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六章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本唐乾忽悠姐姐忽悠的正在兴头上,眼见姐姐就要跳进他挖的坑里,这时候突然外面有人敲门,着实将唐乾吓了一大跳,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

    唐乾警惕道:“谁在外面?!”

    高展明道:“是我。”

    唐乾和唐雪都是一惊,唐乾忙起身将房门打开,看见站在外面的高展明,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松了一口气,堆起笑脸道:“明儿,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外面的丫鬟怎么也不来通报一声?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唐乾原本还担心刘大安插了人在外面偷听他们谈话,那敲门声气势汹汹的,他差点以为是刘大来找他算账,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他的好外甥。他一向对唐雪说,高展明是天之骄子,那些钱财营生的庸俗之事不该拿去打搅高展明,于是唐雪就从来不把那些事说给高展明听。高展明也不关心这些,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里研究诗词书画,这个外甥实在太让他放心了。

    唐雪亦吃惊道:“明儿,你不是在学里念书么,怎么又回来了?”

    高展明不慌不忙走进屋中:“我身子不舒服,因此告了三天假回府。听说舅舅来了,我特来向母亲和舅舅请安。”说着像模像样就要行礼。

    唐乾忙扶住他,笑道:“你身子不舒服,还行什么虚礼,快坐吧。”扭头又对唐雪抱怨道,“姐姐,你瞧明儿都让他们高家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前阵子不分好歹就是一顿棍棒加身,那高家的子弟,便是旁系庶出的,哪一个吃过这种苦?!敢情他们从来没将明儿当成是高家的人!”

    唐雪心疼地握着高展明的手,听着唐乾在一旁添油加醋的挑拨,连眼泪都快滚落下来,哽咽道:“明儿,你是不是又病了?”

    高展明很平静:“我没事。只是学中有些烦心事,因此想回来住几天。”

    唐乾又赶紧道:“是不是你的那些堂兄弟又欺负你?我就说……”

    高展明打断道:“舅舅说的是极了,我在学中,一日不得安宁,我虽是高家嫡子嫡孙,只因父亲早逝,竟沦落到谁都可以欺凌的地步。”

    唐乾一愣,没想到高展明竟然会接着他的话往下说,因此愈发来了气势,慷慨激昂对唐雪道:“姐姐,你听见没有,他们高家的人都是些狼心狗肺的!谁是真正心疼你们的自家人,你心里可一定要弄明白啊!”

    唐雪一句话不说,只顾着抹泪。

    高展明不慌不忙道:“舅舅说的是。我如今也快十七了,我想着,宗学里的日子实在太苦,要不然,我便辞了,也省得受那些人欺负。以后我在家读书,家里的事,也好帮衬着些。”

    唐乾听了高展明的话不由一惊,立刻否决道:“这怎么行!宗学不能不去啊!”当初高展明去宗学念书,也是他极力促成的。高展明这个外甥,性格古怪自闭,虽然他从前并不插手家中的钱财营生之事,但是他却并非和他母亲一样的软弱没主见的蠢货。他在宗学之中,好歹管不到家里的事,可他要是回来了,家中的事难免要做点主,那时候自己的掣肘可就大了。

    高展明微微挑眉:“舅舅不也说,高家的都是良心狗肺,我在宗学里只能受人欺负吗?既如此,我还不如争口气,再不去碍他们的眼。”

    唐雪听了这话,心疼极了,犹犹豫豫道:“明儿,若你当真熬不下去,那就……”

    唐乾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迭声反对,道:“明儿,这就是你糊涂了!你在学中,好歹有饱学之士教你读书,你也能和你那些兄弟攀上关系,对你日后的前途都有大有裨益的。你如今是要吃些苦,可是目光得放长远着些,你刻苦读书,好好和你那些兄弟相处,日后定能飞黄腾达,今日欺负你的那些人,明日都得跪在你跟前向你讨饶呢!”

    唐乾见高展明不做声,又转向他姐姐唐雪道:“姐,你说是不是?高家人虽坏,可明儿好歹也是高家的血脉,高家到底不能弃他于不顾的。如能在安国公那里念书,和他的那些堂兄弟们朝夕相处,多少也有个情分,以后若能帮他在朝上谋个差事,你们母子这些年的苦日子就算是熬到头了。更何况,他在宗学中,平日一切用度都是安国公出资,为咱们省下不少花销,还能叫你多添两件首饰。明儿若是回来了,那些公子少爷定然不会来看他,时日久了,他们就愈发生疏了,以后若有一二小事想托人帮忙,这人情都托不上了!”

    唐雪又犹豫了,看看自己的儿子,又看看自己的弟弟,咬着唇半晌拿不出一个主意来。

    高展明一脸心虚受教的模样,道:“舅舅说的是,方才是明儿糊涂了,竟然逞一时意气就说出那样的话,简直辜负母亲和舅舅的教诲。”

    唐乾见高展明虚心认错,松了一口气,堆起笑道:“哪里的话。明儿是聪明孩子,一点就通。”他希望高展明在宗学中念书,除却不希望高展明插手家中的事之外,更是不希望姐姐和外甥彻底失去高家这个靠山。唐雪这里纵是有财可谋,却到底有限。如果高展明当真能够靠着高家入朝为官,自己作为高展明的舅舅,日后能图谋的利益更为可观。

    高展明转向唐雪道:“娘,只是孩儿在学中当真受了不少委屈,学中的子弟都骂我是独孤贫,看不起我,孩儿真是不知该如何自处了。娘和舅舅能否指点孩儿一二?”

    唐雪不知所措地将目光投向唐乾,唐乾道:“明儿,不是舅舅说你,你的性子的确孤僻了些。若是咱家大富大贵,那些势利眼的小人自然会如蜂蝶一般扑上来,可如今咱家家业不如人,就只能先把面子搁一搁。他们不理你,你就主动凑上去,你好歹也是高家嫡系,正经出生,谁能不卖你这个面子?”

    高展明连连点头:“舅舅批评的极是。对了,前日学中子弟告诉我,端午时我们众子弟要摆酒席聚会。那些人惯来铺张奢靡,我亦知家中的难处,因此我想辞了这事,可经方才舅舅一番教导,或许我不该拂了他们的面子?”

    唐乾听了高展明这话,心知他是要钱了。然而方才那些话自己已经说出口,因此只好故作大方道:“正是。你若是担心钱的事,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舅舅虽不富裕,手里到底还有些余钱,你需要多少,只管跟舅舅要,舅舅改明就去替你置办两件新衣服,让你风风光光地去。”

    高展明道:“那好,我听舅舅的,我去便是。”

    唐乾笑道:“乖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