?他们这样做,于理于法都不和吧。他们怎么也该拿出一个合理的借口来不是?”

    唐乾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们说……说什么坚儿威胁朝廷命官,妨碍司法。坚儿才不是那样的人,无非是那些狗奴才见我们家如今失势,趁机欺压到我们头上,想要一逞威风罢了!”

    高展明冷笑道:“舅舅如何确定,蒋坚不是那样的人?”

    唐乾没想到高展明竟是这样的态度,不由地有些恼火:“坚儿是我的内侄,与我感情深厚,他的为人,我又怎么不清楚?他和明儿你一样,都是忠良厚道的人,断断不会做出那等事,都是刑部的狗奴才颠倒黑白!”

    高展明悠然地从怀中掏出一份书信,道:“舅舅,话可不要说的太满呐。蒋坚的事,我也听说了。他原本犯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按理说,关一晚上也该放了。然而他在刑部中,叫嚣自己是我们高家的亲戚,大骂刑部官员,说是待他出去之后,一定要动用我们高家的势力给刑部的那些家伙颜色看,还在狱中写了一封信送到我这里,阐明他与我的亲戚关系,要我和娘亲动用关系救他出狱,这不是妨碍司法公正又是什么?!”

    唐乾大惊,一把从高展明手中夺过那封书信,展开一看,脸色当即就黑了。蒋坚果然在信中极尽谄媚之词与高展明攀亲戚,请求高展明出面救他。唐乾在心中大骂蒋坚实在太糊涂!原本所谓的威胁官员妨碍司法一事只要犯人死咬着抵赖,那些官员也没什么证据,然蒋坚竟然心急地写下了这样一封书信,岂不是授人把柄?!

    唐雪道:“什么书信?拿来我看看。”

    唐乾无奈之下,只得将信递给唐雪。

    高展明冷冷道:“既然舅舅的那位好侄儿也知道我如今身份尴尬,舅舅又说他并没有借着高家亲戚的身份为非作歹,那他给我些这封信又是什么用意?!案子怎么断是刑部的事,他拖我下水,要我左右刑部官员的决定。这份信只要落到有心人手中,岂不要说我仗势欺人,罔顾王法?!他难道不是陷我于不义?”

    唐乾被高展明一番抢白说的面上一阵红一阵青,羞愧地半句话也说不出了。他原本在刑部受了气,便想让唐雪出面去向安国公求个人情,只要安国公肯出面,他这一口气还怕不能出吗?没想到高展明竟然如此犀利地将他一通臭骂!他这外甥,竟比从前厉害了!

    唐雪看了信上的内容,亦是十分震惊:“这……这……”

    唐乾忙扑上去跪在唐雪脚下,惨声道:“姐姐,坚儿他也是一时糊涂啊,他从没想过要害你们啊!”

    高展明上前一步,隔开唐乾和唐雪,咄咄逼人道:“他没想要害我们,那舅舅呢?难道舅舅今日来此,不是为了让我和母亲出面救蒋坚?连舅舅都说我们孤儿寡母受人欺凌,刑部的人不将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再出面,难道舅舅是要我们去自取其辱?!”

    唐乾被他骂得瞠目结舌,竟不知如何狡辩。

    高展明道:“舅舅如此心急,要救出蒋坚,是为了什么?难道蒋坚于舅舅,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唐乾惊道:“这、这!这话从何说起!”

    唐雪亦急了:“明儿,你怎的这样对你舅舅说话?”

    高展明冷笑道:“刑部的人搜查了蒋坚的住处,找出了一件有趣的东西,送来给我。我看着,有几处不解,还要请教舅舅。”他的话说的客气,可他的语气却让唐乾不安地哆嗦了起来。他的那个软弱外甥,什么时候竟然有了这样的气势?

    高展明响亮地拍了拍手,刘大便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毕恭毕敬地呈到他面前。高展明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几份文书,唐乾抬头看了一眼,当即眼睛瞪得快要脱框,忍不住要扑上来夺走那些文书,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坐立不安地耸动着身子。

    高展明将文书递给唐雪:“母亲,这是原本属于我们家的几处地契和铺子的转让文书,您请过目。”

    唐雪扫了几眼,已是花容失色,颤声道:“乾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乾为了私吞高家产业,要将盈利的田地庄子转到自己名下,但他不能以自己的身份签署文契,因此才从亲戚中挑了自己的内侄蒋坚过来。蒋坚与唐雪没有牵扯,而且也是个糊涂人,凡事都要依仗唐乾,是个极好的人选,是以几年来以他的名义低价盘走了高家几处赚钱的产业,把银子全都纳入自己的腰包之中。

    高展明寒声道:“舅舅,这么多年以来,我和娘一直以为你全心全意为我们出谋划策、经营外业,将你视作我们的大恩人,可你竟然背着我们暗中将我们家的外业低价盘给你的内侄,这又是什么缘故?!”

    唐乾颤声道:“姐姐,明儿,你们听我解释。蒋坚他……他家底颇厚,他到京中来,就是有意做生意的。我们家的生意周转不善,我便想着,先盘给他,日后待我们资金周转开了,便将那些产业买回来……”

    高展明一拍桌子:“既如此,你为什么从来不与我们说!”

    唐乾无法解释:“我……我……我……”

    高展明又道:“舅舅,昨日你答应要送来给我看的账簿,今日带来了吗?”

    唐乾没想到高展明会在此时突然提起账本的事,为难道:“这……毕竟账本太多,一日的时间也太紧促了,我还没有整理好……”

    高展明道:“一日的时间,有什么局促。帐是你们原本就做好的,你只需把它们运过来,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你要花费功夫,难不成还要做一份假账拿来糊弄我们母子不成?!”

    唐乾大惊:“明儿,你怎能如此污蔑舅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